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替我收尸

棺材彻底还原。

我肯定不可能在昏厥中跑过来重新组装。

也不会有别人会跑到我家来。

因为我出生的时候还有八岁那年生日,家里来了报丧鸟跟乌鸦等东西。

所以村里人跟我们家来往甚少。

我就更不用说了,全村小孩都说我是短命鬼,没人愿意跟我玩。

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林晓怡!

她居然会帮我重组棺材,这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的。

难道我当时陷入了幻觉?

那也不可能,木条还在旁边,上面的灰尘也有不少指印。

由此可见,并不是我幻觉。

看来有些东西我没有猜错。

奈何,造化弄人!

我没有在家多做逗留,锁上门回了棺材铺。

回到棺材铺,他们几个都已经洗漱吃了饭。

我把两人叫到房间,把书交给李东山。

交代他注意的东西后。

“怎么样,吃的住的习惯吗?”

“很好,云哥对我们很好。”

“是啊,云哥还说给我买衣服呢。”

后面的话是李雪琪说的。

我点点头。

“那就好,东山,你好好学。”

“雪琪,你考虑的事怎么样了?”

我看向小女孩。

她犹豫不决。

“云哥说,那个神婆不在城里,店里伙计半个月才去一次神婆家里。”

“我不想跟哥哥分开。”

“要不…我也跟哥哥一样,拜你为师啊。”

跟我做同行?

可是我看她的面相,并不适合做道士,外内阴柔,比较适合做神婆。

至少对问米的事最为擅长。

玄学有太多的东西要学。

不是不可以,只是速度太慢,就算拖不了我的后退,也会对李东山有所影响。

所以我摇摇头。

“如果可以的话,早就跟你说了。”

“我听杨云说神婆是很想收个徒弟,奈何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接受,神婆这个职业。”

“你很有潜质,等你学好了,到时候再搬回来为未尝不可。”

我摸了摸她脑袋。

“长大的人,会自己独立,学会独立才能自力更生,你在家不也这样的?”

这是我猜的,像她这样,在家不独立,恐怕每天都要遭受皮鞭之苦。

她低着头,好一会才对我点头。

“好了,你先去外面玩,我跟你哥哥还有点事商量。”

我拍拍她的肩膀。

李雪琪弯腰行礼。

“那我这两天就去拜师学艺,到时候一定可以独当一面。”

独当一面…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必须要面对的吧。

李雪琪出去后,我抬头看着李东山的眼睛。

“你应该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吧?”

李东山一愣,显然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是说你们兄妹之间应该分得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吧?”

我重复了一遍。

他还是有些不清楚的问我“师父…难道是嫌弃我们是农村出身吗?”

我听着有些急眼,这货悟性这么差吗?

“我是说,你们兄妹没有节外生枝吧?”

“你们可是兄妹,可别给我闹出什么幺蛾子。”

李东山算是听明白了。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我。

“师父,你想多了。”

“她是我妹妹,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啊。”

“我怎么可能…”

“这么说吧,这丫头平时在家受委屈就会跑到我家跟奶奶抱怨。”

“我奶奶重男轻女,肯定不愿意听啊。”

“那她不就天天跟我抱怨咯。”

“在家里,也就只有她跟我关系好一些。”

李东山说着说着,表情就淡下来了。

“其他人都说我没有爸爸妈妈,不愿跟我接触。”

这个我理解,虽然事情发生不同。

但是待遇是一样的。

我在我村里也不受待见。

不过我这是给他敲警钟。

只要他明白就行。

“不说那些不高兴的事了,师父,你想到对付魍魉大仙的事没?”

“早就想好了,只是能那天到来。”

“不过…”

我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他们那样对你,你还义无反顾的帮他们,为的是什么?”

我就是有点不明白,这事儿若发生在我村里,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是我无情,而是他们过分。

我没有必要为一些没有意义的事而浪费我有限的生命。

“没有为什么,他们是我的亲人,是我的长辈。”

“如果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我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袖手旁观。”

我恍然点头,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由。

我没有理由。

“你先回去看书吧,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来问我。”

李东山小小年纪就懂得知轻重,这点让我很惊讶。

很多十五岁的少年,只有叛逆。

只有经历过更多,才懂得其中的道理。

不过那些只是有个亲情的名义,却从没履行过任何亲情责任的人不同。

说得再直白一点,陌生人对我都比他们对我要好千百倍。

杨云那边传来好消息,他已经找到了符合条件的人家,明天才去沟通。

我全权交给他去谈,今晚上女鬼早早就来跟我询问情况,之后又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守夜。

重新开张,生意当然没有以前那么好。

我趴在桌子上打盹,这些天是真的累。

再加上今天身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让我很虚弱。

不知道时间几点。

一阵阴风把我从梦中冷醒。

我抬起头来,却被眼前的东西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滚下来。

店内飘着一只女鬼,就在货架旁边。

鬼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它的脸,血肉模糊,根本不成人形。

并且脑袋还是扁的。

那场面简直触目惊心。

“你干嘛?”

我几乎下意识的问它。

忘了我自己是什么身份。

“我死的好惨……”

声音非常瘆人,连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多惨。

这肯定是车祸爆头。

“我知道你死得惨,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去。来这?走错片场了吧?”

再说,我不会开车,去哪都是叫的网约车。

不可能是来找我报仇的吧?

“我来托你帮我完成最后的心愿,不知道长可否?”

我松了口气,还以为我杀人了呢。

“哦,这个可以有。”

“只要价钱合适,可以考虑。”

“你有什么心愿尽管说,只要我愿意帮你做。”

女鬼抬起头来,那血肉模糊的样子让我不敢直视。

太惨了。

“我死的好惨…”

我连忙打断它的话“得得得,直入主题!”

“想请道长替我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