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真气化翼与秦茹雪

紧接着,姜云就满心狂喜。

真气化翼啊,这意味着他能以真气幻化出一对翅膀……

能在天上飞!

当即就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尝试着将「真气化翼」的法门运转开。

“轰——”

房间里狂风大作,姜云背后出现一对金色的羽翼。

让他看上去如同西方的天使一般,神圣不可侵犯。

推开阳台上的落地窗,姜云张开翅膀飞了出去。

他以极快得速度飞上高空,几乎没人发觉。

姜云在高空之中俯瞰夜色下的城市,只觉得心胸开阔,有豁然开朗之感,恨不得长啸几声,来抒发自己此时的畅快。

不过他不敢飞太久,因为真气的消耗速度非常快。

若是不慎消耗完真气,从空中摔下来,那可就太尴尬了。

所以他仅仅飞了十五分钟左右,就返回到了家里。

这个时候,其实还不到夜里十二点。

不过姜云因为心情很好,就早早的睡了。

……

次日清晨,姜云带着小黑狗下楼溜了一圈,然后去吃饭。

其实他吃完饭准备去剧组的,结果回去的时候,碰到救护车把秦茹雪母女送了回来。

这对母女见到姜云,就激动地连连感谢。

说姜云是她们母女的救命恩人。

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拉着他往家里走,说要中午给他做顿饭。

姜云觉得盛情难却,实在拒绝不了。

就带着小黑狗跟了过去,正好也把这小家伙送回去。

秦茹雪的家在六楼,门牌号挺吉利的,一六八八。

进了家门,沏上热茶。

老太太就问道:“小姜啊,咱们同住一栋楼,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呢?”

姜云笑了笑,就道:“我才刚搬过来没多长时间,您没见过我也挺正常的。”

“哦,这样啊。”

“我看小姜你年龄还不大吧?”

老太太又问。

姜云点点头:“我今年22岁,刚大学毕业。”

“哦哟,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像你这样优秀的好孩子一定特招女孩子喜欢……”

老太太满脸欣赏的夸赞道。

然后就又聊到一些家庭情况。

老太太非常和蔼,说话也很温柔。

就算问这种像是查户口一样的问题,都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在这个过程中,姜云也对她们家有了大致的了解。

比如老太太姓包,大家都喜欢叫她包婆婆。

母女相依为命多年等等……

姜云并没有什么挟恩图报的歪心思,所以表现得非常坦荡,态度也很好,就算老太太问到琐碎的事,他也没什么不耐烦的。

于是老太太就更加欣赏他了。

所以当秦茹雪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

老太太对他是赞不绝口,一直在向女儿夸奖姜云各种好。

弄得姜云有些坐立不安。

不过随后等包婆婆也进浴室之后,秦茹雪便向姜云无奈的笑道:“别见怪啊小云,我妈是很久没见到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了。”

“不是吧,秦姐你也来?”

姜云顿时哭笑不得。

秦茹雪见到他的窘态,当即笑得花枝乱颤,异常的明艳动人。

姜云当即就有些看呆了,心里忍不住泛起阵阵涟漪。

在之前那天晚上,姜云就被秦茹雪的美貌惊艳到了。

现在她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姜云才知道什么是人间绝色。

虽然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但依然细皮嫩肉,肌肤如婴儿般雪白。

时光反而让她褪去青涩,变得更加成熟美艳,性感迷人。

如同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成熟饱满,娇嫩香甜,浑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秦姐,我听说生物大学科考队的怪异事件,是你们从西北地区回来之后发生的?”

姜云总归是两世为人,急忙回过神,转移注意力道。

“是的,你也想知道我们遭遇了什么?”

秦茹雪走到姜云的身边,给他续上一杯热茶。

她这样弯下腰,丰腴曼妙的身材全都展露在姜云眼前。

不自觉的的,姜云吞了吞口水,点头道:“确实挺好奇的。”

秦茹雪坐下来,叹了口气:“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想到那七名伙伴的惨状,心里就很不舒服。”

“呃,既然这样,秦姐还是别说了,你才刚从医院出来……”

姜云连忙说道。

他只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已,并不是真心想要了解什么。

但秦茹雪却摇摇头道:“这个时代就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时代,未来还有更多可怕的变故在等着我们,早晚都要面对的。”

随后就听她说道:“我们科考队出发的时候,其实是在‘紫月当空,天降血雨’的异象之前。当时我们研究所接到任务,称西北藏区的生物频繁发生异动,上面让我们去调查。于是便临时组了十三个队员,赶了过去。”

“前三天,我们没有发现太大的异常。只有牧区的畜群夜里经常会躁动不安,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危险,不过仔细查探后,却是毫无所获。”

“但就在第四天的深夜,藏区高原的深处,传出强烈的震动,就像发生了地震一样。”

“我们在睡梦中被惊醒,从帐篷出来便看到藏区深处散发出幽蓝色的神秘光芒,照亮了半个夜空。”

“于是急忙收拾好装备,驱车赶了过去。等接近到那处神秘光源地将近两千米的时候,我们看到了极其震撼的一幕。”

“那是一棵巨大无比的树,它枝繁叶茂,满树都是晶莹的蓝紫色花朵,通体都在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隔很远都能闻到浓郁的奇异芬芳,吸引着无数藏区生物向它靠近,而且这些生物安安静静,互不侵犯,竟如同在朝圣一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茹雪一双美眸之中,忍不住露出惊叹之色。

姜云也是大受震动,忍不住追问道:“接下来呢,你们有没有靠近过去?”

秦茹雪点点头:“我们本来就是来调查藏区生物发生异动的原因的,当然要过去近距离的查看,只不过我们没再开车,而是像这些藏区的生物一样,步行着走了过去。”

“当我们真正走近的时候,我们发现在这棵巨树之下,有很多从未见过的珍奇生物,有长满鳞片的豹子,长独角的白马,紫色毛发的藏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