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大轮明王神火印

片刻之后。

「昆仑烈火掌」、「焚心劫指」、「大力金刚掌」、「罗汉伏魔拳」等九门武学被姜云挑选出来。

基本都是攻击力极强,同时又能与他一身至刚至阳之气匹配的。

比如「昆仑烈火掌」,成是非就使用这门掌法,融化过千年玄冰,威力极其强悍。

其他八门也都各有特点,威力比起「昆仑烈火掌」也不遑多让。

“消耗功德,推衍武学!”

姜云心念一动,玉牌散发出一道功德金光,瞬间减少九千两功德。

金色的字符与图案在空中浮现,快速的闪烁飞舞,产生变化,而后一门全新的武学被推衍出来,化作一道信息没入姜云眉心之中。

“大轮明王神火印!”

此印由九门阳刚属性的武学融合推衍而来,共分为九道印法。

以佛门武学为根基,衍生神火特性,一旦使出,真气便会化作明王神火爆发出来,自带佛门降妖伏魔之真意,一切妖魔鬼怪都要被镇压降伏,威能霸道无匹。

姜云消化完脑海中的记忆,只觉得这门印法实在是太强大,也太合他心意了。

“只是功德消耗的太快了,太不经用啊!”

姜云看着玉牌之中,只是一会儿便只剩下一千多两功德,心里就一阵阵肉疼。

而且现在他修炼的还几乎都是武侠功法。

以后若是推衍修真类的的功法,还不知要消耗多少呢。

不过好在猎杀妖魔,就能有大笔的功德入账。

“咦?猎杀妖魔就能变强?”

“按照这个趋势来发展,我以后岂不也要变成一个以降妖除魔为己任的驱魔师了?”

姜云摸了摸下巴,画风越想越歪。

许久之后,他回过神来,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办。

他该去见马小玲一面了!

于是姜云站起身来,洗了洗澡,换了身衣服,赶往青山精神病院。

其实在前天的时候,马小玲就恢复了,只是姜云这两天一直被各种事情耽误,也没能去见一面。

硬要说抽空去见一下吧,也不是不可以。

不过那样会显得对人极为不尊重。

毕竟马小玲当初画的符,确确实实救了他一命。

更何况,眼下僵尸都出现了,虽然现在这个世界的僵尸和马小玲前世的僵尸有着很大的不同。

但马小玲的前世毕竟是「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的世界,又出自驱魔龙族马氏家族,对僵尸的了解程度肯定比一般人要深。

所以姜云见马小玲,是既要感谢救命之恩,又有向人家请教的心思。

当然是要慎重对待了。

……

“院长好!”

“院长下午好!”

“院长好帅呀……”

姜云走入住院部的大门,今天的护士小姐姐们依旧热情。

他一路笑着打招呼,向马小玲所在的病房走去。

“玲玲!妈妈知道错了,再也不不逼着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了……”

“你看看妈妈,跟妈妈说说话,好不好!”

姜云刚走到病房门口,便听到一名女子的哭声。

往里面一扫,就看到一位皮肤白皙,身材保养很好的中年贵妇,坐在马小玲床边抓着她的手,不断抹眼泪。

她的旁边,有一男一女在轻声安慰着。

男的是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带着金丝眼镜,穿着浅色衬衫,身上有股书卷气,女的则是负责马小玲的陪护医生。

而马小玲此时面无表情的躺在病床上,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对于妇人的哭泣没有半点反应,表现的极其冷漠。

和当初给姜云画符时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咚咚。”

见没人留意到自己,姜云驻足门边,礼貌的敲了敲门。

陪护医生见是姜云,笑呵呵的介绍道:“马先生,王女士,这就是我们医院的姜院长,专业能力绝对没得说,要不……让姜院长沟通看看?”

“马先生,王女士,你们好。”

姜云走进病房,笑着打招呼。

马小玲的母亲眼睛含着泪花,对他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

倒是马小玲的父亲,颇为热情的与姜云握手:“姜院长你好,我相信你们是专业的,但我女儿这个情况,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可否给个确切的时间?”

“你看现在,连我和她妈妈都不认了……”

这个问题让姜云着实难以回答,要是一般病人还好,关键马小玲觉醒了前世记忆,性格都跟以往大不一样了,他怎么知道确切的恢复时间?

所以,姜云只能换成另一种说法道:“按马小姐的病情来看,是受到极大刺激后造成的精神创伤,以及严重的精神分裂。”

“这种病症,通常是不可逆的,目前只能利用药物为主,心理治疗为辅,尽量不让病情恶化,若要完全恢复到和以前一样的状态……恕我直言,概率非常小。”

听他这么一说,马小玲的母亲忍不住再次痛哭起来。

“玲玲,妈妈错了!妈妈不该逼着你跟赵家那个小子订婚的,以至于把你害成了这个样子!”

“你快好起来吧玲玲,妈妈就你一个女儿啊!妈妈为了你做什么都可以!都怪我和你爸当初利欲熏心,想攀上赵家,都怪我们!”

仿佛情绪决堤,她趴在马小玲身上嚎啕大哭。

而马小玲丝毫不为所动,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对趴在她身上的母亲理都不带理的,似乎有一种冰冷的漠视。

姜云听到马小玲母亲的哭诉,眼神不由得古怪起来,怎么突然有种豪门恩怨的既视感?

就在这时,马小玲难得的转过脸,目光看向了姜云,忽然开口道:“看来你已安然度过灾祸了!”

“玲玲,你说话了,你终于说话了!”

马小玲的母亲喜极而泣,从他们夫妇来到医院,女儿就一言不发,令他们既伤心又心疼。

对以前做下的事,更是后悔不已。

马小玲父亲情绪也激动起来,看了看女儿,又顺着他的目光,看着姜云。

就见姜云含笑点头:“没错,我这次来正要感谢大师的救命之恩,只是,我今天似乎来的不是时候。”

他哪里知道马小玲父母今天会过来看望女儿啊。

然而下一刻,就听马小玲说道:“不,你来的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