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无畏狮子印

“什么!”

精严大师顿时色变:“这不可能。”

“贫僧的欢喜佛力乃是以情欲根本大道修炼而来,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受到影响,我就不信你六根清净,没有七情六欲……”

他半佛半魔的面部越发狰狞起来,口中急急念诵着佛咒,伸手一指莲花法器,周身血红的火焰汹涌而出,莲花法器顿时变成一朵妖异的血红色火莲花,向着姜云爆射而去。

这是激发了大欢喜禅经的情欲本源之火。

只要沾染一缕,便会从心底被激起情欲,欲,火焚身。

“欢喜佛力对你无用,我不信佛火也没用,给贫僧烧!”

“佛火?你这不过是欲,火罢了!”

姜云冷笑一声。

探手将这血红色的火莲花抓在手里,任由火焰钻入体内。

不灭金身的霸道法门之下,统统化为食粮。

精严大师还来不及反应,血火便在瞬息间被吸收殆尽。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精严大师惊怒交加,难以置信的望着姜云:“你竟真的不受影响,难不成你六根清净,没有欲望,你是圣人不成?”

世人难逃三种火,愿火、欲,火、葬火……

愿火为信仰和希望,欲,火创造众生,葬火焚烧万物,葬灭一切。

欢喜佛火便是欲,火所化,除非是圣人,不然神仙沾上也难逃。

姜云当然不是圣人。

但不灭金身的法门太过霸道,能吸收一切力量为己用。

欲,火在他面前,当然也不够看,只能化为食粮。

“我不是圣人,但比起你这老贼秃确实好太多了。”

姜云手一捏,邪恶的莲花法器就被捏碎。

这法器与精严大师心神相连。

被姜云捏碎之后,精严大师当即心神受创,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我不信,我还是不信!”

精严大师犹如魔怔,取出金刚杵敲击木鱼。

“天女渡凡尘!”

“铛铛铛……”

声音传出,粉红雾气弥漫将姜云包裹在内。

只见一位位妖娆暴露的天女从粉雾中飞出。

艳光四射,各具风情,围绕着姜云,发出阵阵惑人心神的笑声。

要勾起他心底的欲望。

“呵!技穷了吗?”

姜云不屑冷哼。

只见他躯体一震,金色的法力汹涌澎湃,无量金光绽放。

“大轮明王神火印!无畏狮子印!”

姜云张口便是一声长啸,闷雷滚滚。

一头威武的黄金狮子出现在他身后,周身缭绕明王神火,烈焰熊熊,光明浩大。

随着姜云的长啸,也发出震天动地的咆哮声。

“吼——”

这是佛门狮吼功化作的明王九印之一。

一经吼出,粉雾和天女被吼散一空,普香寺所在的山头,都剧烈震动起来。

这是真正的地动山摇。

普香寺之中,大片建筑物倒塌,冲起漫天烟尘。

精严大师直接被吼得抛飞出去。

欢喜佛的本相都维持不住,显出原本的面貌。

他七孔流血,极其凄惨。

指着姜云断断续续道:“你,你难不成是,当世佛子?”

又指着古三通和马小玲道:“他们是你的金身护法罗汉和护法龙女吗?”

姜云不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精严大师却是痛哭流涕,满脸血泪。

“我将来是要成欢喜佛的,为何却会输给一个佛子?”

“我不甘啊,不甘……”

他恨声说着,只是声音渐渐微弱。

没多久便瞪着眼睛气绝身亡,死不瞑目。

于是,当晚,这天地大变以来,祸害一方女子的普香寺毁于熊熊大火之中。

姜云的空间之中,功德出现前所未有的暴涨。

竟然堪比当初从镇压至阴幽泉的龙珠之中获得的无主功德之力。

可见这普香寺的危害之深。

姜云三人并未立即离去。

而是来到焕发新生的千年菩提树前。

精严大师死后,普香寺的诡异情幻气机散去。

这一棵菩提树却越发佛意盎然,短时间满树都长出嫩绿的叶子。

一缕缕佛光流转,寺中烈火不能近,飘散出丝丝缕缕的清香之气。

像是先前生长环境受到压制,如今得到解放一般。

见姜云等人过来,便释放出一缕善意。

似乎在感谢他们。

只是他的灵智还极其微弱和稚嫩,像个小孩子。

姜云轻抚树身,告诫道:“以后修炼有成,不要为恶!”

菩提树枝叶摇晃,轻轻回应。

姜云三人便笑。

等他们要走的时候,菩提树竟然又拦住他们。

而后根部的土地裂开,从中飘出金箔铸成的两页佛经。

姜云接过一看,一页是「大欢喜禅经」,另一页是与欢喜禅相关的法器以及阵法。

“这不是精严那老贼秃的吗?你从哪得来的?”

姜云感到奇怪。

菩提树很快回应。

姜云一愣,随后失笑:“啊?是你用树根偷来的?”

原来时菩提树在此地生长千年,根系遍布整座普香寺。

但有了灵智后被情欲之气荼毒。

今日趁姜云三人来找精严大师的麻烦,便将他的两页功法偷了来。

“不过你是佛门圣树之一,怎么能说偷呢?”

“要说这件东西与你有缘才对!”

姜云拍了拍菩提树身,笑道。

古三通两人也跟着笑。

“既然你送我东西,我不回点礼也不合适。”

姜云想了想,见它佛性极强,便将几道佛门武功连带着大轮明王神火印传给了它。

菩提树顿时高兴无比,像个孩子一样摇晃枝叶,手舞足蹈。

“好好修炼吧!”

而后,三人便下山去了。

“院长,你先前说法力,这法力就是仙道的力量了吧!”

向山下走着,古三通问道。

姜云点点头:“不错,是仙道的力量。”

“古前辈你现在刚刚重修金刚不坏神功,虽有先天真气,但仍旧属于凡人范畴。”

“也就是「丈六金身」的神通,不然仅凭金刚不坏之身,是完全无法与那老淫僧的抗衡。”

“等你修出了法力,「丈六金身」威力更大,老淫僧的欢喜佛力也会被你压制。”

古三通顿时恍然。

姜云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已经将「金刚不坏神功」推衍到仙道功法层次,你们两个试试能不能修炼?”

“凡俗武功推衍到仙道功法?”

古三通和马小玲当即无比震撼的看向姜云。

“不错。”

姜云应了一声,便把不灭金身第一重传给两人。

古三通曾将一身功法毫无保留的传给他,马小玲更是救过他一命。

他自然也不会小气。

少顷。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皆是摇头:“不行的院长,这门功法我们完全没法修炼。”

“一想试着参悟,便心神剧震,强行去观看,恐怕会心神受创,伤到自己。”

姜云闻言,眉头紧锁:“怎么会这样?”

这个时候,空间传来器灵虚弱的回应。

“认主之后,根本功法无法共享。”

姜云顿时瞠目结舌。

回神之后,只能对古三通和马小玲歉意的摇摇头。

“我倒是忘了,这门功法是根据我体质推衍的,恐怕不合适其他人。”

古三通两人听后,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然后就是无比感动。

他们知道姜云来历不凡,却也没想到,他会对自己两人毫不保留。

把所修功法都传给他们。

这种气度,当真令他们既感动又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