第2654章,叩拜吾主

“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龙帝陛下,也要封印她们?”

剑沫萍说道,“他当初来到这里,为什么不直接解开封印,而是要加上一重封印?”

闻言,易阡陌微微皱眉,他想过这个问题。

身为至尊龙殿的龙帝,易浩然的理想是希望人人如龙,没一个修士都可以成为龙族,而三千世界,也没有上千下千之分。

这和易阡陌的理念是相似的,不过,他只在乎自己的盘古族,至于三千世界的修士,他并不是很在乎。

而他希望创造的盘古族新世界里,同样是人人都可以有尊严的活着,再也不用为了资源而低头。

在盘古族里,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违背龙殿既定的法,而人人都可以向上而行,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

即便你不想努力,你也可以躺着去做一条咸鱼,没有人会因为你是一条咸鱼,而唾弃你。

所以,他也始终想不懂,易浩然为什么没有解开他们的封印,而是选择了在原来的禁制基础上,加上了另外一道封印。

他想了很久,也没想出答案。

他看着剑沫萍,说道:“我不是易浩然,即便他还活着,我也不可能跟他做出一样的决定,他或许有自己的考虑,但我也有我的考虑!”

剑沫萍无话可说,但这风险确实很大,想了想,说道:“如果你放出了他们,盘古族怎么办?你要做的事情,又怎么办!”

“如果我要做的事情,是以牺牲他们为代价,而成功的,那我还不如不做!”

易阡陌说道,“你知道盘古族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凝聚力吗?”

剑沫萍摇了摇头。

“盘古族从不恃强凌弱,真正的强者,永远都会冲锋在前!”

易阡陌说道,“这是我们的信念,共同的信念,更何况,微尘宇宙也是因为他们的付出而诞生的,我若无能便也罢了,若有能力为了他们解开封印,却不去做,跟畜生有何分别?”

剑沫萍再次无言,她自然有另外的想法,但她也不准备阻止易阡陌,她劝说这些,只是希望易阡陌可以想好后果。

易阡陌握住了手中的龙阙,汇聚了了身体中最后的元力,凝聚出星族与冥族两股力量,立时斩向了穹顶的那颗珠子。

“锵!”

金铁交击,易阡陌直接被震了回来,庞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掀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一口逆血喷出。

这伤害竟然比祝油的一剑还要强大几分,仿佛这一剑,就是他自己跟自己碰了一下。

更可怕的是,易阡陌感觉自己体内的星族和冥族力量,在那一瞬间,竟然有些压制不住了。

剑沫萍扫了一眼,说道:“这是血脉禁制,你星族和冥族的力量去破这禁制,等于是背叛了自己身体内的两股力量,这才遭遇了反噬。”

好在易阡陌不是星族,也不是冥族,他到没有什么负罪感。

只是看着眼前血色的珠子,有些无奈,他握着手中的龙阙,却有些不甘心,说道:“我说过,要尽力而为!”

说着,他将身体内最后的元气汇聚,这一次他没有引动星元力和冥元力,只是动用了其它五颗心脏的力量。

这一剑远不如此前那一剑,剑沫萍也没想到易阡陌竟然会这么执着,暗自叹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剑与那血色珠子碰撞在一起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附着于血色珠子上的那一缕剑意,忽然与龙阙合二为一!

剑沫萍浑身一颤,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压,来自龙阙,仿佛君临天下!

这一刻的龙阙,没有丝毫的锋芒,可斩下去时,却给了剑沫萍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锵!”

“咔咔咔……”

伴随着一声剧烈的金铁交击声,紧随着就是血色珠子出现裂纹,随后整个太虚殿内的禁制,在瞬间崩溃,碰撞的力量辐射而过,波及了整个古城。

刹那间,古城内所有的禁制全部碎裂,天空一声闷雷炸响,黑色与白色的力量交织,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阵盘。

地上同时也出现了一个阵法,黑白相间于一起,那是星族与冥族的力量。

“原来是太虚无极阵!”

剑沫萍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天灾族,只能在晚上出来,白天却不能出来,这就是太虚无极阵法的恐怖的力量。

白日他们会受到光明的吞噬,晚上他们会受到黑暗的折磨,这就是太虚无极阵的力量,直到将他们彻底消磨干净。

而这阵法,连结着整个血海,以血海为力量源泉,天灾族即便本事再大,也只能够在这黑暗与光明之中轮回!

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磨盘,即便天灾族生于黑暗,向着黑暗而生,可依旧无法抵挡这黑暗的侵蚀。

那些棺椁……还有剑意……

剑沫萍明白了过来,易浩然留下这一缕剑意,并加了禁制,并不是为了封印住天灾族。

恰恰相反,易浩然是为了让他们可以恢复元气。

他逆转了整个太虚无极阵的格局,将原本的黑夜结合了天灾族的本性,用世界之树的木头,创造出了棺椁。

从而一步步的恢复属于她们的元气,可是……这事情做到了一半,易浩然自己便陨落了。

天灾族只能借助着这些棺椁,在这里苟延残喘,而易浩然布下的阵法,在某一段时间里,确实帮助了它们,但在他陨落之后,反到害了他们。

随着血色的珠子和太虚殿的破碎,那太虚无极阵也随之而崩溃,古城外传来千军万马的脚步声。

抬眼望去,那是一个个黑色的影子,他们疯狂的朝着古城内涌来,天空中一轮血色的明月升起。

古城内的棺椁,一个个的打开,一名名天灾族从里面走出,他们眼中的空洞消失了,抬头时出现了颜色。

他们身上依旧附带着腐朽和衰败的气息,但这却是他们本来的面目。

“叩拜吾主!”

乾元殿里,传来了一个宏大的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