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待客之道

第二天。

林浅将安安安顿在酒店,按照和翎星重新约的时间,前往翎星集团,可是到了会议室,却再一次被通知议程推迟。

林浅将安安安顿在酒店,按照原定计划,前往翎星集团,可是到了会议室,却再一次被通知议程推迟,需要她们再稍等片刻。

这一等,又是一个上午过去。

“你们翎星,究竟有没有合作精神,一拖再拖,把我们久石集团当笑话一样吗?”小文也有些动怒。

他们是专程飞来临城和翎星商谈合作的相关事宜,可是翎星从昨天一直都避而不见,也不说原因。

就这样把他们晾在这里。

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时间,根本是把他们当傻子耍!欺人太甚!

而公关经理却只会点头赔笑,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坐在位置上一言不发且始终含笑优雅的林浅,终于站了起来。

“很抱歉。”林浅声音不大,但却深入人心,所有人都顺着声音,朝她看过来。

林浅含笑,清冽的眸子里不染一丝波澜,透着一股从容不迫,慢慢开口继续说道:“翎星集团,实在是没有合作的诚意,我们不如就此作罢。”

此话一出,一众经理都傻了眼,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明下小姐……”

“够了。”

林浅抬起手,打断了经理的话,一双清眸不染温度,收紧下巴,兀自抬高,“小文,我们走。”

掷下一句,林浅便准备转身。

而就在此时,随着门外脚步声响起,一道低沉,破空而响。

“我来晚了。”

林浅循声望去。

随即,一张俊美如斯的脸,撞入眼帘。

四目相对,林浅的太阳穴,一阵刺痛。

而对方,也在看到林浅的那一刻,陡然僵住——“林浅!”

林浅看着眼前的男人,眸认错佛过一道惊疑:他,认识我?

伴随着太阳穴那无法忽视的刺痛,让林浅不觉踉跄了一步,脚下骤然失衡,仰身朝身后倒去。

她下意识闭上眼睛,迎接着这意料之中的疼痛,可是下一秒。

一双有力的臂弯,将林浅挽住。

睁眸。

林浅对上了那双深情如海的眸子,太阳穴的刺痛,更加深刻。

“啊——”

林浅痛苦的推开了身前的男人,觉得呼吸都艰难的了几分,撑着大理石台面,胸口剧烈的起伏,半晌,才恢复清明。

她觉得,脑子里有什么,好像要炸开了一样。

敛下心神,林浅秉持职业素养,伸出手递到司厉霆的面前,美眸清冽,“你好,司先生,我是久石集团的代表,林浅!”

司厉霆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所有的冷静自持全都被抛开,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冲击着他全身,他根本没听到林浅说什么,他只想去触摸她,真实的感受她的存在。

司厉霆没有去握伸在面前的手,而是上前一步,抬起手握住林浅的双肩,想要将抱紧。

他刚倾身要抱时,就被推开。

“司先生,请你自重。”

感受到眼前的男人要抱自己时,林浅本能的抗拒。

虽然拥抱在国外也是一种打招呼的礼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浅不喜欢眼前的男人。

从第一眼,就很讨厌。

“浅浅……”

司厉霆怔怔的看着林浅,不敢相信,她竟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自己,深受打击,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捏紧,唇瓣低喃,吐出他魂牵梦萦五年的名字。

“我是司厉霆,浅浅,你不记得……”司厉霆接受不了林浅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伸出手想再次去触碰。

可是手还没有碰到林浅。

林浅眸色一黯,向后退了下,秀眉微颦,“司先生,我一直在J国,这是我们初次见面,你这样很失礼!”

一句话,让司厉霆的脸沉了几分。

她明明是林浅,连微表情都一模一样,可是却对他说这样的话,究竟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他,还是……

正在司厉霆沉思之际,林浅已然开口,眸光平淡且锐利,不徐不缓道:“今天本来应该和贵公司谈合作,可是贵公司的诚意让我们需要考虑,是不是要继续下去。”

她提步准备走,可是司厉霆怎么愿意她离开,下意识扼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沉声道:“林浅……”

“司先生。”

林浅蹙眉,目光落在了自己手腕上那道桎梏,扭头,定定的看向司厉霆,微微挑眉,语气多了几分若有所悟的嘲弄,“司先生,您们拖延在先,现在还要用强硬的手段迫使我们留下不成?”

她察觉司厉霆手劲松动,立刻抽回,话锋一转,扬唇一笑——“这就是你们翎星的待客之道?”

一句反问,让司厉霆难得无言他没有想到,自己纵横商场多年,竟然第一次被人噎的说不出话,而且竟然还是林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