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剑斩大神官

“问禅君赢了,他真是太优秀了。”

远处山上,种着一些樱花树。

其中一颗树上,一个虚幻的小女孩出现。

她一头粉发,其身如弱柳迎风,眉似春山带雨,眼如秋水含情,眉蹙目转,满室生辉。

正是玲珑。

由于她是樱花树诞生的神祇,所以R国所有的樱花树,都如同她的耳目一般,随时随地都能看到李问禅。

“圣女大人,他就是您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就是因为他,您一直拒绝我?”

一位全身上下穿着黑色道袍的人,站在旁边,目光痴迷的望着玲珑。

他相貌颇为英俊,五官棱角分明,宛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但仔细看,又会发现他的成熟,眼瞳里像是带着历经百年的沧桑。

他不像是个年轻人,而像个老怪物。

他说话之时,露出四颗尖锐的牙齿,宛如犬牙一般。

在其身后,还有一对黑色的羽翼,漆黑如墨。

如果有神社的人见到他,一定会当场下跪,顶礼膜拜。

因为他是神社的大神官!

多年以前,他和剑圣,鬼佛,是同一个时代的人。

只不过那个时代,剑圣的光芒太盛,如日月横空,天纵奇才,压住了所有人的光芒。

“是哦,他就是我等了千百年的那个人,我一直等啊等,无数年的相思,命运终于让我们相见了!”

玲珑丝毫不避讳自己对李问禅的喜欢,她的嘴唇缓缓勾起,笑容没有小女孩的单纯,而是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恶,“天狗君,你嫉妒他吗?”

只见大神官的眼瞳中,简直像是有无穷的妒火在燃烧。

“圣女大人,我当然嫉妒他,他一个华国人,有什么资格得到您的青睐?我要杀了他!向您证明,我才是最优秀的,我才是那个配得上您的男人!”

“天狗君,如果你杀了他,我不会饶了你哦。”

玲珑说着,头忽然微微一歪,她本就绝美,现在这副样子,更是多了一些可爱,而其樱红色的眼瞳中,露出一丝戏虐的笑意,“不过天狗君,你又怎么可能杀得了他呢?正如当年,你败在剑圣的手下,如今,你一样赢不了问禅君,我看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输给你呢?”

伴随着一阵不屑的笑声,玲珑的身影消散,只剩下漫天的樱花。

但她这样的话,却更是激起了大神官的嫉妒。

“圣女玲珑,我发誓,我一定会得到你!”

大神官的眼瞳中,就像是有灼热的岩浆在流淌,这是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眼神,无论前方有什么阻拦,他都要跨过去。

正如玲珑对李问禅的痴迷。

他对玲珑,也痴恋了无数年,只是这么多年来,他连玲珑的一根指头都没有碰到过。

这已经成了他的一个执念,他唯一的夙愿,就是得到玲珑。

为了这个目标,他愿意献出一切。

如今,李问禅就是一颗挡在他面前的拦路石。

“不过,不是现在,等我准备好仪式和结界,到时候我不但要杀了你,还要夺走你的那具身体。玲珑大人,等我拥有了他的身体之后,您也一定会赐予对我的爱吧?”

虽然大神官恨不得立刻就杀了李问禅,但他知道,没有大天位级别的实力,想杀李问禅,根本是在做梦。

在R国历史上,能达到那个境界的人,也只有剑圣苇名一心。

即便是他和鬼佛,都稍逊一筹。

而这么多年过去,他也未曾跨过那道门槛。

小天位,中天位,大天位,每一关,都差距巨大,这不是用时间就能修炼上去的。

更需要天赋,机缘。

就在他憧憬间,远处的李问禅,有所察觉。

“哪来的老鼠,藏头露尾?”

李问禅冷哼一声,身形一动,宛如神灵战车横过虚空,一拳打来,整片天地都似乎在他的拳下旋转。

“轰隆!”

一拳轰下,地面裂开,整座山都几乎要崩溃。

不过这一拳,并未打伤大神官。

在攻击来临之前,大神官背后的双翅一展,冲天而起。

“李问禅,圣女是我的,你休想夺走她,等七日之后,我会亲手取走你的性命,好好珍惜剩下无多的时日吧!”

大神官没有恋战,他打算回去,准备好仪式和结界,再来对付李问禅。

“哦?你的意思是,让我洗好脖子等着?敢威胁我,很好!既然如此,那你就给我留下点东西再走吧!”

李问禅目中寒芒大盛。

他双手虚握。

‘哐铛’一声剑鸣,一把剑被他从虚空中抽了出来,剑上星辰交织,美丽绝伦。

九天星辰剑!

这门招式,他一般不会轻易动用,但每次动用,都是大杀招。

第一次,和千夜魔尊一战的时候,他一剑斩掉了千夜魔尊的一条手臂。

第二次,和白蛇神一战,他一剑将白蛇神一分为二。

现在是第三次。

当他抽出这把剑的时候,天地间的风,瞬间停了,万物仿佛都寂静了,只有这把剑的气息,威慑天地,凌驾一切。

就连大神官都感受到了一种剧烈的威胁。

“这又是什么招式?!”

大神官做梦也没有想到,李问禅居然还有这样的底牌。

有这种招式,为什么一开始不拿出来?

他哪里知道,原本这招杀手锏,李问禅是留着对付玲珑的。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李问禅和两大王者一战,必然会有所消耗,如果玲珑这个时候对他出手,于他不利,所以他就藏了这样一手。

结果他没有等到玲珑,等到了大神官。

大神官如果老老实实走了,那就作罢。

偏偏要跟李问禅嘴贱。

李问禅岂是心慈手软之人?

“斩!”

李问禅双手握剑,一剑斩下。

没有什么言语能形容这一剑的犀利。

只见一道金色的剑气,排空绝气而去,这道剑气细如发丝,却仿佛要将天地都一分为二。

“不!”

大神官怒吼,这一剑的力量,丝毫不弱于刚才两大王者的合力一击。

这是堪比大天位的力量!

他连忙施展种种法术,挡在身前,可在这一剑面前,他的所有法术,都脆弱不堪,瞬间破碎。

剑气如刀切牛油一般,斩过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