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犬神诀和花裤衩小黑

姜云忍不住哈哈大笑。

然后又给小黑狗喝了一点幽泉之水掺杂玄阴真水的酒。

小黑喝完之后,整个狗已经不是狗了一样。

整个狗人立而起。

两条后腿飞快的在院区里跑着转圈,张着嘴吐着舌头喷出两道白气。

姜云酿的酒已经成灵酒了。

其中蕴含的能量过于旺盛,小黑根本消化不了。

直接就被溢散了出来。

通体毛发都炸着,每一根毛发都在发光一般。

“汪,汪,汪!”

“天在转,地也在转。”

“世界在因我而晃动,而颤栗……”

“世界是我的!”

小黑大叫着。

姜云又出手帮他消化了药力。

之后,又反复了几次。

小黑的体型已经变得大了两圈,非常健硕有力,四肢非常粗壮。

叫声都变得洪亮不少。

“院长。”

“当年蜀山的镇妖塔就有一只守门犬。”

“那只妖犬的修炼功法我还有,用不用传给这小家伙。”

酒剑仙见姜云和小黑玩得非常欢乐。

就走过来说道。

“可以啊!”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姜云顿时感到惊喜。

他之前问酒剑仙要了两样妖修的法门。

但并不是犬妖修行的,也没提是给狗修炼的。

现在酒剑仙一提出来。

他才想起来锁妖塔里面还真有一只守门的犬妖。

当初李逍遥和林月如进锁妖塔去救赵灵儿的时候。

就遇到了那一只犬妖。

开始是一只可爱的小狗,后来摇了摇铃铛,就变得非常巨大。

一度成为姜云前世童年的心理阴影。

瞄了眼小黑脖子上的金铃铛。

这下算是派上用场了。

不过在查探了一番酒剑仙所传的妖犬所修法门之后。

姜云又觉得不太满意。

“太野蛮和落后了,还是再强化一下吧。”

“融合进之前的妖修法门,推衍出一门适合犬类修行的法门。”

“让功法尽量还是向真正的妖族修炼法靠近。”

“而不是去修炼成妖魔。”

这样想着。

姜云花费了二十万两功德给小黑推衍出一门「犬神诀」。

分为「天狗啸月」和「天狗食日」两部分。

上半部分为「天狗啸月」。

下半部分为「天狗食日」。

能够不断提升血脉之力,最终成为天狗血脉。

非常的强大。

姜云传给小黑之后。

小黑顿时狗脑袋瓜子嗡嗡的,只觉得乱糟糟的一片。

信息量太大了。

小狗脑袋瓜子一时间消耗不了。

差点昏厥过去。

姜云只好把下半部「天狗食日」封印起来。

只留下上半部分「天狗啸月」的功法。

小黑顿时感觉好了一些。

迷迷瞪瞪的张开眼睛,望着姜云汪汪叫着。

“大哥哥。”

“我好像做了个梦。”

“我变得好大好大,仰起头来大叫一声,月亮都被我吓到了。”

“那月亮又大又白。”

“就像一个刚出锅的肉包子,我一口咬下去。”

“直接把月亮啃成了一半。”

小黑这般说着。

两只眼睛炯炯有神,一副得意洋洋,神气无比的样子。

“哈哈哈……”

“小黑真是厉害啊!”

姜云搓了搓它的狗头,表扬了小黑一番。

知道这是「犬神诀」的上半部分,「天狗啸月」的传承功法所致。

高级的功法都有这种修炼到大成的画面一样出现。

这其实是一种配合功法的观想法门。

也能够形成一种强大的法相。

“好好修炼。”

“以后别说月亮了,就是太阳都能一口给他吞下去。”

姜云哈哈大笑着。

“对了。”

“你现在长大了。”

“也会修炼了,不能再这样子了。”

“我给你做一件衣服穿上吧。”

姜云说道。

“好。”

“谢谢大哥哥!”

小黑一听要有衣服穿了,非常的高兴。

于是姜云沉吟了一番。

就给他弄了个花裤衩,穿在了身上。

“怎么样?小黑!”

“炫酷不炫酷?”

“要是有个墨镜的话,那简直帅呆了!”

姜云施展法力,给小黑照着镜子问道。

“炫酷!”

“太炫酷了!”

“我好喜欢这件衣服!”

小黑狗顿时开心的汪汪大叫,围绕着姜云转着一圈又一圈。

亢奋无比。

姜云又逗弄了小黑一会。

就带着它到防空洞里面一起修炼。

现在的防空洞成了姜云的私人洞府。

其他人一般都在后山自己开辟了山洞,作为自己的洞府。

像是张无忌夫妇这种。

更是需要私人空间。

医院的房间和宿舍,对于他们而言都已经不重要了。

还不如自己搭建洞府来的舒服。

姜云带着小黑进入洞府修炼。

当天晚上的时候。

一个个自称为御兽使的黑袍鬼面人出现在青山精神病院附近。

他们一个个吹着奇怪的笛子。

笛音袅袅,充满异域风情。

笛声传出去不久。

只听轰隆隆的巨响。

大地之上鼓起一个个土包,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伴随而来的。

还有奇怪刺耳的‘吱吱’声。

“这所精神病院果然有异常。”

“我们在外面竟然感觉不到里面的丝毫有人类的气息。”

“太过奇怪与不可思议了。”

领头的御兽使低声开口说道。

“不过有掘地虫在,掘地三尺都不是问题。”

“他们隐藏不住了。”

这样说着,恶鬼面具下面露出森然的笑意。

然而这个时候。

地底下的不远处,丘阳正迷迷糊糊的喝着酒呢。

突然有一条条五颜六色的犹如巨蛇一般的大蚯蚓跑过来,向它打起了报告。

“什么?”

“有外来者入侵我们的地盘?”

“反了他了。”

“哪个不知死活的,胆子这么大!”

丘阳甩了甩光溜溜的大脑袋,鼓着眼睛就站了起来。

脚步一踏。

轰然化作一道土黄色的神光在泥土之中爆射出去。

电光火石之间。

就望见了前方一个个焦黑的大洞。

散发着刺鼻犹如硫酸般的味道,还残留着一摊又一摊的黏液,带有剧烈的腐蚀性,非常之难闻。

不远处还有一条条体型略小的蚯蚓尸体。

只剩焦黑的长条了,尸体被严重腐蚀,血液都看不到,死状极惨。

“啊啊啊!!”

“虐杀我的儿郎,我要灭了你们!”

眼前的场景直接让丘阳眼睛一下变得猩红如血,充斥着暴虐狠厉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