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封印化神通

良久,姜云睁开眼,双目中有金芒一闪而逝。

“呼……”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泛着漆黑之色。

是潜藏在身体深处的杂质,被排了出来。

而后他站起身,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响动。

只觉得体内气血充盈,流动之间犹如大江大河澎湃浩大,且筋骨强健无比,骨骼坚实强韧,硬如铁石。

举手投足间都有磅礴巨力随身,仿佛挥挥拳就能砸踏一座大山。

他现在的体魄之强横,比起之前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仿佛一下子步入了另一个生命层次!

“这就是不灭金身啊,仅仅入门,连第一重都未曾修炼圆满,给我的感觉就比金刚不坏神功强不止数倍。”

姜云握了握拳,满意的赞叹。

金刚不坏神功大成,让他成功的后天返回先天。

而现在不灭金身入门,他已经从先天一只脚迈入了修仙的大门之中。

自然是两重天地。

“叮铃铃!”

手机响了,姜云走过去一看,是二号区负责酒剑仙的医生打来的。

上面还有几个未接电话,是同一个号码,只是他在修炼状态下没有听到。

接通后,医生说姜云让他留意的病人醒了,要见他。

“酒剑仙醒了?”

姜云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

他早午饭都没吃,修炼消耗太大,已是饥肠辘辘,就匆匆吃了口饭,赶往医院。

青山精神病院,二号区。

姜云带着古三通和马小玲两人,走到了酒剑仙的病房外。

透过病房门上的窗户,就见酒剑仙此刻站在窗前,双目发红,呆呆的望着窗外。

他的情绪已不像之前那么激烈,但却更加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

“看来这位剑仙前辈是恢复记忆了!”

马小玲道。

“嗯,不过他体内的封印太强了,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打破……”古三通也点点头说道。

他们二人现在已经打破自身封印了,那道封印的力量极为神秘,蕴含着特殊的造化。

不仅将他们的修行资质改造的比前世还要好,而且还形成一道独属于他们的神通。

相当于某种意义上的涅槃和破后而立。

只是姜云来的匆忙,他们还没来得及展示。

“走吧,我们进去,跟这位酒剑仙前辈正式认识一下!”

姜云带他们两人过来,也是有自己的考虑。

有些事情跟酒剑仙解释起来比较麻烦,带上他们两个会更有说服力一些。

三人走进病房,姜云轻轻地喊了句:“酒剑仙前辈?”

酒剑仙听到有人来,缓缓转过身子。

见到姜云和古三通两人后,顿时瞳孔一缩。

“你们两个人身上竟然也有封印的气息!”

“这里到底什么地方?你们又是什么人?”

酒剑仙激动起来,走到三人的面前,声音都在发颤。

“还有,我死后又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凡人的身体里,还给我施加了封印……”

姜云三人互相看了看,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酒剑仙前辈,你不记得今生的记忆了?”

姜云问道。

“什么今生的记忆?”

酒剑仙皱起眉头:“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蜀山派莫一兮,在正魔两道都赫赫有名,你能叫出我‘酒剑仙’的名号,不是知道我的来历吗?”

“不错,我是知道你的来历!”

姜云点点头,心想他应该是今生的记忆受到了身为剑仙的庞大记忆的冲击,回想不起今世的身份了。

“既然知道,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死后为何会来到这里?”

“酒剑仙前辈,这里已经是另一片天地,另一个世界了……”

古三通开口说道:“想必你们也感觉到我们体内残留的封印气息了,实际上我们的封印也是今日才完全破开。”

“只不过,封印的力量极其神秘,蕴含莫大的造化,将我们的身体资质进行了重塑之后,便化作了一道独属于我们的本命神通。”

“所以,对于体内的封印你完全不必担心。”

酒剑仙一听这话大感惊奇:“这么说你们两个都有宿慧在身,而且这封印并不是恶意设下的?”

“当然不是!”

马小玲重重点头:“这一点等你破开封印之后,是真是假自然会知晓,我们两个人前世也是来自不同的世界,只不过没有前辈的世界强大。”

“至于前辈为何会来到这里,且听我们慢慢道来……”

花了整整一个多小时,三人才把事情跟酒剑仙解释清楚。

“原来竟是这样吗?佛门说大千世界,多如恒河沙数,谁能想到,我死后竟转生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

“而且我今生竟然也叫莫一兮,天意命数当真是妙不可言。”

酒剑仙拿着姜云给他的病历本,喃喃自语道。

“怪不得我对这些文字都异常熟悉,即便前世从未见过,一眼之下,就能尽知其意,原来我今生的记忆有损,受到了前世的冲击。”

而后抬起头看向姜云:“我以后真的有机会见到渊清和阿奴吗?”

“自然可以!”

姜云点点头,无比肯定的道:“前辈你都能出现在这里,圣姑和阿奴为什么不能?”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前辈尽快打破封印,重新踏上修炼之路,相信以前辈的资质,加上打破封印后获得的造化,想必很快就能重回巅峰,甚至是更进一步!”

“现在天地大变,妖魔复苏,外界一天一个样,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危险程度会超乎我们的想象。”

“所以前辈还是先为修炼做准备吧,等日后圣姑和阿奴转生到此界,你也有保护她们的能力!”

这话说到酒剑仙心坎里了,当即便连连点头。

“你说得对,我现在是应该先以恢复实力为主,不然连自保都谈不上,就算日后见到渊清和阿奴,也无法保护她们安全。”

他与蜀山剑圣不同,剑圣走是以太上无情得道,酒剑仙则是以有情道得道。

道由心而发,酒剑仙本就是重情重义之人,可惜他在被阿奴刺死的那一刻才明悟自己的道在何方。

“前辈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马小玲开口道:“我能这么快打破封印是院长帮我取来一颗龙珠,虽然镇压至阴至邪之地无数岁月,其中的龙灵已经极其微弱,但对我而言却恰到好处。”

“不知前辈有没有类似,能激发血脉或者潜力,帮助你破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