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合同有坑

“老...老板...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变帅了诶!”

“那是必须的!你都不知道,在我家乡至少有上百万小迷妹喜欢你这型的。”

“真的吗?那老板我们去你家乡吧!我不贪,不要上百万,我只要一个就行,嘿嘿...”

看着黄富贵那傻笑,宁宇摇摇头,最终还是形像神不像。

“那个地方我是不会回去的,太伤心!还是这里好,拥有无限可能。”

“哦!”

“富贵,你放心跟着我好好干,媳妇会有滴!”

看着黄富贵由兴奋瞬间颓靡,宁宇赶紧鼓励道。

同时宁宇也想到曾经的自己,要不是穿越来到这个世界,自己又何尝不是黄富贵这样的人物。

臭屌丝,穷鬼,土老帽之类的称呼就是女孩子对自己的尊称。

但来到这个世界,宁宇不再是之前的宁宇,他在这个世界是唯一的神话,他将创造属于自己的天地。

再回去?不可能!谁把我弄回去,我跟谁急。

弄回去?用这个世界的口水歌,用这个世界那所谓9.2的高分电影去地球混?那不是找屎嘛。

宁宇又不是没看过这个世界的高分电影,9.2的评分,放在地球恐怕5.0都没有,妥妥的烂片。

二人呆在旅社,宁宇给黄富贵狠狠的补习了一下,主要是说话做事方面。

音乐方面他自己就是个音盲,所以只能改变一下黄富贵那傻里傻气的说话调调。

“记住!见到外人,不要动不动就嘿嘿傻笑,那样很衰的,要高傲,要高冷,来跟着我心里默念,我是奇才我有高傲的资本。”

叮当叮当...

手机响起,宁宇让黄富贵禁声,接听电话。

“喂!宁大才子,我的歌什么时候安排?”

话筒内传来极好听的声音,听得宁宇全身酥麻。

“你...你是...韩...韩子熙?嘿嘿...你声音真好听,比电视上好听。”

一旁的黄富贵看着宁宇,心里想着:“刚刚还教我不要嘿嘿傻笑,自己笑的比我还傻!”

拿着手机的韩子熙眉头一皱,她都能想象到对面一个小秃子一脸猪哥像,可能还在流口水。

原本网络聊天的好印象,直接清空为零。

“嗯!我是!我的歌怎么样了?”

宁宇听得出来,这次对方的声音很清冷,刚刚还调侃一下,称呼自己宁大才子,声音也很暖,很像是朋友,现在却像陌生人。

“噢!歌啊!我听过你的歌曲,根据你的嗓音,我准备了五首歌,马上可以签合同。”

“行!来悦翔娱乐楼下对面的星潮咖啡厅签合同。”

说完韩子熙挂断电话,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

“哼!对你暖你就成猪哥,对你冷你就正常?怎么跟我爸一样?”

很快韩子熙通知刘姐,去对面的咖啡厅等着宁宇,双方签署合同,然后准备录制发布专辑。

这一情况被准备回家交作业的韩清源得悉,然后又是逮着林一航一顿教训,督促他必须把这事搅和黄了。

林一航也很无语。

计划很完美呀!

怎么回事?哪里出了问题?

宁宇你不是一直喜欢低调吗?

大小姐都把你曝光了,你还给她写歌?你贱不贱?

幸好我还有后手,我可是王牌律师,跟我斗!呵!

宁宇带着黄富贵搭乘公交车前往星潮咖啡厅,马上要近距离见到韩子熙,宁宇一路上都是挂着笑,脸色绯红。

像极了一个马上要见女友家长而害羞又紧张的小男孩。

到达咖啡厅,黄富贵瞬间扮演角色,而宁宇则进入助理角色。

只不过宁宇并未见到他日思夜想二十五年的女孩。

按宁宇的话说,老婆不就是从出生开始就要想念的吗?

经纪人刘姐还是一贯的作风,没有任何客套,直入主题,拿出三份打印好的合同,一共五首歌,每首歌三万。

表面上刘姐很镇定,面无表情,其实内心早已风起云涌,作为歌手出道的韩子熙。

这个时候她太需要新歌,太需要好的作品曝光。

能创作出天亮了和夏国人,刘姐完全不怀疑对面这个看着土里土气的光头实力。

没错!刘姐也坚信天亮了是宁宇创作,而非黑子。

一旦新专辑五首歌都是同等级的作品,不敢想象韩子熙在乐坛的地位将会发生何种变化,有可能三线直杀一线。

刘姐之所以这个表情,就是怕对方漫天要价,毕竟对方好像对悦翔娱乐有恨。

黄富贵装模作样翻看着合同,字都认不全的他,静静的等待宁宇指示。

就在宁宇要发布指令让黄富贵签字时,手机又响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宁宇礼貌的跟刘姐打个招呼走到一侧接听手机。

“喂!宁先生吗?我是悦翔法务部的林一航,听说您要给我们公司的韩子熙写歌?您想好了吗?如果您想好了,我们公司的账户您应该知道吧!这次违约金不多,五百万而已!”

“什么意思?”

“之前《天亮了》的合同,您是不是没认真看?我建议您再回去仔细看看,里面有一则附属条款,一旦违约附属条款自动生效,哦!对了!这个事你不能跟任何人说,否则也属于违约,违约金高达两亿!”

“窝曹!”

此时的宁宇唯有这两个字能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那合同我早丢了,我不信你说的!”

“那宁先生可以试试!”

“韩子熙是你们公司的歌手,我的作品有目共睹,这事对韩子熙百利无一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事你不用管,你只要记住,韩子熙背后有你惹不起的存在。”

“你!”

嘟嘟嘟...

对方已挂断,宁宇呆愣当场。

“我惹不起的存在?他也看上韩子熙了?跟我抢老婆?我有金手指我怕你?”

“哎!算了!两亿啊!MMP的!算你狠!秃老道,你给我挖坑!我跟你没完!”

宁宇回到座位旁,并没落座,而是盯着黄强道:“老板!不能签了!我们走吧!”

“嗯!好的!”

说着黄富贵起身准备离去,这下原本淡定的刘姐不再淡定。

“宁先生,究竟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吗?价格不满意?五万,五万一首怎么样?”

黄富贵压根没回头,因为他不觉得对方在喊自己。

我姓黄,不姓宁,而且别人都喊我二愣子。

固定的思维短时间是无法转变的。

看着二人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刘姐急忙追上去,拉着黄富贵的衣角。

“宁先生,子熙现在真的很需要好作品,她现在人气大跌,我觉得有人在针对她,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只能接到一些不起眼的电视台综艺录制或者一些口水歌,再这样下去子熙就毁了!她只是一个很单纯的想坚持自己梦想的女孩,宁先生!您有作品为什么不能拉子熙一把呢?”

又一次听到韩子熙背后有人,宁宇眉头紧邹,总感觉有人在自己头上拉屎。

忍无可忍!

“我们老板的意思价格自然是一方面,另外就是希望韩子熙小姐能和喜欢她的粉丝一起游湖,当然不可能是所有粉丝,二十个,选二十个幸运粉丝就行,我和我老板先预定两个。”

黄富贵想到能和女明星一起游湖,脸上很自然的露出嘿嘿傻笑,不过当他看到宁宇朝他瞪眼时急忙收住。

一旁的刘姐总觉得助理才是正主,这个光头就是个工具人。

从开始到现在,这个光头就说了三个字“嗯!好的!”

至于游湖?

这是为什么?刘姐表示不懂,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