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厄运代死

李东山微微摇头。

“当然了,桌子怎么会是活的,但是你仔细看,它是不是有一面镜子。”

“这个桌子,是不是像你母亲用的梳妆台?”

“你再看,你母亲是不是在那边梳妆打扮,时不时还回头对你笑?”

李东山整个人都失神了。

他有些艰难的移动步伐。

看样子是陷入我的幻术里了。

陶灵瞪大了眼睛看着桌子那边。

“他真能看到妈妈?”

“假的,让他自己跟印象中的母亲聊聊天吧,我们下去。”

我知道这个效果肯定要维持一会。

没人叫醒,可能会维持一两个小时。

棺材铺里。

今天生意似乎比较好。

因为有人组团过来选寿材。

都是买的套装。

寿木、灵屋、寿衣、香烛纸钱等,一个套餐的消费在八千以上。

三五人组团,似乎还是来自一个地方。

这是很少见的。

除去自然灾害造成的伤亡,才会有这种场面。

但也是非常罕见。

“常哥,这些人都是一个村子的,最近好像发生了不少意外。”

人走后,杨云过来对我说。

还给我端了杯茶过来。

“哇,真是越来越大了,这要是上报,估计研究人员得过来帮拖去研究了。”

我瞪了他一眼。

说的就是陶灵。

出卖我算了,还上报,我饶不了他。

“那是什么村的人?”

“哦,是马湾的,昨天有几个孩子在马湾水库里淹死了。”

“今天组团一起来,想拿个折扣,我看他们挺可怜,就给打了八点八折。”

我顿时无语,还组团来打折……

马湾水库一起死了几个小孩?

最近伤亡都组团了吗?

我正想问情况,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莫士柏?

“老杨,你把我去天火山的事告诉我师父了?”

杨云摊开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你手机一直打不通,莫爷亲自到店里来找。”

“我也没办法,就把你去天火山的事给说出来了。”

“大哥,我也是打工的,一部分工资都是莫爷给的,没办法!”

我就知道。

不过这件事我也没打算瞒着她。

“这么说,以后我有生意也可以不预你那份,对吧?”

杨云一愣,连忙站起来“常哥,别呀!”

“别吵!”

我接了电话。

电话那边没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顿骂。

“好你个小王八蛋,你不想要命了就跟我说清楚,我好安排下一个人接手棺材铺。”

“一声不吭就跑天火山,是不是当我这个师父死了?”

莫士柏很生气。

我一声不响的等她骂了足足两分钟。

直到骂累了我才说话。

“师父,我这不是活着回来了。”

“这次回来,我想问你件事。”

莫士柏冷哼了声。

“别问,问了我也不知道。”

“我是不是还有个叔叔?”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有时间就去问你,问到你告诉我为止。”

啪!

电话那边直接挂掉。

我就知道是这样。

这个莫士柏跟我爷爷的关系……

好像不一般。

我今天就是故意这么问的,估计接下来这段时间,莫士柏不敢见我。

只要她不找我麻烦,我也乐得轻松。

否则她肯定还要跟我提婴灵的事。

“常哥,这事儿整得我左右为难啊。”

“要是你不帮我,我可咋办?”

“行了行了,今天的生意不是谈成了,赶紧去睡你的。”

棺材铺的人也下班了。

我也准备开张做生意。

陶灵在旁边托腮。

还没到十一点,一个黑影从外面闪了进来。

“叔,你跟你师父吵架了?”

陶灵问我。

“欢迎光临棺材铺。”

我今天没戴眼镜。

陶灵也一副很无聊的样子。

“浑身湿淋淋的,被挨我那么近。”

那只鬼魂进来后,就躲在陶灵的身后。

仿佛很喜欢陶灵浑身散发的气息。

“你们看的见我?”

那鬼魂指着自己,很惊讶的样子。

“有事说事,没事出去,这里可不是鬼魂收容所。”

我看了它一眼。

那是个二十三四的青年。

身上的确湿淋淋的。

但是没有周兰那么严重,没有滴水。

似乎也没什么怨气。

“你就是常道长?”

它一脸惊喜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

“昨天有个少年在这儿,他还说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太好了,你回来得太及时了。”

“快帮帮我哥,今天晚上十二点就是期限,如果你不去帮忙的话,我哥就死定了。”

我哦了声,现在十点几分,距离十二点还有两个小时。

“帮他什么?你得把前因后果说清楚。”

青年鬼,叫吴红山,是马湾村人,在城里工作。

之前我去马湾发生的事,他没在家,所以没见过我也正常。

吴红山跟我说起了马湾一个连锁问题。

厄运代死,无限复仇。

起因,是吴红山跟同村的林小佐一起偷偷跑去水库洗澡。

结果吴红山被家里人发现,被哥哥强行拽回家。

不妙的是,人走后,林小佐在水库不幸身亡。

死后的林小佐发现,那天本来死的不应该是他,而是命中注定死在水中的吴红山。

不过被吴红山的哥哥给拽走了。

他就成了替代品。

死后当天还没人发现,当天晚上就化成鬼魂前来找吴红山。

说晚上去不去水库洗澡之类的。

大晚上去水库洗澡,当然不可能了,所以林小佐计划失败。

不过却约好了第二天下午。

然而第二天早上,吴红山听到了林小佐的死讯。

他慌了,林小佐死了?

那昨晚看到的是谁?

问了林小佐的父母,才发现林小佐昨天一夜未归。

吴红山就更怕了,所以他那天都不敢出门。

只是不出门并不能解决问题。

当天晚上,林小佐强行将熟睡的吴红山拖到水库,将其扔水里。

本应该死的人吴红山终于死了。

毕竟…

林小佐若是不将吴红山拖下水,他的鬼魂将会永远被禁锢在水库之中。

事情原本就这样解决了。

但是吴红山也怨气冲天啊,他是被林小佐强行拉下水。

还用了鬼搬运的诡异手法。

所以,怨气冲天的吴红山,不仅心不甘,还做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举动。

找林小佐复仇已经没用。

所以,它一怒之下,将马湾村的几个青年,一并拖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