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尸变

原来是胖子在搞鬼?

我三步做两步冲上去,一招回旋踢,实实在在地踹到了胖子的身上。

肥胖的身影从棺材上飞下来。

嘭的闷响,帐篷侧边的帐篷布发出巨大的响声。

“死胖子!”

我打开一字马,从棺材底下钻过。

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

但那胖子落地后滚了出去。

我翻开帐篷布追了出去。

胖子翻起来拔腿就跑。

我起手扔出匕首,让他跑了,指不定等下要出什么幺蛾子。

唰!

匕首扎入黑影中,灯光不明,分不清扎中了什么位置。

“胖子,有什么恩怨你冲我来,别捣乱!”

黑影更是加快了速度,钻入了村中的小巷子里。

最难找人的地方就是农村,随便跑两个巷子就找不到人了。

尤其是我对这个村子一点不熟悉的情况下。

“寿仔,发生了什么事?”

黑影才消失,我妈起来问我。

中了我一刀,能否活下来都是个难题,应该不会再来搞事。

“没事,刚才有几只野猫跑过来。”

“哦,还得辛苦你。”

“这有什么辛苦的,一辈子也就帮奶奶做最后一件事。”

我走了回来,刚才我妈也睡着了。

“你再休息一会吧,晚上我来守夜就好,明天换你们忙。”

我不好掉以轻心,所以找个地方盯着棺木。

“咔咔!”

我正恍惚间听到棺材里发出声音。

是我精神太紧绷了吗?

还是对胖子太过于敏感?

一定是出现幻听了。

或者说,我太累。

身体有伤的情况下,熬了两天两夜。

我都感觉精神紧绷过头,好像要昏睡过去。

眼皮很重很重。

“咔咔!”

再次发出声音,我整个人跳了起来。

第一次可能是恍惚中出现的幻听。

第二次就不可能了。

我加快脚步冲向棺材,趴上面正想看看棺材里是什么情况。

但我才趴到棺材上,突然一个身影从棺材里坐起。

我几乎本能的后退两步,站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坐起来的身影。

“奶…奶奶?”

坐起来的,真是徐蓉,我的奶奶。

可是,我亲眼看着她断气,不可能…

“尸变?”

奶奶的双手抓住了棺材梆,脑袋缓慢的转头看向了我。

那个眼神,没有任何生气。

她开始慢慢从棺材里站起,整个棺材剧烈抖动了起来。

垫在棺材底下的凳子摇摆不定。

砰!

整个棺材落地,棺材梆翻到一边。

把正在睡中的爸妈吵醒。

“发生什么事?”

我爸最紧张,虽然还在睡眼朦胧状态。

“啊!”

我妈惊叫了声,她抓着我爸的衣服指着奶奶。

“她…她她起来了,妈起来了!”

我都搞不清楚状况,鬼我见过不少了,但是行尸还是第一次见。

我小时候见过几次丧事,看到那些人做法事,我一直以为他们在为死者叫魂。

以为在出殡前能醒来的人,就是成功的,需要下葬的人就是救不活的。

后来有一次,一个对我没有偏见的叔公死了,我还傻傻的跑到祖厅门口叫叔公快点醒来。

结果叔公的家属差点把我屁股打得两开花。

后来爷爷才告诉我,丧事中如果死者若是站起来的话,那就不是人。

而是行尸或者僵尸。

要真被我叫起来,我估计就不是被打得两开花,而是要付出代价。

“阿妈!”

我爸叫了声。

“别过来,爸妈,你们先去奶奶的老房子待着。”

我谨慎的看着奶奶。

这次真如了小时候的愿了。

奶奶缓慢的转头看向我。

忽然咧嘴一笑。

一口黏糊糊的东西漏了出来。

不知道是口水还是尸液。

“寿仔,她是不是活过来了?”

活过来?

虽然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新闻。

但我可以确定的是…

这不是活过来。

“妈,带我爸去休息,等事情解决了我再找你们。”

我不想解释。

就在这时,奶奶弯腰拿起了一张长板凳。

她看得见东西,说明是被人控制了?

抄起板凳,有些僵硬的朝我走了过来。

对我的脑袋就砸。

动作干脆利落,就像她真的看到我,知道我是谁一样。

我转身躲开。

板凳从我身边砸下。

啪的声响,板凳打到地上的时候,中间出现一道裂缝。

我一脚把板凳踹开。

奶奶的左手却一巴掌甩了上来。

我双手护着脑袋。

啪!

但她的气力极大,一巴掌打在我的手腕上,震得我有些发麻。

我都忍不住退后了两步。

“走啊!”

回头还看到两人表情错愕的盯着我跟奶奶。

我连忙叫道。

我妈反应过来,才拉着我爸走。

奶奶步伐僵硬缓慢的走了过来。

我观察她身上,到底哪里不对劲的。

肯定是刚才被胖子下了符。

或者在她身上放了什么东西。

在那么短时间内,很仓促,应该留下很明显的破绽。

寿衣遮掩,解开需要一定的时间。

所以就剩下脑袋。

可面部没有很明显的痕迹。

跟死前一模一样。

那么就剩下脑袋了。

奶奶的头发又长又厚,的确可以藏东西。

我盯着她的头发看。

她的头发也没有明显的变化。

控尸,一般以符为主,跟养尸不同。

控制尸体,只需要在尸体里种符即可。

而在符术中,又有五行之分。

纸的五行属木,所以纸质符最为便宜,也最常见。

银符五行属金,为镀层锡纸一类,也有银类。

冰符五星属性为水,这种符比金属性的符昂贵,因为冰是会融化的。

即便现在有恒温,但出行不便。

火符,这是五行中最为昂贵的一种符。

它的昂贵之处是一般人用不了。

属于某种混合了白磷调配,还要用植物延续燃烧。

不过后来有人用符咒五行中火符来代替。

而且那些东西调配料也有用到白磷。

那种符为黑纸银字,风一吹,符就会烧着。

所以不可能用火符。

纸质符和金属符明显,常人能见,所以不是用的纸符和金属性的符。

而是用冰符。

因为冰符很快化掉。

但是冰符融化后,效果也会消失,除非,冰符就在奶奶的体内。

这么说,刚才她嘴里流出来的不是什么好尸液,而是冰符融化后的冰水?

我正思索间,奶奶已经来到我面前,对着我又是一巴掌拍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