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活了

陈墨龙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一击横扫再次袭来。

这一次我没有硬碰硬,而是拉着陈晓晓往后退了两步,算是和这个陈墨龙有了一个安全距离。

他害怕我的近身,所以这才逼迫我退开。

而我也是担忧一旁的陈晓晓,不然也不会放开这身位优势。

“这小兄弟面生得很啊?你也是江南陈家的人?”

对于这个问题,我摇了摇:“我叫陈笑,虽然也是姓陈,但是和江南陈家没有关系,和你们江北陈家也没有关系。”

“不过陈晓晓是我的妹妹,有我在,你今天休想伤了她!”

陈墨龙轻笑一声,提刀看了看他大刀上的口子说道:“我这刀也算是世间一等于一的武器,被你砍出个口子,说明你的剑不错。”

“就是不知道,你的剑法怎么样!”

说罢,陈墨龙双手挥舞,他手中的长刀,就像是一条狂龙一般在周身卷起,刀气环绕好不威风!

周围的干尸和侍卫后人,连他的身前都没有到,就已经被刀气撕碎,成了血雾。

在他停一下的一刹那,长刀凝出的一股刀气直接朝我扑来。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刀法上,如此强劲!

仔细看去,这刀气像是龙头朝我撕咬而来。

如果被这刀气直接斩重,恐怕我连全尸都剩不下。

不过……

这样就想赢过我?

是看不起我手中的黯魂剑,还是看不起我的太平剑术?!

脚下一下轻轻连点,七星剑阵如浩瀚天空中的七颗星辰。

星辰之力凝聚,这正是太平剑术的精髓之处!

如果现在是黑夜,这一招要更强!

但现在面对陈墨龙,也足够了!

七星剑阵形成的瞬间,黯魂剑发出阵阵轻鸣。

我劲气凝聚一点,往前一踏!

“七星镇北斗!”

七道剑气,环环相扣,天枢、天璇两道剑气,在碰到刀气的刹那应声而碎。

但随即天玑、天权和玉衡、开阳共计四道剑气直接将刀气破碎。

仅剩摇光剑气直冲陈墨龙,但我和陈墨龙之间并未死仇。

手中一抖,摇光缓缓消散在陈墨龙的鼻尖。

陈墨龙怔怔的看着我,一时间有些缓不过来。

不过,我可没时间和他在这里一起耗着:“你现在走还来得及,我不为陈家,只为陈晓晓的安全。”

陈墨龙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明白我话中的意思,他眉头一皱,将自己的长刀收起,朝我拱了拱手:“多谢不杀之恩。”

陈墨龙虽然没有再阻挡我们,不过却是朝着陈凌风去了。

对此,我不仅没生气,反而十分高兴。

陈凌风的实力具体有多强,我不知道,但要对上陈墨龙,那也要退一层皮。

就在我们交手的时候,场上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有一批人已经靠近了黄金面具,五长老朝这边怒吼道:“快去拿下面具!”

可是他刚刚吼完之后,一把长剑就穿透了他的肩膀。

长剑的主人笑道:“嘿嘿,五长老的实力,我看也不过如此,不如我做我的剑下亡魂?!”

陈凌风此时,也和陈墨龙对在了一起。

他的匕首,根本就阻挡不了陈墨龙的大长刀,陈墨龙三刀下去,就震的他连连吐血。

一直被江南陈家要挟的风水师见到这一幕,都是互相对视,那个眼神。

“陈笑,要不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

虽然现在也还是被阵法困住,但很明显,离开这里是最安全的!

还没来得及说话,这话被江南陈家的五长老听到了,顿时暴怒:“你们谁敢退后一步我就弄死你们!”

正在和五长老死斗的长剑主人,咧嘴一笑:“哈哈,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你们几个人,要是想离开,可以离开!我们绝对不为难你们!”

“这江南陈家一直以来,以为自己是风水七家之首,今天我就要好好的告诉告诉他,这之首,是要有实力才能座的!”

“墨龙,斩杀陈凌风!”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长剑主人和陈墨龙,都是江北陈家的人。

没想到,两个陈家竟然见面就是死斗,这积怨怕是不可能解开了。

见江南陈家的人现在自身难保,我将众人召集道了一起:“现在干尸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留下的人有机会拿到黄金面具,但是要和这些人相拼。”

“当然,你们也可以跟着我一起离开活命。”

这黄金面具的事情我是不想参与了,王家的三个长老也在远处和强大的侍卫后人缠斗。

现在还没有注意到我,如果注意到了,一定会第一时间过来击杀我。

离开,是最好而选择。

我话音刚落,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看来,他们也是不想继续留在这里。

只有陈晓晓担忧的看了看五长老和陈凌风,我微微的叹了口气。

直接让这小丫头这么跟这我离开,恐怕日后会过意不去。

我一记手刀直接将陈晓晓打晕,背起陈晓晓就往外围跑去。

五长老和陈凌风两人没有任何时间观察这里,他们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

就在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几个神秘人突然出现,几个小周天的侍卫后人,甚至阻拦不了几秒。

眨眼就被击杀!

这几个神秘人都穿着严密,根本看不出来他们的真实身份。

我看过去的时候,没成想对方好像心有灵犀一样,也朝我看了一眼。

只是撇了一眼,我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怎么是她?!”

我是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这黄金面具,能引得她的关注?

而且,她身边的几个人,实力也是不弱。

上次出现的时候,她好像没有这么强的帮手吧?

就在我们即将要离开的时候,阵法中心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这个声音似人似兽,如山林虎啸,又如深海鲸鸣,直接穿透人心,震撼魂魄!

我扭头一看,蜀王的尸体,已经恢复如常,黄金面具虽然还能看出一点原本的模样,但也变得暗红无比。

而且他的蛇身,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变化,化了双腿。

刚才那一声,是蜀王发出的声音!

这家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