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饿狗(暴更加二)

来到监狱门口。

站岗的战士见到梁文,立刻加强了警惕。

上前的梁文,面无表情道:“我要找你们的程分督。”

“我们程分督今天不在!请你回去!谢谢配合!”

战士直接拒绝了他。

梁文低沉道:“同样的话,还要我说第二次么?”

“如果你要硬闯,就不要怪我们了!”

战士立刻将枪给提了起来。

而另一名战士调侃他,“要不是欧阳提督被革职,你现在都还是个被通缉的叛徒,就算你现在的通缉令没了,依然还是战部的叛徒,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见我们的程分督?”

“好,那就让你们看看,我有什么资格。”

话音刚落。

梁文犹如一阵狂风,一啸而过。

咚咚!

发出的两声巨大声响。

两名战士,随即跪在地上,捂着肚子,五官都拧在了一起。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感觉从肚子里传来剧烈的疼痛。

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两名战士无法相信。

同样都是从战部里训练出来的人,为什么他的速度能达到如此让人连影子都看不到的速度。

正要走进去的梁文,听到身后传来一呐喊声。

“站住!要再敢迈出一步,小心枪不长眼!”

“我就不信了,你还能比子弹快!”

战士强忍着肚子的疼痛,朝他举着枪。

“找死...”

梁文正要转身时,看到程分督从里面缓慢的走了出来。

“进来吧!”

听闻,那名战士放下了手中的枪。

走进去的梁文,来到了程分督的办公室。

坐在他正对面的程分督,拿起一旁的遥控器,按下了红色按键,“说吧,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还是程分督会做事,佩服。”梁文微微鞠躬。

程分督笑道:“行了,即使其他战士觉的你是叛徒,至少我觉的你不是。如果你真的是叛徒的话,提督也不会为了你挡下那一枪。”

闻言,梁文有些惊讶,随后恢复平静,“这次来,我是想看一下,九屠在进来到被毒死的监控视频,不知道程分督方不方便让我看一下。”

“不用看了,我都已经看了不下二十次了,没有什么线索。”

接着程分督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告,放在桌上,“这是监控的报告,你到可以看下。”

“我要看监控视频。”

见他斩钉截铁的样子,程分督有些无奈,随即拿出手机,当着他面,打了个电话。

“将有关九屠的视频,都拷贝一份,发到我邮箱里。”

等他挂掉电话后,梁文深深鞠躬,“谢过程分督。”

“客气了,你还需要我帮你什么?”

为了见自己,都不顾面临被战士开枪的风险,程分督觉的,他不单单只是为了要看九屠的监控视频。

见他愣在那,程分督平静道:“坐下来说,只要我能帮的上忙,你尽管说。”

“程分督,你就不怕我,让你做一些违背战部的纪律事情出来?”坐下来的梁文,直接开门见山。

程分督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报答提督当初对我的恩情,我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多亏提督的提拔。你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当时你入伍的时间,已经是过了征伍的时间。既然你还能入伍,那就说明,你和提督有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我就没有兴趣知道了。”

听闻,梁文微微一笑,“行,那我就直接说了。”

“我想让你派点人,帮我找一个叫子萱的人。”

“子萱?”程分督眉头微皱,“她不是欧阳乔的孙女么,怎么,没有跟欧阳乔去国外?”

梁文点头,“今天下午的时候,子萱被人绑了,这事,欧阳乔爷爷还不知道,所以想让你帮帮忙,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斯,这样啊。”想了想的程分督,“你等会,我打个电话。”

接着程分督打了个电话。

“让饿狗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没过一会,一名骨瘦如柴的男子被战士带了进来。

“给他解开手铐和脚链。”

听到命令的战士,立刻拿出钥匙解开。

等战士关上门后,饿狗直接越过梁文,伸出手拿起桌上的烟,抽了一根,“老程,你这次叫我来,又要让我做什么事。”

听他叫程分督为老程,梁文觉的他两好像早就进行过合作似的。

程分督笑道:“他叫梁文。”

叼着烟的饿狗转身,伸出漆黑的手。

梁文也伸出手,与他相握。

“叫我饿狗就行。”

“你好。”

两人相握一阵后,松开了手。

程分督便开始介绍起来,“别看他这么瘦,在找人的领域里,他可是数一数二的。之前一个逃犯,反侦查能力非常的强,找了整整两个月都找不出来,让他来找,一天的时间,就给找出来了。而且他找人的时候,犹如一头饿疯的狗,这也是为什么会叫他饿狗的原因了。”

饿狗给了他一个白眼,“我这称号,还不是你起的。”

大牢里虽然关押的都是些极恶的人,但有些犯人却天赋异禀,只是遇到了对世界彻底绝望的事情,才会犯下滔天大罪。

这些,先前在战部里的时候,梁文也是略知一二,却从来没见过。

口吐烟雾的饿狼,见程分督对旁边二十出头的青年如此客气,见他皮肤紧凑,菱角分明,立刻捕抓到了一些特殊的气息“这次让我找人,可是有条件的。”

程分督尴尬道:“你这饿狗,都已经满足了你那么多条件,你现在还想要什么条件?信不信,我让你永远待在大牢里?”

然而饿狗却没有说话,只是抽着烟。

在他旁边的梁文,意识到了什么,“说吧,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人,你提的条件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尽量满足你。”

闻言,饿狗立刻幸福了起来,“老程啊,你看看人家多大方,这点你要好好的跟人家学学啊,不然,牢里的兄弟,也都不会整天给你找麻烦了。”

没说话的程分督,直接给了他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