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十万的彩礼

据说,有三种女人不能娶,护士幼师银行女。

这种说法,难免有些误解和偏见,但有一种女人,是真的最不能娶!

娶了这种女人,绝对后悔一辈子。

你别不信,当初陈阳就是因为娶了这种女人,最终自食其果。

事情是这样,那天陈阳刚到公司门口,就接到了老婆的电话。

“老公,公司临时通知要出差,我一会就要登机,晚上不能一起吃饭了。”

陈阳皱了皱眉头,今天是他和李嫣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早就约好了要一起庆祝,怎么这个节骨眼出差?

“明天走不行吗?这么急?”

“不行!时间很紧,我还有个事要跟你说一下。”李嫣的语气不容置疑。

“什么?”

“李辉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女朋友要五十万的彩礼……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咱们得赞助一点。”

陈阳皱了皱眉:“五十万?这么多?”

“这不算多了,现在的女孩子都这样!就算是李辉借的,他会慢慢还的!”

陈阳摇了摇头:“你这个弟弟一点出息都没有,工作不努力,也没有上进心。我们帮了他,他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偿还!”

“而且……”陈阳顿了顿,又道:“我劝你也不要总想帮李辉,他得学着长大,不能一辈子做个巨婴。”

“陈阳!”李嫣打断了陈阳的话,语调都高了三分:“你说谁没出息,谁是巨婴?!你有出息,不还是要还房贷,开个破车?!我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跟了你,我说过什么?!我家人说过什么?现在就是让你帮帮忙,你就是这个态度?!”

陈阳听着电话那边李嫣不断的埋怨,只觉得心里就像是挤压了几十个铁球,让他透不过气来。

陈阳强压下情绪,好好商量:“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说。先不说他能不能还,我们现在也没有钱啊?”

“你不是还有三十万的储备资金吗?”李嫣在电话那头盘算着:“我还有五万的年终奖,我再跟朋友借五万,咱们凑四十万给他就好了。”

“不行!我那三十万绝不能动!”陈阳斩钉截铁,又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强硬,缓声说道:“那是我妈动手术的钱,是救命的钱!”

“呵!”李嫣嗤笑一声:“她不过是你的养母,你工作这几年也没少孝敬,还不够本吗?”

陈阳脸色变了,激动起来:“你说什么呢?!她就是我亲妈!没有她能有我吗?李嫣,你怎么说这样的话?!”

“什么样的话?你要表孝心可以,可钱也要花在刀刃上!我问过大夫了,你妈那病是治不好的,动了手术最好也就多活半年!为了她的半年,你要搭上我弟弟的幸福吗?”

陈阳眼眶都红了,无法相信李嫣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救我妈的命,搭上你弟弟的幸福?我妈的命,会影响你弟弟的幸福吗?!”

“不光是弟弟的幸福,还有我们的未来!她已经治不好了,是个该死的人!你懂吗?!”李嫣在话筒那边叫啸。

“你混蛋!什么叫该死的人!你怎么说话呢!?”陈阳暴怒了,惹来周围一片注视的目光。

“就是该死的人!老不死!你听不懂人话吗陈阳?!”李嫣也在咆哮。

“你……你……”陈阳气的说不出话来,他第一次觉得李嫣是如此的陌生。

“我什么?我告诉你,这钱必须得借!你要不同意,咱们就离婚!”

陈阳拿着手机,整个人都呆住了。

许久之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对着手机说道:“随便你!就算你跟我离婚,我也不会看着我妈去死,如果这是你的选择,我接受!”

“好!你等着吧!我回来我们就去离婚!我和你过够了!”李嫣怒吼着,挂掉了电话。

陈阳呆呆的站在原地,直到路过的一名同事过来,好奇的问了一句,他才回过神来。

行尸走肉般的走进公司,一眼就看到了满脸阴鹜的经理,好似在专程等着陈阳。

“陈阳,来我办公室一趟!”

经理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陈阳心中一颤,直觉感到没什么好事。

“和鸿盛集团的合作泡汤了!你他妈是干什么吃的?!”

到了办公室,经理张嘴就吼,声音传到了外面,每个人都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

“怎么可能?”陈阳吃了一惊:“上次交涉,对方还说绝对没问题,马上就可以签合同啊?是不是技术那边出了问题?”

“你还跟我装傻!”经理冷笑:“人家都通知我了,说我们的业务员素质低劣,能力极差!跟这样的公司合作,人家不放心!这单是你全程去谈的,你跟我说说,你干了什么,让人家说你素质低劣?!”

“我素质低劣?”陈阳难以置信:“我绝对没干过任何低素质的事!这是谁说的?我可以当面对峙!”

“你以为这是过家家?”经理气笑了:“我也不和你废话,去人事结算一下,明天不必来了。”

陈阳怔住了,只觉得心中无比悲凉:“经理,我为公司兢兢业业这么多年,难道一次失误,就要赶我走吗?”

“那你还想怎么样?我还要八抬大轿送你吗?!兢兢业业?你为公司创造过多少利润?这些年都是公司养着你,狗一样的东西,还真当自己是个人了?!”

一股怒火涌上心头,陈阳忍不住就要发作了,但他想到目前的处境,还是强行压下了情绪。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想办法和客户沟通,取得他的原谅。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求求您了!”陈阳再次弯下腰,弯的更低了。

经理眯着眼睛,看着陈阳卑微的样子,冷冷一笑。

“这单业务我会亲自接手,或许能弥补公司的损失!不问你要赔偿就不错了,你还想要机会?”

经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赶紧滚!”

在同事们众目睽睽之下,陈阳垂着头走出了公司。

他刚走到电梯口,同事王哥就鬼鬼祟祟的跑了出来。

“陈阳,我告诉你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

王哥小心翼翼回头望了一眼,悄声道:“昨天我听到经理电话,你那单业务,是有人要整你。”

陈阳一愣:“谁?什么人要整我?”

“赵氏集团!鸿盛之所以要把你踢出去,背后和赵氏集团有关。”

赵氏集团?陈阳更糊涂了:“赵氏集团家大业大,要整我一个小业务员做什么?再说赵氏集团和鸿盛不是竞争对手么?”

王哥摇摇头,拍了拍陈阳的肩膀:“我只听见经理和赵氏集团的人聊这件事,至于内情,我也不清楚了。唉!陈阳,保重。”

说完这句话,王哥转身离开了。

来到地下车库,陈阳坐进车里,把头深深的埋进了方向盘,久久不动。

车门忽然打开了。

陈阳抬起头,一个曼妙的身姿挟裹着香风冲了进来,吓了他一跳。

“张馨?”陈阳愣了愣神:“你怎么在这?”

来者是李嫣的闺蜜,也是他们共同的好友,认识多年,关系不错。

但今天的张馨有些不一样,罕见的穿着一件极性感的包臀长裙,露出修长的美腿,整个人的妆容也十分妩媚,与她平时清纯的形象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