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翟柳思和桃子

“时崎狂三”本名叫翟柳思,她其实是宁安医学院的学生,爱好cosplay,又因为身材比较好,会兼职当模特。

不是那种走秀的模特,那种一般都是专业的。

她一般是做车模之类的。

虽然模特的名声不太好,还有嫩模之类的称呼,但实际上,单纯的车模还是很干净的,特别是大学生兼职。

因为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且现在车模穿的也不算暴露,所以很难存在潜规则。

什么?

你说不给潜,就不让你来当车模?

这就是开玩笑一样了。

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车展经常有,但好的车模并不多,而且普通车模一天的薪水也就三五百,谁会为了这点钱去给你潜啊?

真有那个心,直接去别的场所,不是赚的更多?

当然,不可否认有些车模会因为这种那种原因,和有钱人勾搭在一起。

但这种事哪里没有?公司里还有为了往上爬,和上司鬼混在一起的呢。

今天翟柳思本来是穿着cos服,在学校的动漫社团玩呢,结果经纪中介的微信群里,经纪就问:“谁有做过cosplay?大生意,最多半天,三千块!照片实时审核,过审后要求现在立即出发!”

翟柳思问:“半天三千块?那么高的价格?不会是那种伴游之类的吧?”

经纪连忙解释:“不是,不是!主顾是智诚房地产的!具体干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但绝对没有花花肠子,纯绿色的!”

“那行!”翟柳思立即发了张cos照片过去。

然后顺利过审。

当即就有车开到学校门口等她。

翟柳思原本只是把这当成工作,虽然就坐在那开关下车门,就能赚三千块,似乎有些匪夷所思。

但她知道,对这些人来说,三千块根本不算什么。

但不知为什么,看到杜嘉要到目的地了,翟柳思就有种生怕再也见不到的失落感,她觉得人生不能有后悔的。

于是,这个平时都是被别人要微信号的漂亮姑娘,鼓起勇气厚着脸皮问杜嘉要微信号。

杜嘉先是一愣,因为翟柳思是双手捧着胸前的手机,用“恳请”的姿势面对杜嘉。

所以从杜嘉这个角度看去,风景正好。

他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我扫你吧!”

加了好友后,很快就到了。

杜嘉对司机说:“把她送到目的地!”

“好的,杜先生!”司机应答如流。

“再见!”杜嘉下了车。

女魅飘浮在杜嘉身后,双腿都不用动,就能跟上杜嘉的脚部,她嘿嘿笑道,很露骨的说:“那个女孩想要上你,你现在开口,她肯定会下车的!”

杜嘉一脸无语,这是什么鬼啊?

怎么一点都不正经呢?

到了单元门口。

女魅无精打采:“晒死奴了,爷,您真能给我找个地方住吗?不然的话,我怕是活不成了!”

杜嘉无语的说:“难道你现在是活着的吗?”

女魅理直气壮的说:“我肯定不是死的!在我的状态,我现在就是活的!虽然不是人的那种活!”

有点绕。

但杜嘉还是理解了。

杜嘉说:“放心吧,原本我还没信心,但今天早些时候我看到有枚不错的玉,所以我觉得是没问题的!”

很快,就到了家里。

然后通过墙壁上的暗门,到了隔壁三居室。

虽然是第二次进了,但杜嘉还是得感慨,自家里连净水器都没有,这边都上了全套智能家居了,刚进门,新风机就开始换气了,空调也自动打开,开到舒适的温度。

老爹老妈真会享受啊!

杜嘉坐在沙发上,按下按摩开关。

舒服啊!

要不是女魅在前,杜嘉都得喊两声才觉得对得起自己。

杜嘉眯着眼,看飘浮在自己面前的女魅:“说说你吧!”

“爷……”女魅一脸楚楚可怜。

“等等,等等!”杜嘉连忙摆手,“这是现代社会,说名字吧!也别叫我爷了,你高兴叫我先生,叫我老板,都可以!”

“先生……”女魅用桃花眼盯着杜嘉看,“奴……我本名叫左桃,您可以叫我桃子,我爸妈都是这样叫我的……”

杜嘉看向桃子。

桃子露出“(*^__^*)”的表情:“先生,您可真善良!放心吧,我都死十几年了,父母也是和我一起死的,有忧伤也早就被时间抚平了!”

“嗯!”杜嘉点头,“你是怎么死的?”

“车祸!”桃子很坦然的说,“大概二十年前吧,我爸开车时,一家人都遇到车祸,全死了!一锅端!”

听人说自己被一锅端,总是有点怪怪的。

不过……二十年前就有私家车,家世还不错啊。

富家千金出车祸死亡。

杜嘉点头:“所以这让你怨念颇深?就凝聚出鬼魂了?”

“当然不是因为这了!”桃子说起这,立即情绪波动的很厉害,“我当时也是十七八的大姑娘!而且我那么漂亮,追求我的人,能从城市的这一头排到那一头!但是,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还没有男人呢,我就死了!我到死都是个……”

她开始说些少儿不宜,会被404的话了。

杜嘉听的目瞪口呆。

桃子却很认真的说:“这就是人之常情啊!别说女人了,换成男人,到死还是魔法师,能没有怨念吗?”

杜嘉仔细一想,点头:“确实是这样的!但……怨念像你这样深的……”

桃子抓狂的说:“那是因为我漂亮啊!我那么漂亮,还没享受过人生就死了!先生你说该不该怨念?”

“好吧,好吧!”

杜嘉连连点头,说的有道理。

杜嘉又问:“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桃子摇了摇头:“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这都二十年过去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估计也不在了!不过也难说……”

“嗯,那要是有机会的话,我带你回去看看吧!”杜嘉说。

桃子点了点头,却说:“到时候再说吧!”

杜嘉笑了笑,问道:“那你有什么本事呢?我之前看,似乎是能让人产生幻觉?”

说起这个,桃子就来劲了,她嘿嘿直笑,笑的花枝乱颤,十分诱人:“先生,要不……你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