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血债血偿

百人骨,需要对半男女骨块,这样可以做到阴阳调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极为苛刻且令人难以接受的过程。

练百骨之人,必须吃食取骨块死者肉以及心脏。

两者缺一不可。

先前林建跟我说过。

吴裘吃死尸,我还没反应过来。

现在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要吃腐尸了。

听他的意思,我爷爷跟他好像有仇。

有百人骨在场,连我爷爷都不是对手。

可以想想一下它有多厉害。

吴裘抬眼看向紧闭的大门。

右手一晃,出现一条没有开齿的钥匙。

就见他钥匙眼里拧了几下。

咔!

大门应声而开。

他带着百人骨溜进了林晓怡家里。

只要他进了那个门……

我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掏出钥匙,在门口看着他进了某个房间,我才进来用钥匙反锁。

林晓怡家一楼到三楼都有防盗网,楼顶装了铁门上锁。

想从这栋楼出去。

只有大门跟后门。

那具百人骨好像还能分辨出某个人的特殊气息。

否则不可能确定阿狗在哪个房间。

现在,就等信号出现。

我抬头看了眼楼上,整栋楼都静悄悄的。

“汪!!!”

偌大的主厅当中,忽然出现一声狗叫。

“卧槽,幻术?”

房间里,响起了吴裘的惊叫声。

里面传来一阵异响后,百人骨开门蹿了出来。

动作已经比之前灵活许多。

接着是吴裘翻身出来。

最后才是大黑狗龇牙咧嘴蹿出。

不仅如此,楼上也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不到一分钟。

客厅已经摆开了三股势力。

村民以及林晓怡堵在楼梯口。

黑狗半伏在门边,紧咬牙关,还发出低吼声。

吴裘跟百人骨贴墙而站。

算上我,应该是第四股吧。

其实不然,就分为两股势力。

看到大家都到场了,吴裘表情有些许的错愕。

似乎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出现迎接他。

虽然村民看到百人骨,个个都不敢靠近。

但只要他们看清楚某些人的行径,足够了。

“为什么会是只狗?”

吴裘看向我。

我呵呵一笑。

转身走到那只黑狗身旁。

“黑狗对邪祟特别敏感,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要让一只黑狗变成人,你不是比我更清楚?”

大家都是学的玄学,不解释他都明白。

“不可能,你根本没那么多时间布局!”

吴裘当即否认了。

因为布置一个让大家都陷入幻觉的局。

还不让别人发现,这太难了。

毕竟是整个马湾村的范围。

并且一个人布局,根本兼顾不到。

我摇摇头。

“我不是带了很多人进来吗?你瞎了?”

吴裘一愣。

似乎想明白了。

“其实这不过是个很简单的陷阱。”

“只要稍微用点脑子都知道这是个局。”

“可惜……”

“你太自信了,当一个人以为他掌控全局的时候,就会有致命的缺陷或者缺点。”

“疏忽就是最致命的!”

我摸了摸黑狗的狗头。

随后从黑狗的下巴扯下一张黄纸。

上面是我画的八字符。

这个八字就是我挑选十五年前到二十年之间最好的八字。

吴裘肯定不会错过机会。

所以才有了目前的一幕。

“吃尸体,取骨头,一百零三具男尸,一百零三具女尸!”

“共取两百零六块骨头组成百人骨。”

“还有,你用同样的方法杀了吴有才、林嘉怡、林珑!”

“刚才若不是黑狗,他现在恐怕已经变成干尸了吧?”

吴裘咬牙切齿。

似乎对我的态度非常懊恼。

“你血口喷人,真正害死他们的是你这个扫把星。”

“如果不是你,他们也不会出那样的意外。”

“大家不要相信他说的话。”

强行解释。

但是所有在场的村民都盯着他身旁的百人骨。

两百零六个人的骨头组成。

看上去的确怪异非常。

更别说他只是骷髅,没有内脏、没有筋、没有眼睛。

浑身空阔无比,这样的东西都能站起来。

简直就是有违常理。

我第一次见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毕竟那都是传言中的特殊大杂烩。

“就算你能狡辩,但是……”

“你吃尸体,不就是为了这骷髅吗?”

“谁才是真正的扫把星,你心里没点数吗?”

“今天晚上我特意叫人布局,你不会以为是我出钱请人故意要弄你吧?”

就算村民不相信我的话也无所谓。

这里是林晓怡的家。

“还记得你最后一个被你吃掉的尸体吗?”

“王家村坟坡!”

“那可是王广源的父亲。”

邻村的有钱人,马湾谁都知道。

吴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在附近甚至更远的村子为所欲为。

不少人对他很反感。

尤其是听说他吃尸体后,根本没多少个人肯接近他。

就算是他一直想倚仗的侄儿,根本就敢跟他说话。

尤其是在吴裘笑的时候,牙缝中还塞着肉丝。

那简直就是噩梦,谁知道那牙缝中塞的是腐肉还是什么?

当然,这是我想象中的吧。

只是听林晓怡说过吴有才的事。

“你把王广源父亲的尸肉吃了不说,还把人家父亲的腿骨给打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们炎黄子孙,能够讲究完整无缺、体面下葬、落叶归根。”

“谁又想死无全尸?”

所以,就算马湾村的人不收拾他,王广源也不会善罢甘休。

我拿出手机翻了个号码打出去。

“计划顺利,你们可以带人进来了。”

说完就挂。

吴裘脸色铁青的看着我。

似乎知道撞钢板上了。

“吴裘,你不是人,不放过你侄儿算了,还把我女儿杀了。”

“今天你必须付出代价。”

“把他打死分尸埋了。”

村民虽然害怕,但可能是听不下去了。

吴裘做的事的确不是一般的过分。

“血债血偿,看你今天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晓怡的脸色惨白。

似乎也在害怕那个骷髅人。

我现在就想看看吴裘还有什么可说的。

有时候光是有个百人骨,也行不通。

“哈哈……”

“很好很好,常寿,想不到你爷爷那个老不死能把你培养成这样。”

“我是吃尸人…没错!”

“但我也想说个事儿。”

“既然我是吃尸人,那你爷爷算什么?”

“我吃尸体而已,在我手里也就那几条人命,你爷爷呢?”

“那他就是个杀人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