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大欢喜佛尊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整个普香寺就跟炸窝了一般。

乱哄哄的一片。

很快,就有一群大和尚们,提着刀兵长棍,杀气腾腾而来。

很多光头上还带着红艳的唇印,袒露着胸膛,一身邪淫真气虚浮鼓荡。

不必多说,定然都是刚从女香客的温柔乡里出来的。

“好啊,原来是你们,竟敢擅闯佛门清净之地!”

一个高大的和尚站出来,僧袍不整,满脸怒色的大叫道。

正是白天功德箱旁诵经的那位。

认出了姜云和马小玲。

“清净之地?我呸,淫僧给老娘去死!”

马小玲身为女子,今天的事对她刺激最大。

义愤填膺之下,伸出素白的玉手,一掌拍了出去。

只见一道圣洁的白光从她手掌上发出,轰向着这冲出来和尚。

和尚脸色一变,急忙运起真气,在周身涌出一个淡红色的真气护罩。

然而他才三阶,对上马小玲这一掌根本不够看。

只听砰的一声,真气护罩被白光击破。

和尚顿时踉跄后退,脸上涌起一阵潮·红之色,吐出一大口鲜血。

“师弟!”

其他和尚将他扶住,对姜云和马小玲怒目而视。

“好啊,本事不弱……”

“看来是有备而来,专门上山找麻烦的!”

这时,古三通放完火回来,和姜云两人站在一起,仰天大笑。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真是痛快啊,哈哈哈……”

“老夫都忍不住热血沸腾了,仿佛回到了刚入江湖的时候!”

古三通大笑着,一阵意气风发。

“你们这帮贼秃驴,吃老夫一拳!”

说话间,已经变成了金刚不坏之身。

封印破开后的古三通,修行资质得到提升,金刚不坏神功又是他前世所修功法。

短短两天便已大成。

现在他恢复到中年时的模样,开启金刚不坏之身后,悍勇无比,金黄色的拳头势大力沉,刚猛无匹。

这些淫僧虽然不弱,但他们的邪淫真气来路不正,是借助和女子欢好修炼而来的。

极其虚弱,称得上是徒有其表。

不多时,便被古三通打得半死。

便是有想跑的,也被马小玲拦下,无一例外都是断子绝孙,后果更惨。

“精严老贼秃,客人上门,你这主人招待的好慢啊。”

“我们三人等不及,杀人放火解解闷,你不会怪我们吧?”

古三通再次大笑出声,金刚不坏之身的状态下,各方面能力得到增幅。

声音传得很远。

但精严大师依旧没露面,倒是迎来了一帮满脸横肉的大和尚。

足有二十四位。

个个面色凶狠狰狞,实力比之前的和尚还要强。

虽然都是满身邪淫真气,极为虚浮,但一水的都是四阶水平。

他们摆着奇怪的阵势,口诵佛经。

真气相连,与整座普香寺的气机勾连在一起。

看起来竟也声势浩荡,肃穆庄严,真有一番佛门气象。

“大欢喜佛尊在上,请诛佛敌!”

和尚们一声大喝,普香寺的香火之气被调动,空中呈现出浓郁的粉红色。

紧接着,一尊狰狞邪恶的佛陀法相缓缓浮现。

佛陀法相盘坐虚空,双目紧闭,有女子和佛陀抱在一起。

但无论佛陀还是女子,掌心皆向上,捏着手印。

佛陀以鼻子嘴唇分割成两半,一半是青面煞气,长着獠牙的魔鬼,恐怖狰狞。

另一半则面容慈和,宝相尊严。

但不管是哪一面,都带着一种似喜似悲,似快乐又似痛苦的神情。

而女子则丰满妖娆,如一条美人蛇,缠绕在罗汉身上。

她的面部也以鼻子嘴唇分割两半,一面是妩媚妖娆,眼如秋波。

另一面则面如满月,柔和慈悲,但眉眼处尽飘飘欲仙,如迷如幻。

无尽的红尘欲气翻滚。

让人一眼望去,禁不住欲念起伏,心底邪欲丛生。

“古前辈,这次换我来,院长帮我们两个掠阵!”

马小玲说着,取出一把桃木剑:“龙神敕令,天雷除妖剑法,诛邪!”

桃木剑凌空飞起,夜空一声轰鸣。

桃木剑便带着一道巨大惊雷劈向空中的欢喜佛法相。

“轰——”

欢喜佛手印一动,青面獠牙的半边脸上,眼睛蓦然间张开。

漆黑诡异,犹如恶鬼之眼,一道红光从中射出。

桃木剑连带着天雷都被磨灭。

“咦,这邪佛法相有点意思……”

马小玲惊讶,然后又蹙起眉头:“但是这气息实在令人作呕,所以你们这些淫和尚还是死了干净。”

和尚们大怒:“无知妖女,竟敢亵渎佛尊,还不伏诛!”

然后便口诵真言:“大欢喜佛尊在上,无法无量,极乐无边……”

阵法随之变幻。

欢喜佛法相的宝相庄严的另半张脸,也缓缓睁开眼睛。

半佛半魔,极为诡异。

一掌捏着手印,粉红雾气沸腾,一掌按向马小玲。

“来得好!”

“昂——”

一声嘹亮的龙吟响起,马小玲化为一个银发银眸,头生龙角的圣洁龙女。

柔和而盛大的白光照亮夜空,带着涤荡世间罪恶的圣洁之意,神圣不可侵犯。

与狰狞邪恶的欢喜佛法相分庭抗礼,各占半边天。

“我为龙神,净化世间罪恶。”

马小玲腾空而起,声音浩渺,神圣威严。

抬起素白的手掌便迎上去。

一道通体银白的神龙凭空出现,缭绕银白圣光,与欢喜佛法相的手掌撞在一起。

轰隆隆。

强大的力量震动长空,空气都在激荡,无边气浪翻滚,发出震人耳膜的爆鸣声。

欢喜佛到底不是真身,只是一帮四阶和尚以阵法凝聚的法相而已。

终究是抵挡不住马小玲的净世神龙之威,直接炸开成一团粉雾。

二十四个大和尚如遭重击,东倒西歪,滚落了一地,口中吐血不止。

欢喜佛法相被打爆,普香寺的气机衰落,香火之气也直接消散大半。

“精严老贼秃,还不出来吗?”

马小玲落到地上,冷冷扫视四周:“再不出来,烧了你的寺,杀光你的僧众。”

这句话落下,终于有位面容宽厚的中年和尚从寺庙深处走了出来。

“阿弥陀佛!”

“贫僧与三位施主远来无怨,近日无仇,三位施主何必咄咄逼人呢?”

他双手合十,眼神非常诚恳的说道。

“你就是精严?”

古三通抱着肩膀问道。

“正是贫僧!”

精严大师点点头。

古三通顿时嗤笑一声:“带着一帮淫僧祸害良家妇女,我倒没看出你精严来!”

精严大师不恼不怒,面露悲天悯人之色:“人世间是大苦海,我让女子得到快乐,女子助我成佛,这有什么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