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天地失色,白骨琵琶

远处。

漫天红花飞舞。

一顶大红花轿御空而来,抬轿的竟然是一个个纸人。

脸庞涂着腮红,鲜艳如血,带着邪魅阴森的笑意,身披大红衣服。

胸前挂着大红花。

四名花童提着纸篮子不断往天上飘洒红花,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

仔细一看,却见花童身后,长着一只只毛茸茸的尾巴。

“是鬼新娘。”

姜云露出沉凝之色。

当初在山中以法眼观望这里的时候,就曾见到过凤冠霞帔,新娘打扮的女鬼王。

和另一位白衣女鬼争夺幽冥神水。

没想到,刚要接近,便惊动了其中之一。

“姥姥,就是他。”

“就是他当初伤了我的神魂。”

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古怪的戏腔戛然而止,大红花轿就从天上缓缓降落下来。

落到姜云一帮人面前。

“便是你,伤了我的玉儿吗?”

一个女子开口说道,声音酥媚入骨,撩人心弦。

“是冲我来的。”

“我曾重创过一个纸人。”

姜云对身边的其他人解释道。

当时有纸人盯上了秦茹雪,欲要图谋不轨。

而且遇到他的时候,还以秦茹雪的形象来迷惑他。

结果被他打伤逃跑。

“你的手下,曾要害我朋友。”

“我不杀她,已经称得上大度了。”

“还想报仇不成?”

姜云冷然开口。

他已察觉到来者不善。

张无忌等人也跟着戒备了起来,各自神光积聚。

准备动手了。

“伤我婢女,搅我好事。”

“今日又来擅闯禁地。”

“还敢大言不惭,质问于我。”

“哈哈哈……”

花轿内的女子长笑一声,如魔音贯耳,令人心神大乱。

这本就是个超越六阶的女鬼王。

在至阴幽泉之中得了幽冥神水之后,实力更加可怖。

一声长笑,便让人气血浮荡,心神不宁。

砰!

轿帘轰然被一股强风吹开,一道红衣从中飞出,猎猎作响。

“天地失色!”

“都给我死吧!”

一刹那,天地变了颜色。

仿佛一块块干枯褪色的墙皮簌簌而下。

月光,阴雾,妖魔,皆不可见。

满目的灰色,天地都在倾倒,在倒垂。

姜云等人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动了。

无论肉身,还是灵魂,都如同坠入泥淖。

就连思维都变得迟钝、迟缓了起来。

神通!

是女鬼王的神通!

而且在她的神通笼罩范围之内,不仅天地失色,一副天崩地裂的景象。

其他人的神通都不能用,仿佛被死死的压制。

或者说天地失色神通笼罩的范围,成了她的领域。

她就是这方领域的绝对主宰者,任何人不能反抗她。

“神通不能用了!”

古三通等人顿时惊骇至极。

他们不像是姜云,一身实力大半都是靠神通来发挥的。

神通不能使用。

那就比断了左膀右臂还要难受。

“剑翼!”

轰然一声,一双巨大的金色羽翼在姜云背后张开。

与以往的真气化翼不同。

现在的羽翼犹如实质,羽毛都是一柄柄金色的长剑所化。

刹那间狂风大作,剑气冲霄。

姜云翅膀一扇,冲天而起。

三滴太阳真血所化的太阳神力。

以及不灭金身所修出的法力交织在一起轰然爆发。

冲开了‘天地失色’的束缚。

天地失色之下的灰色天地之中。

姜云像是陡然升起一轮太阳,照耀四方。

“十万八千剑!”

姜云爆喝一声。

天穹之上,一双金色的羽翼之上,突然爆射出一柄柄黄金神剑。

那是剑翼的‘羽毛’所化。

刹那间,森然剑鸣响彻云霄,失色的天地间杀机惊世。

每一把都在吞吐剑芒,散发无比炽热的能量,汇聚在一起,成为一道金色而炽热的神光冲天而起。

仿佛无尽的火山爆发。

漫天都是黄金神剑,每一柄剑都长达数丈,剑锋森寒,杀气冲霄。

十万八千剑。

犹如一片黄金神剑化作的海洋,向鬼新娘倾泻了过去。

“哼,太阳之力,令人厌恶的家伙。”

“换做以前或许畏你三分,现在嘛,呵呵……”

红盖头下,女子轻笑一声。

舒展两只葱白纤细的玉手,每根手指带着狭长的指套。

鲜血般艳丽,犹如一双鬼手。

她怀中抱着一个琵琶,是白骨琵琶,不知什么生物的筋做的琵琶弦。

只是不太完整。

仅有两根弦,还缺了两根。

玉手拨弄之际,音波慑魂惊心。

令人听之神智错乱,禁不住意识癫狂。

“姥姥,快弹「惊魂曲」,弹死他!”

“我的主弦本来都要到手了,就是他坏了我们好事!”

“弹死他!”

尖锐的女声再次响起。

姜云这才知道,这便是那‘玉儿’了。

一个白骨琵琶精。

被鬼新娘将一缕琵琶魂附身到纸人之上,去寻找合适的琵琶弦。

秦茹雪显然是被当成一根‘弦’了。

但被姜云所阻,没能得逞。

说话之间,一道道音波从琵琶上发出。

姜云的十万八千柄黄金神剑像是遭遇了泥潭一般。

竟然被音波挡住,撞出了一道道涟漪。

“大轮明王神火印!”

“无畏狮子印!”

“光明宝象印!”

姜云神色平静无波,两只手分别捏起印决。

一头威武雄壮,体型巨大黄金狮子。

和六只象牙,狰狞凶残的黄金蛮象凭空出现。

刹那之间,怒雷般的狮吼,震天象鸣响彻云霄。

向鬼新娘隆隆而去。

“好个不讨喜的小子。”

“又是太阳之力,又是秃驴法印。”

“你的骨头想必精华纯粹,炼入我的玉儿之中。定然能让我的玉儿更坚固几分。”

鬼新娘冷哼一声,白骨琵琶一转,倒弹琵琶。

铮!铮!

浑厚的琵琶音,发出刺耳的金戈之声。

又好似一根根阴毒的牛毛针,闪烁着寒光,无孔不入。

让人灵魂在颤栗,刺痛,就如同受到千刀万剐的酷刑。

似乎灵魂与肉身被琵琶音所化的小刀子,一刀一刀的割裂分离。

这是惊魂之曲。

无畏狮子印的狮子吼都被一道道音波分解抵消,化为无形。

古三通等人早已人仰马翻,倒了一地。

捂着耳朵不敢再听这琵琶音。

“果然不愧是远超六阶的鬼王。”

“这鬼新娘神通强大,法术也是莫测。”

姜云心中凛然,快速思索破局之法。

本来还想众人一起联手,定然不惧此地的诡异。

但谁都没想到,这鬼新娘的神通之强,天地失色笼罩成领域。

众人的神通都用不出来。

唰!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一闪而过。

鬼新娘琵琶一停,勃然大怒:“孽障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