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幻术

我以前奇怪,秦岚来的时候不是带了几个帮手吗?那些人怎么不见了?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更,更远处的战斗引起了我的注意。

仔细看去,发现竟然是王家的人和秦岚的帮手在缠斗!

“陈笑兄弟,你怎么又回来了?”

听到陈墨龙的声音,我立刻冲了过去,将他周围的几个干尸清除掉之后,这才说道:“有几个仇人在这里,想着直接解决掉。”

“这可是个好机会,错过这个机会,下一次不知道是啥时候去了。”

“你怎么样,伤势重不重?”

陈墨龙苦笑一声,将腹部捂着的地方掀开,我这才发现上面有一道巨大的伤口。

伤口的血液虽然有一些凝固,但是没有完全凝固。

这要是一直流下去,肯定会流血致死。

我从口袋当中掏出一小瓶子的药粉,扔给了陈墨龙:“独家秘制!”

“你这伤看上去很重,但不是内伤,问题不大。”

陈墨龙朝我道了道谢,我也没有再在他身边停留。

而是朝着秦岚过去。

现在山谷里有着的活人就这么几个,我也没有继续隐藏自己的身份,朝秦岚大吼道:“想把自己的命交在这里?!”

这个声音引起了王家长老的注意,其中有人跳脚道:“陈笑!该死的家伙!”

我连搭理都没有搭理王家的人,来到秦岚身边后,看着眼前的蜀王说道:“神奴?”

蜀王愣了一下,黄金面具之下的眼神,怔怔的看着我。

不过我可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手中的黯魂剑,一剑就划向了他的喉咙。

叫他神奴,就是想让他有一丝破绽!

我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这个机会?

蜀王反应过来之后哼笑一声,没有任何的躲闪:“凡间利器岂能……”

但是话音未落,蜀王就怒吼道:“怎么可能?是黯魂剑?!”

当他想要躲闪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黯魂剑在他的喉咙处划过,留下一道血线。

我有些懊恼,如果可以跟再快一些的话,可以直接砍下蜀王的头颅。

蜀王单手捂住自己也不会讲出的伤口,怒视我,我能看到他眼神当中的火焰。

是真正在燃烧的火焰!

秦岚在一旁也没有停歇,手中的日陨剑攻势暴涨!

蜀王的身上,瞬间多了不少的剑伤:“你们……都该死!”

就在我要靠近的时候,蜀王的双手竟然冒出团团火焰,朝着我就砸了过来。

我侧身一闪,火焰直接撩烧了我的头发。

秦岚爆喝一声:“退开!这火不对劲!”

当她看向我的时候,我已经跑出去数米。

我可是被这火烧了一下,自然是感受到这火焰的不对劲。

这火根本就扑不灭,要不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划断了头发,怕是要被这火焰直接烧全身。

我无奈的朝蜀王说道:“不就是刚才用火烧了你一下吗?至于嘛?”

原本正在大发神威的蜀王,又停顿了。

“刚才在我身上放火的人,是你?”

我虽然远离了蜀王,但是脚下可还没有停。

将剑收到身后笑道:“当然是我了,除了我还能是谁?”

“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那黄皮子精叫你神奴?”

话音刚落,蹭的一下,蜀王手上的火焰瞬间遍布了全身。

紧接着就听蜀王说咬牙切齿道:“吾的名号,岂是尔等可以随意呼喊!”

“臣服或者死!”

对此我撇了撇嘴,这家伙的实力虽然长在稳步提升。

但提升的速度并不快,到现在只不过是堪堪和秦岚的实力差不多。

只不过,因为对方神秘的身躯,一般武器很难弄死,只有秦岚的日陨剑有那么一些威力能够伤害到他。

所以这才让他活到现在。

以他这样的实力,在场的风水师要是联合起来,一定可以弄死他。

说实话,这蜀王的实力,让我有些失望了。

就是这火焰,还有点儿意思。

秦岚来到我身边,斜看了我一眼,疑惑道:“你刚才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对此我只能是翻个白眼:“还不是为了救你,不过看样子也没什么可救的。”

“这蜀王的实力,未免有些太弱了吧?”

秦岚刚想要开口的时候,我眼前突然一黑。

而且,我手中的黯魂剑,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秦岚!”

原本想要呼喊出来,可是竟然听不到一点儿的声音!

我的五感全部消失不见了!

我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中了什么幻术。

就在我想着这该如何破解的时候,心口处突然传来一阵疼痛。

一副地狱般的画卷,在我眼前栩栩展现!

我整个人就被吸了进去,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浑身上下的剧烈疼痛,让我忍不住我的吼叫起来。

勉强睁开眼睛后,我这才发现我竟然在一锅热油里。

滚烫的热油在和我的皮肤接触后,痛彻心扉的感觉瞬间进入脑海。

“幻觉,这是幻觉!”

想到这里,我顿时咬了咬自己的舌头。

脑海当中默念清心咒:“万物尤静,心宜气静……”

八个字还没念完,我就感觉自己的嘴不受控制的张开,舌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住。

刺痛感让我神经紧绷,紧接着就是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舌尖剧痛犹如心肺搅动。

就在我这将感觉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体内各处突然传来一种异动。

一种古朴的气息瞬间占据了全身,将那种疼痛感驱逐出去。

“一鼎一凰一涅槃,一冤一族一天机,一灭一生一乾坤,五龙七烈九万魂!”

一种古怪的音节,在我的体内有内而出。

我非常确定,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种音节。

但是,这种感觉就好像来自于灵魂深处。

我没有听过,却能明白他的意思!

更加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是我爷爷留下的诗!

身上没有这种疼痛感后,我立刻念出清心咒。

这一次,不只是一滴清水,而是如滔滔江水一般,洗刷了我的整个身体。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就见到了蜀王在我身前不远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竟然能破了吾的幻术!”

“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