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儿子如棋

不用说,我似乎已经猜到了。

雷勇师徒三人。

他们把我的青囊包带走,里面有大量的法器。

“任何带了法器进来的人,必须关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刚才那两个人已经被我送进去了。”

“现在轮到你们。”

“诸位,还有牛头马面的职位,谁想当差的,给我吧这两个人拿下!”

“送进酆都地狱,阎罗王一定会封它一官半职!”

那只带我们过来的鬼魂,直接号令周围的鬼魂。

果然,那些鬼魂听说可以当阴差,一个个疯了似的。

全都一窝蜂扑了过来。

我趁鬼魂下命令的时候,画了一道五雷符,一巴掌拍了出去。

轰!

声音传得很远。

前面的那群鬼魂顿时东倒西歪,甚至有的被我轰得三魂七魄消散。

我转身挥剑而出,那鬼魂哪敢冲上来造次?

全都四分五裂的一哄而散。

“你们想当鬼差是吧?”

“我送你们到三界外当虚空处长!”

这还是我头一次对付那么多鬼魂。

确切的说,以前我都在帮鬼魂办事。

今天例外。

“从前面的路口走那边会经过资料库。”

“资料库是几个判官管理的地盘。”

陶灵指着前面对我说道。

判官?

那不是钟馗吗?

不对,地府有四大判官,每个都各司其职。

钟馗不过是其中之一。

真正掌管生死的,只有崔珏。

这里毕竟不是佛教传言的地府。

而是酆都城!

我一路跟着陶灵走,一路顾着后面追来的鬼魂。

它们不敢贸然冲过来。

这些冒充酆都城的鬼差,杀了也就杀了,应该不会有损阴德。

多久,陶灵带着我来到了生死文案书库。

冒充的就是冒充的,这里的书库,基本上全都是假货。

“来这个人,报上名来!”

才刚到,一个大胡子跳了出来。

看上去的确是穿着唐代的官服。

还有几分相似的嘛。

我印象中的判官都是一脸凶恶模样,左手执生死簿,右手执笔!

而且,这只是厉鬼,身穿官服也是呈现红色。

它也是凶神恶煞的。

陶灵多了几分诧异。

大概是因为这只厉鬼扮得很像。

而且到了这里,外面的鬼魂一个都不敢进来。

连带路冒充鬼差的小鬼也不敢进来。

这货不爽的时候,可能会连鬼差都杀吧?

“我姓常,今天到此,其实就是想调查一下,我爷爷的事!”

“我爷爷叫常山,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我本来也不想惹事。

所以就主动说出我爷爷的名字来。

反正如果知道是我爷爷,它们大概会……

“大胆,此地禁止活人出入。”

“想盘问,必须以鬼的身份来问。”

“否则格杀勿论,来呀,把他们两个押到酆都炼狱受刑!”

不说我爷爷的名字还好。

提到爷爷的名字,这个判官直接炸毛了。

一声令下,外面的鬼魂跟疯了似的冲了进来。

有的鬼魂甚至还拿了勾魂爪。

“崔爷,您的勾魂爪。”

我知道这下事情麻烦了。

这只厉鬼肯定不好对付。

我的青囊又不在身边。

这回我失算了。

我才想起来。

莫士柏都说我爷爷当年杀了很多人。

如果是原班人马,一旦听说我爷爷常山的名字,还不恨之入骨?

我还主动说出那是我爷爷的名字,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我连忙把陶灵放到我背上。

“大常头,你干嘛?”

“这么危险,我还是先护送你出去。”

陶灵却拍了下我的肩膀。

“除了厉鬼,这些鬼魂还奈何不了我。”

“放我下来。”

“我还不至于拖累你。”

我有些犹豫。

最终还是放她下来。

陶灵的确跟别的小孩不同。

不管做什么事,她都能指点我一二。

六丁六甲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今天进来发现这个假冒的酆都城,我也靠她来指点。

看来我这次认真对付厉鬼就行。

陶灵下来后,背对着我。

我很好奇,她没有学过玄学,没有任何道术基础,到底是怎么驱鬼的?

“你专心对付厉鬼就行,剩下这些杂鱼交给我。”

陶灵丢下一句话就冲了过去。

说真的,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她靠什么驱鬼啊?

啪!!!

我还没反应过来,陶灵过去就是一巴掌拍出去。

两三只鬼魂竟然被一巴掌拍飞了?

我很意外的看着她。

小小年纪竟然就这么泼辣?

这过去就打,也没哪个普通人能做到吧?

这陶灵不简单,婴灵就是婴灵。

我抓着铜剑,回头看向了那只假判官。

这只东西还真以为自己是判官了,手中的勾魂爪转圈。

“你想杀了我报仇?”

“当年我爷爷做了什么我不清楚,但是一码归一码。”

“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你最好别招惹我。”

“否则,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哼,在阳间冒充判官,你是怕下地府后太安逸了?”

厉鬼顿时恼羞成怒,挥一挥手臂,它手中的勾魂爪丢了出来。

我反手一剑劈出,那只勾魂爪本来也是假货。

锵的声响,直接被我劈成两段。

简直比木头还脆。

我一笑移形换影冲了过去。

铜剑所过之处,所有鬼魂三魂七魄皆散。

我翻身朝厉鬼脑袋劈下。

厉鬼却也不是盖的。

它的动作非常利索。

而且移形换影非常迅速。

眨眼就消失在我跟前。

“冒充?”

“我冒充判官,一切都是你爷爷赐予我的!”

声音是从我背后传来的。

我不敢怠慢,移形换影刹那。

就看到它的脚从我身边过。

“所以…”

“要负责的,也是你爷爷负全责。”

踹脚变成勾脚,把我给踢退了几步。

我抬头看着它。

一切都是我爷爷赐予的吗?

真的跟他有关系。

“不可能,我爷爷不是那样的人,他…”

我要是追问,不一定能问出什么来。

但是……

“不可能,我爷爷平时连蚂蚁都不踩死一只,怎么可能会害你们?”

忽然,一阵阴风大作。

“哈哈…”

厉鬼猖獗的大笑了起来。

别说阴风大作,连整个书库都一阵一阵的抖动了起来。

书架上的所有书籍都被吹的七零八落。

“连蚂蚁都不踩死一只?”

“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

“在他的计划里,你的叔叔……也不过是一枚棋子!”

我叔叔?

我没有叔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