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周慧的厚颜无耻

“为什么会这样?他竟然真的刷卡成功了!”

今天带着张梦羽过来,就是为了好好炫耀一番,挽回上次在祥云山庄丢的脸面。却没想到,如今不仅脸面没有讨回来,反而还更加丢脸了。

建涛只是给她买了一个七万多的包,而林炎呢?先是打包了镇定之宝的包包,接着更是又买下了店里的所有包包。

甚至是在刚刚的一瞬间,周琴竟然会幻想到,那个嫁给林炎的女人是自己。她多么希望,马建涛也可以像林炎这样,为自己买下整个爱马仕包店的全部包包。只是她心里很清楚,马建涛固然有钱,也可以随手拿出千万,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远远达不到,让马建涛愿意为她这般花钱的地步。

“先生,这是您的卡和单据,请您收好!”刷卡成功,店长再次傻楞在了原地,好一会功夫过后,才回过神来,弯腰躬身,双手恭敬的递回了银行卡和消费的单据。

在没有刷卡之前,她其实心里也是没底的,别看她和周琴说的那么硬气,其实也就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却没想到,竟然真的刷卡成功了!

“老天,竟然真的买下了全部的包包。”

“大姐家今年,到底是走了什么运?赚了多少钱?”

“足足一千零九百八十万,说刷就刷了,未免也太豪横了吧!”

周家的几个亲戚,骇然的议论纷纷声中,很快就把周慧围了起来,一个劲的吹捧了起来。

“大姐,我们之前那样说,您可千万别介意。”

“其实我们就只是,恨铁不成钢,想要我们那大外甥女婿,能够奋发图强,早日成为成功人士。”

“早在很早之前,我们就知道,我们的大外甥女婿,是人中龙凤,将来有一飞冲天的机会。”

“事实果然如此,你看如今的大外甥女婿,绝对是世间难寻的优秀男人。还是我们的大外甥女有眼光,投资的潜力股,终于爆发了!”

周琴很享受这种被众人吹捧的感觉,能够让她的虚荣心,得到莫大的满足。

以至于,原本对林炎花钱如流水的心疼,也在瞬间被压制了下去。

“早就和你们说过,我们家现在有钱了,是你们不相信而已。”

“不过,现在出息的可不是林炎那个没用的东西,是你们的大外甥女梦羽。知道她现在做什么的吗?整个张家的集团公司,都是梦羽在打理。说的再直白点,张家的集团公司,现在已经是梦羽的了。”

不得不说,周琴的厚颜无耻,真的是到了极致。

家族的集团公司是怎么得来的,她心里很清楚,是林炎出手买下的。然而此时,却被她说的和林炎没有任何关系,不仅如此,更是还把林炎说的屁钱不值。

张梦羽有些看不过去,不过还没开口,就被林炎拦了下来,“妈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何必计较这些。”

“可是这一切,明明就是你做到的。”张梦羽有些不甘心。

“无所谓,只要你知道就行,别人心里怎么想,与我何干。而且,你现在把一切说出来的话,会让妈很没面子!”林炎笑微微的继续道。

“林炎,谢谢你!”张梦羽心中一阵触动,眼睛都有些微酸。

她知道,林炎这样的隐忍不发,还不让她出面辩解,只是不想让她和母亲周慧之间,因此产生矛盾,闹得不愉快。

只是因为她,就愿意承受所有的委屈嘲讽,而不做任何解释。女人一辈子,能够嫁一个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此时此刻,张梦羽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大侄女,现在你还觉得,大姑这一身Lv的裙子,爱马仕的包包,施华洛世奇的项链,还有卡地亚的首饰是仿品吗?”

“买下一个刚过百万的包包,居然就说我们家需要贷款,你是在开玩笑吗?现在整个店,总价过千万的包包也被我们买了,你打算怎么说?”

大步向着周琴走去之后,周慧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周琴,似乎是在示威。

“大姑,你刚才说什么?梦羽接掌了你们张家的集团公司?”

“不错,万州新区那么大一个项目都由梦羽来负责,接掌家族集团公司,又有什么问题吗?”

周琴沉默了。

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讲,张家的集团公司,怎么轮也轮不到张梦羽来接管。

“万州新区的项目……难道说,是迫于刘总的压力?张家老太太想要从项目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就暂时演戏般的把张家集团公司,交给张梦羽来打理?一定是这样。”

收回思绪,周琴突然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不是大姑说,我都差点忘记了,天鼎集团万州新区的项目,张家方面,因为林炎与那位刘总的关系,一直都是梦羽表姐你在全权负责。”

“买整个店铺所有包包的钱,该不会是项目资金吧?我听说,你们张家,刚刚从银行拿到了一百亿的贷款。把这笔钱拿出来挥霍,你们不怕事情暴露,全家完蛋吗?”

“你以为,你们张家老太太,是真心把家族公司交给梦羽表姐打理吗?她不过只是在利用梦羽表姐罢了,等到没有利用的价值时,就随时可以一脚踢开。”

周泰和柳芸夫妻俩的应和声,跟着响起,“小琴说的没错,你们一家人对于张家老太太而言,也就能够用得到的时候,才会想起来。”

“你们也不想想,以那位老太太对你们一家人的厌恶,怎么可能会真的把家族公司,交给我那梦羽大外甥女打理。相信,只要万州新区的项目,木已成舟,没办法更改之后,梦羽大外甥女,就会被立刻赶下家族负责人的位置。”

林炎笑了。

张梦羽也笑了。

此时此刻,在两人眼中,周琴的一家人的所作所为,像极了跳梁小丑。

这一家人,总是那么的自以为是,只以为之前看到的就是最真实的情况。而现在,无论发生多么大的惊人改变,总会被这么一家人,寻找到各种各样的奇葩理由解释。

“笑话,我们……”

周慧本想把林炎继承遗产的事情说出来,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在她心中,没办法接掌天鼎集团,甚至未来还要被踢出天鼎集团的林炎。即便是从其它方面继承的遗产,依旧不是一笔小数目,却也没有资格,做她女儿的丈夫。这个婚,早晚还是要离的。

等到她想到办法,将林炎继承的其它遗产榨干,就依旧会像之前那样,想尽一切办法,逼迫女儿和林炎离婚。

甚至是,她连计划都已经想好了,女儿不愿意离婚的最大原因,就是被林炎的真爱打动。既然这样,那就从这方面下手,毕竟爱的越深,面对背叛的时候,那种痛苦才会更深。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无需她强行逼迫,女儿就会主动提出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