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君归来

“少爷,老爷特意让我们请您回去继任家主之位,凡江家之中,生杀予夺之权,尽在您手。”

一西装革履的男子恭恭敬敬的对着眼前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男子说道。

看西装男子的穿着,以及身后那几十个排列整齐的黑衣大汉,便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

对面,青年男子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破旧军装,眼神深邃不可捉摸,身上散发出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气质。

他淡漠的看了西装男子一眼,冷笑道:“自从他逼死我父母的那一刻,我便和江家再无瓜葛。”

“如今见我权倾朝野,荣登高位,想要将我拉回江家,把我当什么人了?”

闻言,西装男子面色大变:“少爷,少爷,老爷他知错了,当初的事情,他也很后悔,还望您......”

“够了,自从我走出江家的那一刻,我和江家便没有再无瓜葛。”江胜斩钉截铁的打断西装男子的话,语气中的森寒令人心悸。

“回去告诉江康平,若是他再来打扰我,我不介意抹平江家。”

说完,江胜丝毫没有犹豫的走开了。

直到江胜的背影消失不见,西装男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此刻,他身上早已经大汉淋漓,两只腿肚子不停的抽筋,“这,这就是少爷的威势吗?”

在江胜面前,他仿佛一颗尘埃,卑贱到尘土里。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拒绝江北第一大家族江家的家主之位了。

机场外,一辆黑色的红旗车早已在此等待着江胜的到来。

见到江胜,车旁一个身穿墨绿色军装,黝黑精壮的青年挺直腰杆,啪的的冲江胜敬了一个军礼。

他神情激动,身体颤栗的说道:“属下南境七杀军副统龙战拜见天君。”

江胜,军中传奇,镇国重器!

十八岁入伍北境,血腥征伐,威名赫赫,其建立的天戮军更是国之利剑,是一把悬于世界各国的杀戮之剑。

五年时间,从底足军士兵,到世界各国闻之色变的天君。

这样的传奇,即使身为南境副统的龙战也只能仰望,膜拜。

“龙战,三年不见,你已经是副统了。”

“天君,无论我龙战到了什么位置,这条命只属于您,当年若不是你,我怕早已经死了。”

江胜淡然一笑,没多说什么?

一会儿后,龙战仿佛想起来什么一般,道:“天君,你让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明白清楚了,是齐家所为,如今,叶家超过八成的产业已经全部被齐家收购。”

“而齐家也一跃成为江南城的第一家族。”

闻言,江胜那冷峻的脸上再度多了一层寒霜,语气森寒的道:“齐家吗?”

半年前,江南城排名前三的家族叶家陨落,江胜的养父叶南天被人算计,自杀身亡。

叶南天和江胜父亲乃是故交,十岁那年,江胜父母被江家逼死,将自己托付给了叶南天。

而叶南天对江胜更是关怀备至,视如己出,更是将自己的女儿叶轻语嫁给他。

可以说,叶南天对江胜有再造之恩,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得知叶南天身死的时候,竟然已经是半年后。

身为北域统帅,封号天君,五年间征战沙场,保家卫国,但是连自己的亲人死了都不知道。

这种感受,每想起来,都会令他心如刀绞。

他这次回来,就是要让齐家付出代价。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旁边一阵脆生生的声音传来。

“妈妈,妈妈,我找不到你了?”

不知为何,听到这声音,江胜心中不觉一紧,江胜有意无意的朝着小女孩看去,只是当他看到小女孩伤心哭泣的时候,他的心也不由颤抖了起来。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小女孩突然停止了哭泣,一双泪眼朝着江胜看来。

四目相对,江胜仿佛心被堵住了一般,一股难言的窒息感传来。

小女孩也就四岁的样子,脸上两个梨涡,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虽然还小,但从眉宇之间,便能看出是个美女胚子。

“爸爸!”

小女孩忽然叫了一声。

江胜还没反应过来,小女孩便扑过来,一下子抱紧了他。

轰!

这一刹间,江胜心中大为触动,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他这辈子没有体会过的。。

一旁的龙战,也不由咋舌,诧异的说道:“这该不会,真是天君的女儿吧?”

过了一会儿,江胜缓缓的蹲下身子,看着泪眼模糊的小女孩柔声说道:“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爸爸啊!”

“不,不,你就是!”

小女孩用红彤彤的眼睛看着江胜道:“爸爸,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来往行人纷纷停下来,对江胜指指点点。

江胜无奈,但是又不忍小女孩继续哭下去要知道,他可是天君啊,可是面对一个小女孩竟然会手足无措。

“可是,可是我真不是你爸爸!”

“爸爸,是不是茵茵做错了什么,你不想要我了”

说着小女孩哭得更凶了。

几分钟后。

江胜妥协了,一把将小女孩抱了起来。

小女孩紧紧抱住了江胜,将头埋在他的怀中。

江胜还有要事,无奈之下,只能抱着小女孩来到机场管理大厅,将她交给了工作人员。

小女孩又是一番哭闹,但江胜还是带着龙战离开了。

只是两人刚离开,一名穿着天蓝色长裙的绝美女子,匆忙跑到机场管理大厅。

“茵茵!”

她看到正在哭闹的小女孩时,顿时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一下子冲了过去,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小女孩。

对她而言,小女孩就是她的生命。

五年前,那个人不告而别,没有半点音信,只留下她一个人苦苦守候。

如今,家族沦落,小女孩已经是她唯一的信念支柱。

“妈妈,茵茵刚刚看到爸爸了!”

小女孩扑闪着灵动的大眼睛说道,随即小嘴一撇,眼睛又红了起来:“可是,爸爸不想要我了!”

听到小女孩的话,女子身躯狠狠地一颤,一下子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