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吓懵了的黑白无常!

“啊啊啊啊……”

鬼差凄厉至极的惨叫响彻整个乱葬岗。

这一刻。

所有邪物和法师以及佛门中人齐齐看向林天这边。

坐在前面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坐在后面的一脸懵逼。

不过,随着他们互相谈论,僵尸王斩杀鬼差的事情传遍了所有人耳中。

首当其冲的便是血魔妖王,它异常急切的从了上去。

右手一挥。

顿时,一股浓郁的妖气击出,直接将符纸给毁掉。

然而它出手还是晚了,那几名鬼差被灭鬼符腐蚀的魂飞魄散。

“杀得好!”

龙虎山掌教大喝一声。

“好是好,可现在处理起来很麻烦。”空忌眉头紧皱。

林天当众杀了鬼差,地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用想也知道,地府绝对会杀了林天扬威。

林天是他们茅山的祖师爷,这件事只能他们替林天处理了。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祖师爷被地府针对吧?

“放心吧,这件事我们龙虎山不会袖手旁边,有我们两家护着它,它应该没事。”龙虎山掌教开口道。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僵尸兄弟,你怎么把它们给杀了。”血魔妖王脸色极其难堪的走到林天身边。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早知道不应该请地府人员来参加婚礼了。

搞得它现在根本不好处理这件事,地府得罪不起,林天也不能得罪。

首先茅山和龙虎山向着它,其次,林天参加婚礼之前送了它一份大礼。

“放心,这件事不会波及到你。”

林天给了血魔妖王一个放心的眼神,而后又看着空忌和龙虎山掌教说道:“这件事也不用你们插手,我会处理好的。”

“处理好?我看你拿什么处理,当众杀我们地府人员,就算茅山和龙虎山护得了你一时,也护不了你一辈子!!”

白无常拖着受伤的身躯,恶狠狠的盯着林天说道。

这笔账不会就这么算了,等回到地府必须添油加醋一番,让地府派遣众多强者对付它。

茅山又如何?龙虎山又如何!?就不信他们会把一只僵尸永远放在他们宗门。

只要出了宗门,它们有一万种办法弄死林天。

它们这些鬼差和黑白无常实力很弱,可地府有的是强者。

要杀一只飞僵,简直轻而易举。

“你是在跟我说话?”林天将目光看向白无常。

“不是你难不成在跟狗说话!?”白无常眉头一挑,满脸愤怒的看着林天。

“你信不信我马上让你跪下来主动叩头认错?不仅你,还有黑无常。”林天嘴角微扬,勾勒出一抹招牌式微笑。

“呵呵……就凭你?哪怕你杀了我,我也不可能跟你下跪认错。

倘若我下跪认错,名字倒过来写!!!”白无常斩钉截铁的说道。

“没错!”

黑无常跟着附和。

林天并没有废话,直接将地府生杀令拿了出来,高高扬起,“这东西你们应该认识吧?”

黑白无常齐齐看向林天手中的令牌,先是一愣,随即双目圆瞪,满脸骇然。

当即。

两鬼二话不说,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拼命给林天叩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是小鬼有眼无珠,小鬼知道错了,大人饶命啊……”

这一幕,直接让在场所有人懵了。

什么情况!?

刚才还扬言要对付林天,并且保证不会给林天下跪认错,怎么一转眼就怂了?

这可是在阳间高高在上的黑白无常,人称七爷和八爷啊!!!

“僵尸王,你……你手中的令牌是什么?”

空忌一脸惊诧的盯着林天,极为疑惑的问道。

不仅是他,龙虎山掌教和血魔妖王也纷纷看向林天。

“一块能够让它们认错的东西。”林天微微一笑。

旋即,迈动脚步走到黑白无常身边,居高临下的问道:“你们刚才不是要杀我吗?”

“不敢不敢,小鬼不敢,就算给小鬼一万个胆子,小鬼也不敢杀大人您啊。”黑白无常忙不迭开口,脸上满是畏惧和惊恐。

“刚才你们不是很嚣张吗?”

“大人,求求您,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我们之前不知道大人您的身份。”

白无常哭丧着脸,那模样比死了爹妈还难看。

饶是它们做梦都没想到,这只僵尸手中居然会有地府生杀令。

它们虽然不认识林天,但地府的东西,尤其是地府生杀令,怎么可能不认识。

拥有此令者,可以随意斩杀地府人员,别说它们黑白无常,就算牛头马面照样说杀就杀。

地府追杀令在一只僵尸的手中,如此重要的消息它们之前居然不知道。

如果知道……别说得罪林天,早就前来巴结。

“你站起来。”林天看着白无常说道。

“是……”

白无常颤颤巍巍起身。

“啪……”

下一刻,林天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抽中白无常右脸。

侮辱!!

赤果果的侮辱!!

别说黑白无常,换做任何一名正常人被这样当众抽一巴掌都会怒火中烧。

可是……白无常非但没有愤怒,反而一脸谄媚的问道:“大哥,您用哭丧棒抽小鬼吧,不然等下您把自己的手抽疼了。”

“……”

此话一出,血魔妖王顿时愣住了。

这还是之前高高在上、傲然一切的黑白无常吗!?

为了巴结黑白无常,它之前给了它们许多东西,纵使如此,黑白无常照样对它不咸不淡。

要不是婚礼前一天晚上给了它们许多好处,它们今晚根本不可能过来。

它想方设法巴结的对象,现如今面对林天,居然如此犯.贱,人家打它,还怕把人家手打疼了。

不过……这也证明僵尸王的身份不简单。

若非如此,黑白无常根本不会吓成这样。

可地府除了十殿阎罗、四大判官之外,还有谁能将黑白无常吓成这样?

“这次放过你们,还有下次你们应该知道后果。”林天目光冰冷的盯着黑白无常。

“知道知道,绝对不会有下次。”黑白无常赶忙保证道。

“入座吧,继续参加血魔妖王的婚礼。”

“好的,谢谢大人宽宏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

黑白无常点头,满含感激的说道。

而后。

它们一左一右,仿佛保镖一般乖乖站在林天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