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小白龙的怒火

青鹏王感觉世界一片灰暗。

她原本想着击杀阿花等人,便带走小美凤,回到她精心建造的爱巢双宿双栖。

现在看来。

能够苟住一条小命,就已经是上天恩赐!

小白龙将青鹏王镇压之后,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随即。

她的视线落到一旁的程素身上,眼神骤然变得冰冷无比。

在见到程素的第一秒起。

小白龙就认出来,程素是一头火凤!

这是妖凰一族的后裔!

回忆起百万年前的战争。

小白龙顿时之间,整个人的面容变得狰狞和痛苦。

一股冰冷的杀意逐渐蔓延,甚至影响到天气,开始飘落一片片雪花。

“贱人,死!”

小白龙握紧拳头,口中吐出一个冰冷的音节。

程素表面惊慌,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但实则调出购买召唤卡的按钮,随时准备兑换武圣残魂附身。

“姐姐,不要伤害他!!!”

就在此刻。

小白龙的耳边传来阿草焦急的声音。

她动作一顿,看到阿草挡在火凤的面前,目露祈求之色。

“姐姐,它是我召唤出来宠兽,受到我的操控,没我的允许他不会害人的!”

听到这话,小白龙沉默下来。

她此刻稍稍恢复理智,回想起刚才的画面。

那火凤不过是五级实力。

面对青鹏王之时,虽然表现的惊惧无比,却还义无反顾的挡在姐妹两面前,的确能说明它已经被人类降服。

一时之间。

小白龙陷入迟疑,杀意有所收敛。

她细细打量程素,却又发现了一个疑点。

那就是。

她竟然能从死敌的身上,嗅到属于白龙一族的气息。

可眼前明明是妖凰一族的后代!

“跟我走!”

小白龙察觉到不同寻常,准备细细研究程素,不由分说的抓起他,朝着远方大山飞掠而去。

转瞬间,便离开天湖县的区域。

“哈哈,老娘我活了!”

青鹏王大喜过望,不再装死,连滚带爬,赶忙从坑里出来,“嗖”的一声,朝小白龙离开的反方向飞去。

临走时。

她回头望了阿花和阿草一眼。

“区区两个人类而已,老娘大-鸟有大量,就不与她们计较了!”

青鹏王心想着,绝不承认自己是害怕小白龙事后报复!

周围寂静片刻。

没想到。

它们小小的天湖县,竟然隐藏着一尊大佛,轻而易举的化解凶兽危机。

…………

凤凰山异境。

就在程素消失的瞬间。

火凰第一时间察觉异常。

她主修空间系超能力,程素空间穿梭的波动,完全瞒不过火凰的眼睛。

火凰第一时间冲到二层小楼。

这里残余着一股浓郁的空间能量,但程素早已消失不见。

“姐姐,怎么回事?程素人呢?”

黑凰飞过来,望着空荡荡的房间问道。

“应该是有超能兽,动用空间系能力,把程素抓走了!”

火凰告诉妹妹自己的猜测,心中涌起阵阵怒火。

她没有往系统方面猜测。

而是怀疑,自己不同意参与讨伐人族,遭到某个同为霸主的超能兽怀恨在心,将程素抓走作为要挟她的条件。

“那怎么办?”

黑凰面色阴沉下来。

“我尝试一下,看能否推断出空间传送的落点。”

火凰说着,便闭上眼睛,开始捕捉空间能量的流动方向。

但很快。

便是目露失望之色。

“我失败了!那个抓走程素的敌人,实力绝对不弱于我!对于空间能力的运用,可能要在我之上。”

火凰这样猜测道。

反正换做是她,绝无可能通过一个异境空间,将别人悄无声息的抓走。

“可恶!”

黑凰恨得咬牙切齿。

她现在能感应到,两人之间血脉传输的管道还在,说明程素还活着,没有被别的超能兽杀死。

“等吧,对方带走程素,一定是想要借他和我们谈条件。”

火凰面色阴沉无比,望着慢慢流逝的空间能量,内心愤怒之余,却又感慨自己坐井观天。

海蓝星何其之大。

比她还强的超能兽,或许不在少数。

自己以前太骄傲自满,认为到了霸主级别之后,便是天下无敌了。

“姐,我和程素存在血脉连接,不如我尝试一下,看能否通过连接管道,定位程素所在的位置。”

黑凰如是说道。

“好,那你便试一试!”

火凰应了一声,内心生出一丝期待。

很快。

黑凰闭上眼,在血脉管道附着一缕能量,随即慢慢的跟随管道延伸出去。

“姐姐,你跟我走!这一缕能量会带着我们,找到程素的地点!”

黑凰兴奋的说道。

很快。

一黑一红两头凤凰,带着浓浓的杀气,并肩离开凤凰山异境。

所过之处。

众超能兽瑟瑟发抖,趴伏在地,表示臣服。

…………

一处原始森林。

这里没有人类踏足,已经变作超能兽生存的乐园。

此时。

一头长达百米的白龙,翱翔于天地之间。

细细一看。

她雪白如玉的龙爪,正抓着一头浑身赤红,奄奄一息的火凤。

“嘭!”

在一处山谷内。

那头火凤被从十余米的高空丢下,狠狠的砸在地面,扬起一大片尘土。

“啾……”

程素自然而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声。

他对比小白龙,可以说渺小的兽体,在那恐怖的龙威下,不断的轻轻颤抖。

小白龙落到地面,化作一名人类女子的模样。

她身穿一袭白色宫装,身材窈窕纤瘦,整个人散发着像是帝王般的气势。

“妖凰一族,新生的幼凤!”

小白龙声音冷漠,眼神布满杀意。

百万年前灭族之恨,现在她还历历在目。

就算将眼前的火凤千刀万剐,都不值得原谅半点!

“咔嚓……”

她抓住眼前火凤的羽翼,直接撕扯下来,血液从断口处不断喷出。

这只火凤的表情更加痛苦,眸子里遍布哀求之色。

然而小白龙眼神却丝毫未变。

所有流淌而出的血液,此刻都悬浮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滴巨大的血滴。

“哧……”

一股纯白色的火焰,陡然间在血滴下方燃烧。

很快。

空气布满一股浓郁的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