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借一身阳气

姜云已经尝到功德所带来的甜头,不管如何,想变强,积攒更多的功德总是没错的。

而猎杀妖魔正是赚取功德的最快方法。

现在,妖魔最多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赵家老宅。

至阴幽泉的所在地。

至阴幽泉为至阴至邪至寒之地,爆发之后,阴气冲天,会不断有妖魔鬼怪被吸引,自主的汇聚过去。

至于赵家老宅,早已成为一座空宅,被官方封锁了起来。

赵家的事,今天一大早就有新闻报道过了,只是没有论坛上说的详细,对外宣称是又一起相当严重的怪异事件。

但实际上,赵家发生的事早就在网上传开了,现在方圆十里之内,不允许有人接近。

“没人接近最好,正是猎杀妖魔的绝佳之地。”

姜云心中干劲满满,一路朝着赵家的方向走去。

同时故意泄露出一缕阳气作为诱饵,吸引夜间出现的妖魔上钩。

喵!

姜云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一只黑猫发出凄厉的叫声,炸着浑身的毛跑走。

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

姜云抬头,四处观察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也没有感知到不同寻常的气息。

不过他还是暗暗戒备起来,因为这只猫的叫声,很容易让他联想到前些天遇到的那个猫脸老太太的怪物。

后来他在论坛上也见到过关于猫脸老太太的帖子。

说是一位老太太买菜回家的时候死在了路上,正巧有只黑猫经过她的尸体,老太太就诈尸还魂了。

白天躲在暗处,夜晚出来游荡,动作敏捷,力大无穷,专门吃小孩子。

至于为什么有猫从尸体旁经过会诈尸,说是猫有九条命,被尸体借走了一条。

这在民间传说之中,叫做猫过尸。

猫过尸,狗刨坟,死人沾地,活人娶尸,吃生人饭,阴人问路。

都是极为不祥的征兆。

碰上其中任何一种,都只会有一个结果。

被借走一身阳气!

……

滴滴滴!

一道强光从远处照过来,伴随着响亮的鸣笛声,驶过来一辆绿皮公交车。

姜云看了眼手机,这时候已经接近夜里十点钟。

由于事故频出,路上早已没有任何的车辆和行人,道路两旁的商店也早早的就关门闭户。

这辆公交车的出现,就显得有些突兀和诡异。

公交车很快就开过来,降下车速,停在了姜云跟前。

“小伙子,你要去哪里啊?这大晚上也没车了,用不用送你一程。”

司机是个大圆脸,胖乎乎的中年大叔,按下车窗,热情的招呼姜云上车。

姜云扫了眼这辆公交车的线路牌,赫然写着「兴安县——盛海市」,竟是一辆从兴安县到盛海市的城际公交车。

“谢谢大叔,我想去金华区的龙兴庄园!”

龙兴庄园,就是赵家老宅的别称。

由于赵家一直认为他们所占之地埋藏着斩断的龙脉,认为那块风水宝地本应该是龙兴之地,就大言不惭的叫起了这个称呼。

“哦?龙兴庄园啊,好,我们正好顺路!”

司机大叔笑了,给姜云打开车门,让他上车。

姜云道了声谢,走上车去。

投了两个硬币后,站到一旁。

车上乘客不少,男女老少都有,姜云大致扫了一眼,加上司机,一共有22个人。

车内着空气,弥漫着一股特殊的味道。

姜云能够轻易的辨别出,这是香烛燃烧后的味道。

而且,正值农历七月的夏日,车内的温度却明显要比外面低。

“原来是那辆已经出事的,兴安县夜间公交车!”

姜云一开始就知道这辆公交车拉的不是人,只是到现在才回想起来历。

“小伙子今年多大了?”

见姜云左看右看,司机大叔就问道。

“二十三!”

姜云应了一声,收回打量的目光。

“哦,这么年轻啊还在上大学吧?”

“没了,今年刚毕业。”

“了不得,刚毕业就留盛海了,小伙子前途无量啊!”

司机大叔赞叹。

姜云摆了摆手:“您说笑了,我也是住亲戚家!您能听出来我不是本地人?”

“这话说的,我早年也是天南海北的给人开车,整个大夏哪儿没去过?见的人那可多了!你一说话我就能听出来你是哪里人!”

“你是中都人吧?”

司机大叔声音有些得意。

“对,中都话和普通话几乎没区别,您这都能听出来,太厉害了!”

姜云赞叹道。

“没办法,讨生活嘛!”

或许聊的还算投机,司机大叔拿出一包烟,主动递给姜云一根,姜云接了。

司机点上烟,抽了口:“我家里四个小孩,孩子小的时候,什么不需要花钱?”

“挺不容易的!”

姜云也点着抽了一口,身体没出现什么异样,只是烟的味道非常淡,跟抽纸一样。

“当时年轻,想法也简单。”

“因为我老婆第一胎就给我生了个儿子嘛,后来第二胎也是个大胖小子,我寻思怎么也得要个女儿,儿女双全嘛,结果第三胎又是个儿子,好在第四胎是个女儿,才算心满意足了!”

“不过后来才发现,四个孩子负担真是挺重的,不过我这人喜欢孩子,就是赚钱累,也干得起劲,哈哈哈……”

一说到孩子,司机大叔的话明显就多了起来,圆圆的胖脸上洋溢着笑容,说话声音都高了几分。

姜云在一旁笑着听着,不时的附和几句。

“小伙子真稳重,现在像你这样的懂事的年轻人,真的很少见了!”

司机大叔砸着嘴啧啧称赞,对姜云的评价很高。

“对了,你毕业了干什么工作的?”

“目前在一家医院……”

姜云答了句。

嗯,精神病医院当然也是医院!

“哦哟,医院好啊,你们医院缺不缺人啊?”

“我家老四太不争气,从小被我宠坏了,一个大闺女整天跟个混混一样,没有正形,早早就辍学了,现在找工作都难。”

“我跟她妈妈说也没用,都快愁死了。”

司机大叔叹了口气,又点上一根烟。

“我们医院目前不缺人,不过我二叔以前是院长,在里面安排个人不是问题。”

姜云一本正经的说道。

“真的啊?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小伙子,你放心,今天叔叔说什么也得把你安全送到了!”

司机大叔一听就很激动,拍着胸脯向姜云保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