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一顿耳光送给你们

大河三郎原本对王小飞还有几分忌惮和佩服。

毕竟对方第一时间判断出了自己的特殊药剂,有传染能力。

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王小飞与那名女队员近距离接触,而且还肌肤相贴,立刻又觉得王小飞就是一个狂妄的傻瓜。

他马上也要被这种药物所影响,而且会在台上把脸丢光。

王小飞根本就没有搭理大河三郎,而是尽量的加快体内气息输送的速度。

不过这药效确实很猛烈。

得到了大河三郎的声音暗示之后,王小飞对面的那漂亮女队员突然眼带桃花。

整个身体开始很不安分的晃动,并且向着王小飞贴了过来。

“没错,就是这样,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大河三郎在等待自己的队员们分析结果的时候,一直都在远程干扰王小飞。

此时脸上已经露出了嚣张的表情,认定接下来王小飞和他的队员们必定会大大的出丑,而且输掉比赛。

王小飞心里暗骂了一句,面对美女队员的投怀送抱,赶紧向后撤出一步。

与此同时,单手摸向口袋,再一次把手抽回来的时候已经捏了几根银针。

在别人眼中看来,王小飞就像是台上的魔术师。

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把三根银针整整齐齐的刺入到那美女队员的头顶三处穴位当中。

看上去堪称神奇,甚至有些诡异!

“这是什么操作?”

“中医的针灸啊!可是速度也太快了吧!”

目睹这种场景的人纷纷惊呼出声。

外行看热闹,但是场上的队员和台上的评委则是被真正的震撼到了。

仅仅是王小飞下针的速度和精准度,就足以秒杀九成以上的真正老中医了。

所以评委全都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珠子仔细分辨。

原本对王小飞充满了怀疑甚至是仇恨的那些队员们,则再一次从目光当中投射出敬佩甚至是仰慕的情绪。

在这一刻,他们又一次对王小飞充满了信心。

因为刚才还举止怪异,面色发红的那名女队员被扎了针之后,整个人立刻变得松弛了下来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没有再做出任何的暧昧举动。

“老哥加油啊!”

“绝对不能输给这帮家伙!”王小媛在台下大声的加油助威。

王小飞下完针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了几分。

一方面运转体内气息,抵挡这种不断从女队员身上散发出来的致幻剂的效果,同时绕到女队员的身后,直接将掌心贴在对方的后背之上。

体内神农诀的运转程度已经达到了极致状态。

王小飞很清楚,大河三郎用的这种致幻剂十分的歹毒,而且药效特别的猛烈。

如果自己按照常规的治疗手段,把这些毒素给清除掉,恐怕会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那女队员未必能够撑得住。

所以危急情况之下,王小飞立刻做出一个冒险的决定。

那就是先不去解决这些毒素,而是把这些毒素尽可能的收拢,并且控制在那女孩子身体的某一条经脉当中。

如此一来短时间内,只要不发生特殊情况,那么药效就不会发作。

至少在比赛结束之前,不会犯病!

众人都看得入神,觉得惊讶。

但其实所有的事情都只是发生在短暂的瞬间。

从王小飞判断出病毒的种类属性,到完全控制住,也只不过是在一分钟之内而已。

漂亮的女队员脸上的红晕渐渐消退,双目当中的春情也被完全压制下去。

此时正疑惑之极的眨着大眼睛看着王小飞,开口问了一句,“刚才怎么了?”

“我感觉自己……”

说到这里,女队员的脸突然又红了,然后直接就说不下去了。

王小飞干咳两声说道,“没事儿,他们在你身上下了致幻剂,不过我已经替你解决了!”

“致幻剂?”

“难怪我刚才……”女队员咬了咬牙。

随后把愤怒的目光看向大河三郎,低声骂了一句,“不愧是虫国人,真是够不要脸的!”

台下也是骂声一片。

此时的大河三郎脸色难看之极,死死地盯着王小飞和他旁边的那票量的女队员。

嘴角抽动了好几次,这才说到,“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强烈的病毒,竟然解除了?”

“这不可能的!”

说话之间,大河三郎干脆直接向着女队员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抬手似乎要有所动作,想要近距离亲手检查。

女队员本能地露出厌恶之色,并且向后躲闪。

而王小飞则直截了当地来了个英雄救美,把人挡在身后。

冷冷的对着大河三郎说了一句,“怎么,你这是要发扬风格耍流氓吗?”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怕挨打吗!”

大河三郎面红耳赤,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随后满是疑惑的盯着王小飞,又看了看那名女队员。

正想着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彻底验证对方是不是真的解除了毒素的副作用。

突然听到自己的身后接连传来几声惊呼。

“你怎么了?”

“为什么会这样,天哪,我的身上怎么会长出这种东西!”大河三郎的那些队员们一个个忙不迭的摘下面罩手套和身上的防护服。

大河三郎扭过头看了一眼,脸都绿了。

因为,几秒钟之前还好端端的那些队员,此时脸上手臂上,全都长满了如同苔藓一般的疙瘩。

包括那个先前吃下药丸的和试图分析出成分的,一个都没有落下!

大河三郎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想要过去查看情况,但又意识到情况不妙硬生生的停在原地。

下一秒钟,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上痒得很,不由自主的抓了一把。

然后就看到自己的手背手臂,以及其他肉眼能及得皮肤裸露,出也长满了如同看向一般的疙瘩。

“这是怎么了?”

“这是什么东西!”

“赶紧注射咱们制造的解毒血清!”大河三郎跌跌撞撞的,向着自己队伍的那些仪器跑了过去。

他们所谓的解毒血清,也就是先前用来压制对手获得胜利的那种。

可是连续打了两针,不仅没有任何的效果,反而让脸上身上长出来的那些如同苔藓一般的疙瘩长得更快了。

到最后大河三郎和他手下那些队员们一个个惨不忍睹,一边挠着一边在台上打滚。

“这家伙,真是个神仙嘛?”

“一颗药丸,竟然把这么专业的队伍给搞成了这个鬼样子!”

“好想拜他为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