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邪道势力

来者不是妖魔。

是人类。

身披黑袍,恶魔面具遮脸,鬼气森森。

速度奇快,形如鬼魅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残影来到姜云跟前。

将他团团围住。

为首的人取出一枚玉簪。

取出的一瞬间,玉簪光芒大放。

“圣使要的人就是他,没错!”

“抓住他!”

为首之人一挥手。

唰!唰!唰!

数道森冷漆黑的铁链从数个黑袍人的袖子飞出,向他缠绕了过来。

“是修行者,最弱的都有五阶的实力……”

“真下本钱啊!”

姜云冷冷一笑。

“大轮明王神火印!”

“无畏狮子印!”

姜云单手捏拳印,一拳轰出,瞬间就有炽热的金光炸开。

巨大无比的黄金狮子凭空出现。

威武雄壮,凶威慑人,熊熊火光燃烧半边天际。

仰天发出一声巨大的狮吼。

“吼!”

一吼之下,强大的神能爆发出来,无数金色涟漪扩散蔓延。

一根根森冷漆黑的锁链当即爆碎。

数位黑袍人当即被这一声狮吼,吼得肝胆俱裂,面具都炸裂开来,七窍流血而死。

“你……”

“你等着吧,尊主不会放过你的。”

为首之人满脸是血,临死之前怨恨无比的瞪着姜云,咬着牙说道。

“圣使?尊主?”

“不会放过我?”

姜云捡起为首黑袍人掉落在地的玉簪,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不知道这些人是因何而来。

“近段时间,我好像并没有得罪过谁啊?”

姜云挺纳闷的。

想不通之后,就带着小黑回到青山精神病院。

接着又向酒剑仙讨要了一门妖修的功法。

是仙剑世界六界之一的妖界之中的功法。

姜云推衍了一番,传给了小黑。

让它也能够跟着修炼。

“以后我还能见到主人吗?”

小黑狗期盼无比的问道。

姜云摸着它的头,无比肯定的道:“当然能够见到了。”

“只要你好好修炼,快点变得强大起来,总有一天能够见到你主人。”

“嗯!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

小黑欢快的摇着尾巴,汪汪叫道。

姜云原本心里对秦茹雪也很担心。

不过听到小黑说秦茹雪和包婆婆是被一头九色鹿带走的之后。

心里就不再那么紧张了。

没别的,九色鹿至少不是什么邪恶的生物。

也不是鬼新娘那种邪异鬼物,动不动要把人炼成琴弦之类的。

随后又取出玉簪。

感受到他的气息之后,这玉簪顿时放出耀眼的光芒。

“玉簪之内蕴含我的气息。”

“能够让人找到我的所在。”

“到底是谁呢?”

姜云呢喃一句,满心的疑惑。

不过也不难看出来,这玉簪应该是某位女子的贴身之物。

还带着丝丝缕缕的发香。

勾人心魂。

“就让我来看看是谁在背后作怪。”

“竟然还说不会放过我?”

姜云心中想着,就运起从张无忌处得来的茅山咒术。

能够使用头发、鲜血或者贴身之物。

进行诅咒。

当然了,在姜云进行强化推衍之后。

威力就变得更加强大了。

也能够进行寻人。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九耀真元天灵开,玄台紫冠通吾神,灵符所到处,万里无遁形,急急如律令!”

只见姜云在虚空画出一道玄奥的符文。

口中一边念诵着咒语。

符文勾勒完成之后,一道金光闪过被姜云一指。

瞬间打入玉簪之中。

“显踪!”

哗!

玉簪顿时漂浮起来,白光更加耀眼夺目起来。

少顷之后,一道神光从玉簪冲出,照射到天上。

只见一副画面缓缓映射在半空之中。

这是一个白衣女子,坐在水潭边上,满头青丝垂落,一双雪白的玉足浸泡在水潭之中,轻轻荡漾着,四周白雾弥漫。

哗啦啦的溪水流淌之声传来,朵朵花瓣飘荡在水中。

画面异常唯美。

这个白衣女子仅仅露出后背就给人极其惊艳的感觉,犹如天仙一般缭绕着圣洁的霞光。

这时候,她似乎心有所感一般。

倏然间转过身。

一双纯净迷人的眼睛,犹如一泓秋水,明亮清澈。

完美的玉脸,秀美绝伦,带有一股轻灵之气。

肤如凝脂,玉臂欺霜赛雪。

此刻她鲜嫩欲滴的红唇微张着,颇为惊讶四处探寻着什么。

随后淡淡的蛾眉微微蹙起,似乎在疑惑。

显然是察觉到了有人窥探。

“是小卓吗?”

“来到姐姐这里,也不打声招呼……”

女子轻声呼唤着。

但话说着,却非常戒备和谨慎的一挥素手。

周围无数的桃树变幻着阵型。

漫天桃花纷纷飞舞飘落,一股股粉色弥漫出来。

遮掩住了一切景象。

除了粉色的雾气,姜云再也看不到其中的任何东西。

“原来是她!”

“那个白衣鬼王……”

虽然再看不到了,姜云却也认出了这女子是何人。

“是她在背后使坏。”

“让人对我来抓我。”

“这鬼王掳走了夏凝萱,难不成是从夏凝萱处知道我的?”

“夏凝萱为了保命,泄露了我的一些信息?”

“还是说白衣女鬼王在夏凝萱身上用了其他手段……”

姜云想到这里,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夏凝萱知道他们一些隐秘。

但绝对不是太多。

姜云倒是不担心夏凝萱会出卖自己。

他更担心的事白衣女鬼王用了别的手段,从而推测出了他身上的特别之处。

比如……

搜魂!

搜魂能搜到人的潜意识之中的东西。

就算是姜云之前在剧组中,夏凝萱昏迷后,对韩枫做的一些事。

恐怕都能搜的出来。

而这些,夏凝萱本身只有模糊的潜意识,并不会清楚的知道。

但是搜魂却很大概率上能办到。

“从现在来看,夏凝萱多半是被搜魂了。”

姜云手拿着玉簪,心中想道。

因为这玉簪上有他的气息。

这一点,太过匪夷所思。

还有就是之前的黑袍人所说,他们所谓的尊主不会放过自己。

“这又是一方势力。”

“有鬼王,还有黑袍鬼面的人类。”

“通过气息来判断,应该是邪道的修行者。”

“主尊,圣使……”

“还真是令人有些头疼。”

姜云叹息一声,站起身来。

现在从推断出的一些信息来看,他已经被一个邪道势力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