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剑与符阵

姜云走在黑夜之中,主动释放出一缕缕阳气,用来‘钓’妖魔上钩。

于是,从杀死猫脸老太太之后的三个多小时里,就陆续有妖魔嗅着阳气找过来,对姜云下手。

在这些妖魔眼里,姜云身上的‘人味’太浓了些,就像是一道美味的大餐,吃下去绝对大补。

结果无一例外的,全部在姜云的明王神火之下化为了灰烬,为姜云增添了一笔笔功德。

到夜里十二点左右的时候,玉牌之中已经有近八万两功德了。

“唉,现在城市里的妖魔还太弱了。大多是一阶妖魔,二阶妖魔都很少,不然我收获的功德会更加丰厚。”

最后,姜云心里还颇为可惜的想道。

其实倒也不是妖魔太弱,而是他变强得速度太快了。

中午在与灯光师变的绿眼僵尸战斗时,还颇费了一番力气,绿眼僵尸也是相当于二阶妖魔的水平。

结果到了晚上,对上二阶妖魔,连金刚不坏神功都不用使了,三拳两脚就能把二阶妖魔干趴下。

说一句‘杀二阶如屠狗’也不为过。

在这同时,姜云也没忘了马小玲交代的事。

他本来的打算是后半夜再去赵家。

到那时夜深人静,人都睡得正香,他悄悄地从至阴幽泉中取了奇石就走,不惊动任何人。

且他现在有‘大轮明王神火印’以及‘九字真言’在身,就算遇到至阴幽泉汇聚来的阴邪之物也不怕。

结果却有些事与愿违。

姜云赶到赵家时,发现赵家整夜灯火通明不说,在辉煌气派的古式宅院外,赵家还请来了十多位道士镇守着。

他们以一位蓝袍中年道士为首,盘膝坐在朱红的大门外,点燃着香炉,闭着眼睛默诵道经。

姜云能感觉到,在道士们诵经的同时,一道道奇异的能量在宅院四周隐隐发出波动,使得赵家宅院的上空堂皇正气缭绕,群邪避退。

他仔细一看,是一张张黄色的符篆贴在宅院外的墙壁上,隔几步远就有一张。

此刻被道士们的道法加持之下,似乎组成一个范围很大的符阵,将整个赵家笼罩在了里面,使妖魔避退,阴邪之物不敢入。

“这下有点难办了!”

姜云暗暗皱眉。

强闯是没办法强闯的,忽略这些道士本身的实力不谈,光是这个‘符阵’,威能就极其不凡。

更何况,在蓝袍中年道士盘坐的双腿上,还横着一把青铜剑,隐隐散发出的气息,让姜云都感到极度的危险。

他甚至有种直觉,这把剑若是出鞘,恐怕他以「真气化翼」的速度,都难以完好的脱身。

“这位也不知是道家哪一派的强者,符和剑都不弱,难道是龙虎山的天师道?”

姜云暗自猜测着,同时也觉得马小玲对赵家有些低估了。

心想毕竟是盘踞在盛海数百年的老牌家族,能够请来道家高人也正常。

但不管如何,今天想拿到奇石是不可能的了。

事不可为,姜云便准备离去。

但就在这时候,道士们突然安静下来,不再继续诵读道经了。

姜云停下脚步,疑惑的看过去。

就见蓝袍中年道士率先站起起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而后看向身旁的一位道袍青年,开口说道:“明宇,如今七日法事已做完,我再最后问你一次,跟不跟我回山!”

“对不起师父,我答应过燕儿的,我还不能回去。”

明宇垂下头,向蓝袍道士行了一礼,说道。

蓝袍道士脸色有些难看:“赵家做了多少孽,伤害了多少无辜性命,第一天做法事的时候,想必你也见到了那漫天的冤魂。我劝你不要执迷不悟,把一生道途毁在一个女人身上。”

“师父,赵家是赵家,燕儿是燕儿,不一样的,燕儿是那种很……”

明宇不敢苟同,强自辩解道。

但蓝袍道士已经听不下去了,冷冷的将他打断:“快闭嘴吧,我看你现在脑子都不清醒了。若非你祖父当年救我一命,这次我说什么都不会来的。”

“我最后再提醒你一句,即便在七日法事加持之下,这‘符阵’最多也只能维持一个月,一个月后若无解决之法,赵家必然大祸临头。”

“你好自为之吧!”

蓝袍道士说完之后,转身便带着人走了,显然已对这个徒弟死心了。

姜云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顿时明白过来,不由得啧啧赞叹:“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故事,那我便等那蓝袍道士带着剑离开后,再来取奇石。”

姜云心里有了决定,又观察了一会儿,也随之离去。

……

翌日,姜云一大早赶到剧组。

由于男一号也在,他今天的戏份还不少。

不过到了剧组之后,大家没有立刻开始拍戏。

很多人都还在闲聊。

姜云听到大部分都在说灯光师的事。

说他老婆早就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搞在了一起。

这次他老婆把男人带到家里乱搞,结果两个人死在了床上。

肯定是李栋撞见后,一怒之下把这狗男女杀了。

姜云听了几句,就知道官方隐瞒了真相。

果不其然。

随后郭亮就告诉他,昨天有警察带人来调查李栋的事,大家才知道出什么事了。

最后警察声称李栋已经潜逃。

“姜云别聊了,快过来上妆!”

这时,夏凝萱从休息室走出来,冲他喊了一声。

姜云答应了一句,就往化妆间那边走。

“嘿嘿,可以啊老姜,连化妆都叫你一起陪着了!”

“再加把劲儿,我看这部戏拍完之前,你估计能把她拿下……”

郭亮见此露出一副贱兮兮的笑容,挤眉弄眼着说道。

“呵,tui!”

姜云吐了他一口,走进化妆间。

“就是你顶了陆子寒的男二号?”

姜云刚走进去,就有个坐在化妆椅上的年轻男子语气不善的开口道。

“是我,你是?”

姜云平淡的点点头。

“我是这部剧的男一号,韩枫。”

“听说你是第一次演戏,之前没有任何演戏的经验……”

“刚入行就出演男二号,你有把握演好这么重要的角色吗?”

韩枫抱着肩膀,语气很刺人。

姜云一下就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