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二章 一跃而下

而学会飞行之后,对身体的掌控会越发熟悉,能大幅提升吸收灵气的效率。

当然。

程素的作用至关重要,黑凰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摔成一堆肉泥。

“从这里...丢下去吗?”

程素想了想,脸上涌起畏惧之色,双手紧紧攥住鸟巢边缘,脸色煞白无比。

皇宫内。

南宫杏眉头微皱,有些心不在焉。

距离程素被掳走,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

这已经成为南宫杏心里的阴霾。

林太上屡次潜入凶兽领土探察,都没有传来任何有关程素的消息。

反倒几次险象环生,说明凶兽一族已经出现能和林长老相抗衡的势力,这对于人类而言,可不是件好事情。

毕竟人族几位天赋异灵的高手,都还未真正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

包括南宫杏本身。

“想必,程素应该是被那头妖兽吞吃了。”

南宫杏放下手中批阅奏折的钢笔。

一想到这。

她内心涌起阵阵痛苦,不愿意想象程素被活吃的画面。

“我为什么那么弱!连喜欢的男人都无法保护!”

南宫杏紧咬着牙,眼眶微微泛红。

就算得到未来信息、功法、高手名单……

又如何?

人族的底子还是太过薄弱。

就连最强的林太上,都无法战胜突然入侵的凶兽。

要是那头凶兽大开杀戒,皇宫上千人都无法从它口中存活。

“陛下,这么晚了,你还没歇息吗?”

南宫凤身躯微微佝偻,领着林太上,一同进入到御书房内。

“不困。”

南宫杏摇摇头,她知道祖奶奶这么晚,和林太上一同找她,一定是有事情要商量。

“我想和陛下说件事,李家母女申请到前线战斗后,目前实力提升迅速。李月已经突破到三S级,而她的女儿李冰岚,我发现是罕见的武道和超能力双系天才。”

林太上抬起头,沧桑的声线从口中吐出。

南宫凤补充道:“我们可以适当倾注资源,着重培养她们。经过天心阁检测后发现,李月和她的女儿李冰岚,都拥有不弱于秦凤凰的天赋。”

“未来,她两都有很大可能,达到林长老的实力级别。”

“准了,那就加重资源倾斜,好好培养。”

南宫杏点点头,顺手在批文上盖了个章。

战场是最危险,也是最能磨炼人的地方。

李家母女能从凶兽战场活下,那么实力必然也会提升到一个强劲的地步,若是再加上资源倾斜,未来定然可以成为人族的支柱。

林太上想起一件事,开口道:“对了,李家那一派系,除了她们两人以外,还出了个剑道奇才,名为柳川樱雪。”

南宫杏目露疑惑,放下手中的钢笔,抿了口茶道:“柳川樱雪?听名字,似乎不是咱们大夏帝国的人?”

“的确不是。”

林太上点头道:“她是樱花剑圣之徒,前不久被李家主带到大夏,充当程素的贴身保镖。”

“我当时见她颇具剑道天赋,于是送给她一本《天行剑法》,可没想到,她竟然推陈出新,动用出天行剑法的变招,战胜比她强一阶的凶兽。”

“这……林太上如何得知?”南宫杏出声询问道。

境界每隔一阶,都存在数倍的实力差别,能够越阶交战本就不易。

况且是击杀?

这让南宫杏产生好奇。

林太上思索片刻,道:“前不久我潜入原始森林,寻找一味重要的药材。”

“好巧不巧,发现她在与一条双S级大蛇超能兽交战,落入到下风之中。我本想出手援助她,可没想到她动用一招神秘剑法,竟将大蛇斩于剑下。”

“那剑法与《天行剑法》存在三分相似,但绝对要比《天行剑法》高深,想来应该是她学习天行剑法之后,自己创造出的变招。”

南宫杏听到之后,美眸微微一亮。

“哦?如此天赋异禀的剑道奇才,倒可以吸收入皇室,然后大力培养。”

目前大夏岌岌可危,每多出一个强大战力,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好事。

“我已与对方沟通,并许下重礼,但对方不愿答应加入皇室。”林太上叹息道。

南宫杏惊讶的道:“你说她是李家的人,难道李家所给出的东西,还要比咱们皇室大方吗?”

“那倒不是,我听她说,是她师尊亲口-交代,不得背叛李家。”

“倒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何况还是程素的保镖,若是有机会,宣她入宫,朕要好好奖赏她。”

南宫杏抿着嘴,点点头,对素未谋面的柳川樱雪,生出一丝好感。

鸟巢边缘。

大风凛冽的吹过。

比起高达万丈的梧桐树,程素站在其中一根树杈上,渺小的像一只蝼蚁,一阵风就能吹倒。

“现在,化为火凤形态!”

黑凰出声命令,语气就像一名严格的老师,而程素是她要教导的学生。

她话音刚落。

本以为程素会产生抗拒,不愿意听她的吩咐。

可没想到。

下一秒。

一头令她这几日都魂牵梦绕的火凤,映入她的眼眸之内。

“吸……”

黑凰悄然倒吸一口气。

即便数日前已经好好欣赏过程素的容貌,但此刻近距离再见他,仍旧被深深的惊艳到。

这世界上,为何会有如此俊美的火凤!

就像集天地宠爱为一身。

“也就姐姐那个呆木头,见到如此漂亮的火凤不心动,虚伪!”

黑凰内心想着,大大方方的扫视程素。

“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如果还没有,我再给你几分钟时间。”

她说着,本以为程素会拖延时间。

但出乎意料,程素竟然点了点头,口中吐出妖凰一族的语言道:“我准备好了,可以跳下去了吗?”

“这么快?”

黑凰张了张嘴,她本想趁着程素犹豫的时间,再好好欣赏他曼妙的曲线。

可没想到。

程素区区一个雄性,面对学习飞行的勇气,竟会比雌性还要勇敢数倍!

她犹记得,自己当初学习飞行,可是整整徘徊了两分多钟,才下定决心往下跳。

“嗯。”

程素口中吐出一个字,语气有些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