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弄巧成拙

果然跟陈阳想象的一样,楚一鸣连同几个秦海市顶级富商,都被牢牢控制在上层宴会厅。

这里已经布满了不少救援队成员,每个人都是荷枪实弹,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你们不要想着逃窜,这里全部被我们包围起来,难道你们觉得能带着人质逃走?”

一个指挥官模样的人,对着扩音器厉声厉色。

察猜当然不会吃他们这一套,对着旁边一名海盗使了个眼色,后者直接拖着一位秦海市富商来到众人面前。

“看好了,如果你们继续逼我,我身后的这些人也是这样下场。”

察猜对着趴在地上的富商连开书枪。

出奇意外的趴在地上的人,就这么伏在那里一动不动。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刚才这个是之前被吓死的秦海市富商。”

察猜缓缓退后一步,再次用枪指着旁边的几个人质:“如果你们再对我们穷追不舍,我不介意待会直接杀活人。”

“对了,可能你们也在找燕京楚家大少爷的下落。这个就不劳你们费心了,他已经被我关押起来。”

“只要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可以保证楚大少爷的安全。”

所有人救援小队的成员,刚才一瞬间纷纷拉动枪栓,双方一副就要鱼死网破的样子。

指挥官自然知道楚一鸣对炎华国的影响,如果这次救援行动,让楚一鸣遭遇什么不测,那整个救援组的成员,恐怕都要接受炎华国的处分。

对着察猜摆了摆手,指挥官沉声说道:“好好好,咱们有话好好说,只要你能保证这些人质的安全。”

“你不就是想要离开这里吗?只要你放了这些人质,我可以保证你们能安全离开这里。”

察猜单手拉着旁边的富商,手枪中的子弹突然被顶尚堂。

“你当我是傻子吗?放了他们你就能保证我安全?我怕是还没有登船,就要遭受你们的枪林弹雨。”

“听好了,立马把这里的人全部撤走,我们要沿着通道登船。还有收起你们的所有计划,只要能保证我们安全离开,我一定会放了这里所有的人质。”

陈阳和吴天冷冷站在这里,眼看着已经有人拉着楚一鸣走到了众人面前。

堂堂楚家大少爷,此刻完全没有了以往的气度,整个蜷缩起来好像生怕待会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快点让开道路,我们要登船了。”

察猜再次用手枪指了指旁边的富商,显然他已经没有了耐性。任凭谁都能看的出来,如果救援小队再继续围在这里,察猜一定会开枪杀死这个人质。

“好好好,优化好商量,你们不就想登船吗。”指挥官冷哼一声,指了指身后方向:“我们有救援直升机,只要你们能保证人质的安全,我可以派直升机,把你们送到你们准备好的快艇上。”

“你觉得我这个办法可不可以。”

察猜没有想到,这个指挥官竟然还为他们准备了直升机。

对着身后仅剩的十几个海盗,察猜咧嘴一笑:“想不到这些人傻的够可以,还未咱们准备了直升机。”

“兄弟们收拾下这次的战利品,把所有能带走的值钱东西都带走。”

“咱们十几个人只要能安全逃出这里,以后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虽然他们此刻命悬一线,可当听到巨大的财富之后,海盗们每个人眼底仍旧亮起了光亮。

没有跟能抵挡财富的诱惑,更何况此刻这群亡命之徒,心中想要的仍旧是财富和自由。

对着指挥官点了点头,察猜算是妥协了下来。

不一会,真的有一架直升机从远处呼啸而来。在场的十几个海盗,纷纷漏出一脸欣喜。

“首领,咱们没人拿着两箱珠宝首饰,一艘快艇已经装不下了。”

“剩余的这些人质咱们怎么办?难道也要带着他们一起上船?”

察猜看了看身后仅剩的十几个同伴,又看了看一个个躲在身后的人质。

“人质放掉好了,咱们只要能劫持着楚家大少爷,以他的影响力在场的所有救援人员,就绝对不敢把咱们怎么样。”

果然进过察猜这么一说,众人纷纷面露喜色,纷纷对着旁边的人质低声吆喝。

“赶紧滚,我们首领同情你们了。”

“快点兑现你们的承诺,我们已经把人质放了只留下处大少爷。”

“如果你们敢耍什么花招,我们就拉着楚大少也一起陪葬!”

在场人都知道楚一鸣的地位,此刻确实就像海盗们说的,没有人敢拿楚一鸣的性命开玩笑。

就连指挥官也面露难色,暗自对着旁边的小队成员摆了摆手。

陈阳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场上发生的一切。

“楚一鸣啊楚一鸣,没有想到到最后千算万算,你还是把自己算计进去了。”

“这帮海盗要拉着你陪葬,我倒要看看以你的聪明才智,怎么才能从这里逃脱出去。”

楚一鸣看着一个个被放走的人质,心里说不出的厌恶。这些人都是今晚他用来迷惑陈阳的棋子,可如今偏偏自己成了别人的棋子。

看着不远处,陈阳和吴天一直站在那里不为所动,楚一鸣心中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

“为什么我会败给陈阳,而且还败的这么彻底!”

没有给楚一鸣思考的机会,直升机直接降落,场上瞬间被掀起一阵阵绝大风浪。

“兄弟们先上,我压着楚一鸣断后。你们带好所有的钱财,千万注意别让飞机上的人耍花招。”

众人对着察猜点了点头,一个个快速跳上直升机。

十几个人挤在一架飞机中,很快飞机便载着这些人往旁边的快艇飞去。

场上只剩下楚一鸣和察猜,到底是经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员。察猜紧紧躲在楚一鸣背后,一点也不给在场众人机会。

任凭有无数狙击手看着这里,没有人可以保证,一枪能击毙察猜。

“陈阳,这一局我是输了,可是不代表之后我也会输!”楚一鸣心有不甘,恶狠狠的看着远处似笑非笑的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