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黑气触手

“不就是便宜嘛,我多得是,你占,你占就完事了!”

我咬了咬牙,感觉我额头的青筋都在跳。

说得还真踏马的有道理…

“老子好心好意照顾你,被你说成了便宜,你以为我想啊?”

“有本事你去找周子奇,看你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我差点就吼出来了。

虽然没有屎尿屁,那要洗澡吧?要换衣服吧?

便宜被她说得冠冕堂皇。

我真是醉了。

这性格也不随我呀,难不成周子奇就是这个尿性?

敲门声响起,我爸开门进来一看。

“哇,儿子,你要拆房子啊?”

“你完了,这床可是你外婆家的老古董床垫,被她看到,估计要剥你一层皮。”

我也很无语啊,睁开眼睛就被祸害成这样了。

现在我感觉自己精气神饱满。

这应该是我最巅峰的状态了吧?

还有,六丁六甲真的被我吸收到身体里了吗?

我皱着眉头,那么大的两个铃铛,难道是在肚子?

“小常,情况有点不妙。”

我正叫我爸帮我背黑锅。

雪姬来到门口对我说道。

随之礼貌的对我爸点点头,还叫了声叔叔。

这个辈分称呼,让我一阵恶寒。

雪姬的年纪,辈分差太远了。

“发生什么事了?”

她觉得不妙的事,那绝对不简单。

雪姬招呼我到走廊,她指着前方村口的位置。

“你看到了什么?”

说真的,之前没有吸收六丁六甲,我戴着眼镜才能看到邪祟。

就算是邪祟散发出来的黑气,也只是看到一些。

晚上看星空,就繁星点点,黑乎乎的。

如果没有繁星点点,我跟本就分辨不出邪祟散发出来的黑气。

然而此时,我看到星空下一片黑雾,比乌云还要壮观。

确切的说,那就是一片黑气,正在从村口上空弥漫开来。

似乎要将整个村子笼罩在内。

而在那片黑雾中,仿佛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张屋发出怪笑。

那一身的煞气,简直铺天盖地而来。

“吞噬?”

没错,那气势,就是要将整个张屋吞噬在黑雾之中。

“你今天眼睛有点特殊,是不是顿悟了什么?”

雪姬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不是我顿悟了什么。

而是我吸收了六丁六甲。

我感觉不仅仅是我的眼睛发生了变化。

还有我的身体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实力提升了不少。

别的暂时还没发现不对劲的。

“看来张雷已经打算让整个村的人陪葬了。”

“雪姬,你有办法吗?”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不解释了。

“我只能保住这个村的人性命。”

“但若是打起来,一定会殃及鱼池,所以我建议你想到办法对付它的话,尽量到没人的地方去。”

雪姬眼神坚定。

看样子她是真的打算回来报恩。

但她想如何报恩呢?

嫁给人类吗?

我想,子羽肯定不会同意吧?

指不定到时候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守护一生一世?

之前的四次轮回,应该已经守护了吧?

所以守护不算,情债似乎也不算。

除此之外,那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

我看了眼雪姬那足以迷倒众生的脸蛋。

不管是什么可能,得此美人,不枉此生!

“等这件事平息下来,可否介绍你恩人给我认识?”

“说不定我们认识,还可能是我老表呢。”

不是表就是舅。

雪姬看了我一眼。

淡淡一笑“不可以。”

“等到我报恩的时候,你自然知道是谁。”

第一次吃闭门羹。

不过也可以理解,被我知道,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也不一定。

“也行,希望是在我有生之年内。”

说话间,黑气彻底弥漫到上空。

一旦被包裹起来,张屋可能会横尸遍野。

我没有时间再跟她闲聊。

“陶灵!”

我回身抓住,陶灵的后衣领,纵身一跃。

“我说儿子,这是二楼…”

“哎呀……”

我靠,不早点说!

“陶灵,你不是说吸收了六丁六甲可以飞天遁地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那话?”

村头。

黑气弥漫,但是张屋没人知道。

这个时间点,看电视的看电视,聚众打牌的打牌。

完全没有意识到过不久就要从不知不觉中死去。

“你打算怎么办?之前的符术,对付你舅舅还好,这可是罗刹鬼的吞噬!”

“搞不好我们两个也是它的囊中物。”

我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黑气。

我应该庆幸,庆幸不是罗刹鬼跑出来。

我闭上眼睛。

脑海中出现了六丁六甲的阴阳符文。

世间万物皆阴阳,任何人不管实力多强,离不开阴阳困境。

既然离不开阴阳,自然就受六丁六甲所限。

“六丁六甲,乾坤气象!”

我双掌张开,六丁六甲形成两道光柱出现在掌心。

双手合十,两光柱压在一起。

张开手,六丁六甲合并。

一道四象八卦成型。

六丁六甲,变幻莫测,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内劲气流,形成阵法,放出体外,我一招回旋踢。

四象八卦轰然飞出。

强大的阵法无限转动与放大。

嘭的闷响,从黑气中穿行而过。

原本蔓延开的黑气停止,开始倒退。

“六丁六甲?”

黑气中穿出沉闷的说话声。

正是那罗刹鬼。

“走!”

我拖着陶灵冲向村口。

既然它能在黑气中说话,这股黑气肯定不简单。

“不行,来不及了。”

陶灵指着前方。

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样。

黑气开始浓缩,慢慢的形成了触手。

并且还是两只巨大的黑色触手。

不管怎样,不能在村里跟它动手。

否则就算村里的人的魂魄没有被吞噬,也会因此难逃一劫。

“换地方!”

我转身从侧边冲了出去。

记得从这边离开张屋,是要穿过一天条狭窄的缝隙。

小时候喜欢跑这边捉迷藏。

因为穿过那条缝隙,可以直接到田野里。

只是现在已经没什么人走,缝隙中很多垃圾。

上空,黑气正在快速蠕动,似乎已经追上来。

突然一根手指从天而降。

我不敢有丝毫怠慢,把陶灵护在前面,加快速度穿过去。

嘭!

虽然触手手指为黑气,但是戳到地上的瞬间,仍然发出了不小动静。

我冲到尽头,纵身一跃,跳到了田间。

不过这里的田已经没人种植,四处是野草。

嘭。

我刚落地,那只触手一巴掌拍在我刚才经过的地方。

泥土凹陷,那巨大的手掌至少十米长。

被拍到的话,恐怕要被拍成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