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佛动山河!”

首四式之中,威力最强横的一式。

一掌拍出,神威如天倾,佛法无边,覆灭万千妖魔,无尽邪异。

“佛问珈蓝!”

高大伟岸的如来金身,手结佛印,唱出浩瀚梵音。

梵音清心寡欲,化戾气为祥和,能破除一切魔音迷惑。

这是一门音功。

一单发出,如当头棒喝。

据说狮子吼便脱胎于此。

这只是如来神掌的前四式而已,就已经拥有如此莫测之神威。

经过姜云强化之后。

更是犹如得到真正的如来本尊亲自传法一般。

威力已经超乎想象。

后面还有五式,分别为。

第五式——迎佛西天!

第六式——佛光普照!

第七式——天佛降世!

第八式——佛法无边!

第九式——万佛朝宗!

姜云意识之中的如来金身,施展出最后一式万佛朝宗之后。

脑袋后的金色光轮中,竟然出现满天佛陀,菩萨比丘,皆是跏趺而坐。

诵经声传出。

形成了浩瀚无尽的宇宙时空景象。

如来金身法相顿时变得无边伟岸,坐镇于宇宙中心,无数佛陀罗汉一层一层的。

组成佛门二十四诸天。

各居一层天。

如来金身此时,巨大的金色佛掌,一手指天,一手划地!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这个佛印结出,顿时有莫名的禅唱声响起,震动三千世界。

形成一种无敌威势,震慑诸天,大宇宙都要崩裂。

“这比从天而降的那一掌,强太多了!”

“第九式万佛朝宗之后,自然而然的就能九式合一,打出这一击!”

姜云心神悸动,既惊又喜。

整个人跟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去结那一式无敌佛印。

结果不但失了大部分气机和韵味。

就连法力都震颤,血气鼓荡。

强行使出这一式,绝对会伤到自己,受到重创。

“很好!”

“收获巨大!”

姜云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院长,我们食堂的仓库之内,进了一头妖魔。”

“气息比我们之前所见的两个女鬼王还要强。”

这个时候,赵敏声音传过来。

她提着那把黑色战剑,神色很焦急。

她之前去指点林小月修行去了。

由于是女孩子,所以两人独自去了另一处。

谁知在听到了仓库内的异常响动。

一看之下是进了妖魔。

姜云等人一听,脸色顿时大变。

“比两个女鬼王还要强,难道是堪比元婴层次的妖魔?!”

一帮人当即不敢有任何怠慢之心。

无比慎重的前往食堂的仓库。

“呼噜……呼噜……”

来到仓库外,就听见震天响的打鼾声。

一股股强悍的气息随着鼾声不断扩散出来,气机非常的慑人。

不用多说,里面定然是一头无比强大的生灵。

众人禁不住面面相觑。

这妖魔好像和想象之中的不一样啊。

“里面什么情况啊郡主?”

姜云也纳闷,问道。

这妖魔神经也太大条了吧。

就在仓库里面睡着了?

“妖魔吃了很多储存的食物,然后把我们用异果酿的酒也喝光了。”

“吃饱喝足后,就醉醺醺的睡了过去。”

赵敏小心翼翼的瞟了仓库一眼,轻声说道。

姜云顿时愣了一下。

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空间的食物在昨天就被取了出来,毕竟林小月和高要封印未破都还是普通人。

总不能吃什么东西都要他从空间往外取吧,太麻烦了点。

他率先走进去一看,浓郁的酒味混合着土腥味扑鼻而来。

就见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脑袋上没有几根毛发,躺在土堆之上呼呼大睡。

嘴角还淌着晶莹的口水。

土堆之后是个大洞,周围是水泥块,里面很幽深。

这妖魔显然是从地底下挖洞过来的。

“是个化成人形的妖魔。”

酒剑仙进来后,一眼看出了问题。

“也确实妖魔,但妖魔气息不太浓郁,应该是有异种血脉,是以顺利化作了人形。”

“察觉到医院有人气,也没有做出伤人之举。”

“而是来这里偷吃东西,偷喝酒酿。”

其他人也愣了愣,这妖魔气息太过强大,绝对能堪比元婴层次。

只是没有一来就吃人,而是把仓库里的粮食都吃干净了。

什么稻米、小麦、玉米等一粒不剩,全部吞进了肚子里。

“你们……”

“你们,要干什么?”

那大汉察觉到了有人接近,睁开迷迷瞪瞪的醉眼,发问道。

只是语言奇怪,除了姜云会兽语,其他人听不懂含义。

“不干什么。”

姜云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不过这里是我们住的地方。”

“阁下能不能让一让?”

“你们的地盘?”

“不可能!”

大汉晃了晃脑袋,有点晕乎乎的说:“这明明是我的地盘!”

“方圆千里,都是我丘阳的地盘!”

丘阳?

姜云眉头一挑,以太阳真血的力量运转双目,看了过去。

这一看之下,顿时心中了然:“原来是一头大蚯蚓妖魔化后所变。”

器灵:“是蚯蚓,不过是一条特别的蚯蚓,体内携带一丝神兽蛐蟮的微薄血脉。”

神兽蛐蟮?

姜云疑惑。

随后器灵传给他一道信息,让他明白了过来。

一般来说,都会把蛐蟮当成蚯蚓的另一种称呼。

其实不然。

远古时期,蛐蟮也是一种神兽。

一出生就能断肢重生。

强大的蛐蟮更是拥有不死之身。

就算实力比蛐蟮强大的,也很难将其彻底杀死。

甚至有传说混沌第一条蛐蟮是三千神魔之一。

盘古开天地之后成为鸿钧老祖。

这当然只是一种说法而已。

没有人能够证实。

不过却足以说明蛐蟮的不凡之处。

“怪不得没有一上来就吃人,原来是有神兽血脉。”

姜云嘀咕一声。

然后看向丘阳:“方圆千里是你的地盘,你怎么证明?”

“我是一族之长,还需要向你证明吗?”

丘阳挠了挠大脑袋,鼓着迷迷瞪瞪的醉眼,跟个二愣子一样晃着身子站了起来。

“你这个人类,是在挑衅我吗?”

“你是不是想打架!”

这话一说出口,瞬间就有一股磅礴厚重的气息爆发出来,令人胆寒窒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