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秦宫御医?

浅云村地处山麓,刚过十月,大雪便将山路封了。

此时,一望无垠的雪地里,王小飞穿着一件单薄的破夹克,正蹲在光秃秃的老槐树下,流着哈喇子看树上的乌鸦。

透过窗子,看到这一幕的寡妇苏春红不由叹气,有点可怜王小飞了。

其实王小飞之前一点也不傻,不但不傻,还是村里最出名的中医王书怀的孙子,年纪轻轻就学得一手好医术,走街串巷,可替王书怀赚了不少钱。

只可惜摊上了一个恶毒的亲家,最后反倒落了个家破人亡,人也被打傻了。

天寒地冻,外面的气温得有零下十来度,苏春红咬了咬红唇,决定让王小飞进屋来避避寒。

“小飞,小飞!快来姐姐家,喝口水暖和暖和再走!”

苏春红喊了半天,王小飞才木讷的转过头来,傻憨憨的咧嘴一笑:“鸟,我要吃鸟……”

王小飞这幅傻样,对比之前的年轻俊朗,让苏春红更是心里一酸。

亲自过去将王小飞拉进屋,又给这傻小子盛了一碗热粥,苏春红端详着对方的英俊的模样,不由得脸颊一阵绯红,想起了两年前她婚礼上的那一幕。

浅云村有闹婚的习俗,洞房前必须选出村里一个童男子,隔着大花被子压在新媳妇身上,做出一系列羞人的动作。

当时的王小飞是村里最英俊的后生,众人起哄之下,便让他压苏春红。虽然场面有些尴尬,但苏春红自己却知道,她那一次那真的是春情犯了,身子又湿又软,隔了好久才能勉强走路。

“好吃,真好吃!”王小飞的嘀咕声将苏春红拉回了现实。

却见这小子正抱着碗,拼命地舔着,那吃相,真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好啦,好啦,碗里都没啦,姐再给你乘一碗!”

说着,苏春红便接过大瓷碗,去厨房又盛了一大碗热粥,可当她返回来的时候,却一下子羞红了脸。

原来,此时的王小飞正拿着她的一件文胸,好奇的把玩着,嘴里还在嘟囔:“呀,这有弹性,可以做一个弹弓打鸟。”

苏春红又气又羞,放下大碗,几步上前就想把文胸夺过来。

“哎呀,那不是玩的,快放手!”

可偏偏王小飞死死地拽住,就是不给。

“不行,我要做弹弓,打鸟吃!”

别看他只有三四岁的智商,但力气却是个小伙子的力气,使劲一拽之下,竟然将苏春红硬生生拽倒了!

“啊!”一声娇嗔,苏春红好巧不巧的倒在了王小飞的怀里,整个香软的身子压在少年身上,瞬间产生一种莫名的热量。

“你,你放开……”苏春红柔弱无力的挣扎。

这回王小飞却不拽文胸带儿了,而是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春红的脖子,喃喃说道:“好白,好香……”

苏春红听到这话,只觉得耳边“嗡”一声,整个身子软了下来,再没一丝力气反抗了。

“砰砰砰!”

“砰砰砰!”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吓得苏春红一个激灵。

自从去年大雪封山时,她的男人摔死后,她就一直小心翼翼的做人,若是被人看到她跟王小飞在一起——那流言蜚语就能给她埋了。

“小飞,你先放开姐,姐跟你玩捉迷藏!”

王小飞听到“捉迷藏”三个字,眼睛直放光,立马放开了苏春红。

“好,好。我最爱玩捉迷藏了!”

“那行,你先去床底下藏起来,让姐找你,看你能坚持多久,中不?”

苏春红话没说完,王小飞就“滋溜”一下子钻进了床底下。

“姐,我藏好了,来找吧。”

“好,姐没找到你前,你别出声!”

说完,苏春红连忙整理了一下蓬乱的头发,又将那个文胸藏在了被子底下,才向门那边走去。

“谁啊?”

门外没人回应,只是继续着敲门声,苏春红皱了皱眉,才将大门打开。

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苏春红面前,手里还拎着一只老母鸡,笑眯眯的说道:“春红,哥来看看你,待会把这只鸡杀了,在烫壶酒……嘿嘿。”

苏春红脸色一变,三分强笑的拉住男人说:“大强叔,这天都快黑了,婶子估计在家等着你吃饭呢。”

“叫谁叔呢?”卢大强把脸一板,假装生气的说道:“我今年才46,比你大不了几岁,叫哥。”

说完没等苏春红说话,就又嘿嘿笑道:“放心,我家那个母老虎带着孩子回娘家了。”

苏春红闻言更是害怕了,使劲拉住卢大强往外面推,“不行,卢大强你不能进来,你再不走我喊人了啊!”

“呦呵,”卢大强阴阳怪气的说道:“苏春红,在这给我装纯是吧,别以为我没看见,刚才你拉着一个男人进屋了,小心我给你把这事捅出去!”

苏春红闻言一震,攥着卢大强的手一松,卢大强已经钻了进来,笑道:“哈哈,我骗你的,春红,你就让哥尝尝鲜好吗,哥老对着家里那个母老虎,别提多没劲了。”

这时,却听床下“咕咚”一声,仿佛什么撞了床板!

“是谁!”卢大强一愣的功夫,随即意识到床下有人,扑倒地上一把揪住,使劲拽了出来。

“王小飞,是你这个傻子!”

等卢大强看清从床底下揪出竟然王小飞时,心里涌起腾腾的怒火!

苏春红这块儿鲜肉,难道竟然让这傻子占了先?

“我擦你大爷的!”

不由分说,一个大耳瓜子便抽在王小飞脸上,后者一个趔趄撞在了床沿上!

就在这一瞬间,王小飞眼睛大睁,两股毫不相干的记忆像打开了水闸的大坝,呼呼的倾泻进他的脑海!

“呵呵,王小飞,我就是为了骗你家的药方才跟你在一起的,想让我嫁给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呸!”

......“秦宫御医,遭逢乱世,银针封脉,世代传承,他日觉醒,不忘初心,悬壶济世,天下归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