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陈老师好!

李铭启也在这里,大大出乎夏校长的预料。

“铭启老师也在,这就好办了。”夏校长心情大好:“听说你跟陈小青老师熟识,待会给我介绍一下。”

李铭启满脸错愕,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位德高望重的校长,到底想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夏校长,我想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这里确实是陈小青的办公室,今天她带着一个不知名的人来到办公区域。”

“竟然还谎称那个人是老师,您可一定要好好处理这件事。”

好像生怕夏校长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般,李铭启抓住机会数落陈小青和陈阳的事情。

“嗯,我知道了。”夏校长脸色明显一阵冷漠。

“都堵着办公室门口干嘛,快点让开,让夏校长进去!”李铭启扯着嗓子,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跟校长熟识一般。

分开围观的人群,夏校长终于走进办公室。

环顾了一眼办公室里的情景,夏校长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把玩着两只小玩偶的陈阳。

“哎呀,这位就是陈老师吧!”夏校长惊呼一声,快步走到陈阳面前。

“果然有几分英武之气,张大师说的不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众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只看到夏校长激动的伸出手,紧紧握着陈阳的双手。

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和不解,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夏校长,会对一个陌生男子这么热情。

要知道夏校长可是学术界的泰斗,光发表的论文就有上百篇。

平日里普通人想要见他一面都难,更别说此时此刻,他竟然会对一个陌生人这么热情。

而且刚才夏校长,好像称呼他为,陈老师?

跟其他老师不同,李铭启脸上就精彩了。青一阵红一阵,满脸都是错愕。

如果不是他亲眼看到,任凭谁告诉他也不会相信,陈小青带来的这个人,竟然真的是个老师!

一身笔挺的西装,再加上年纪轻轻的样子,谁能想到这个人,竟然也是一位老师!

陈阳面带微笑,也缓缓站起身来:“夏校长你好,老师就不敢当了。”

“我也是拖师傅的福,才能学到一点他身上的皮毛。”

原来,刚才陈阳在电话里中,直接询问凌风能不能让他成为秦海大学的老师。

要知道,秦海大学作为炎华国百强学校,能进入这里教学,可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

也许就是天意的安排,凌风在听到陈阳的要求之后,先是沉吟一阵,然后竟然拍着胸脯说包在他身上。

这件事只要跟师傅说一声,立马就能办好。

秦海大学的夏校长,一直都是传武的爱好者。他一直都希望能特聘张天禄为秦海大学传武老师,教授这里的学生一点传统武术。

可张天禄早已经厌倦了俗世繁务,对夏校长的好意自然推脱再三。

这下可好,有陈阳出现,正好解决了夏校长一直以来的邀请。而且还能让张天禄落到个清闲。

更重要的,作为特聘老师,陈阳还不用一直呆在学校。只要能抽时间对所教授课程进行研讨就可以了。

夏校长紧握着陈阳双手,对着身后众人高兴的说道:“各位今天既然都在这,我就提前向大家介绍下。”

“这位就是咱们秦海大学,特聘的传统武术老师,陈阳陈老师!”

所有人包括陈小青都目瞪口呆,每个人都楞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愣着干什么,欢迎啊!”夏校长轻哼一声,率先带头鼓掌。

在场的老师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个新来的‘陈老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个人摇身一变,就成了咱们秦海大学的特聘老师?”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秦海大学的大门从来都不好进,没想到这个姓陈的,竟然真的是个老师!”

“这下有好戏看了,刚才李铭启还对着人家冷嘲热讽呢。”

确实如这几个人说的这样,场上诸位老师在欢迎陈阳的时候,都有意无意的看着李铭启。

刚才他还在叫嚣,质疑人家的身份。现在好了,就连夏校长都亲自出来作证,人家就是秦海大学的老师!

李铭启满脸尴尬,不自觉的往后退缩着身子。

“铭启老师,来来来你们互相认识一下。”

“这位新来的陈老师,听说跟陈小青老师也熟识,你们大家既然都认识,想来就不用我介绍了吧。”

李铭启心里好像吃了臭虫一样的恶心,可介于夏校长在这,他还要故作镇定的走过来。

“你好,你好,想不到陈老师年纪轻轻,就能被秦海大学特聘。”李铭启硬挤出一抹笑容:“既然你跟青儿也是好朋友,那大家有空坐下来聚一聚。”

“我这个人就是这点爱好,喜欢交朋友。像陈老师这样年轻有为的老师,我真的乐意结交。”

门口外面诸位老师,终于看清李铭启的嘴脸。

这个人脸皮不是一般后,刚才还叫嚣着要把人家扔出去,不承认他是老师。

现在好了,舔着脸好像跟人家很熟一样。陈小青之前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上这么个东西。

李铭启在诸位老师心里的地位直线下降,所有人都对他产生了一丝厌恶。

仿佛没事人一样,李铭启仍旧对着陈阳微笑示意。

“李铭启,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人说过一句话。”陈阳眨眨眼皮,一脸认真看着对方:“好像有人说,如果我是老师的话,他就要拿头去撞南墙?”

陈阳的声音不大,可是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哈哈……

满堂哄笑,所有人都知道陈阳这句话指的谁。

李铭启脸色彻底涨的通红,嘴角都不自觉颤抖起来。

“陈老师真会开玩笑,像你这样的老师,能跟你成为同事,我都觉得很荣幸。”

“怎么可能有人会质疑你的资格呢,以后陈老师就是我李铭启的朋友!”

“只要你在学校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尽管来请教我好了。”

嘴里仍旧没忘了占陈阳一点便宜,李铭启此时的表现,让不知情的人,真的会以为他跟陈阳关系多么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