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备受嘲讽

得知影视峰会的消息,宁宇打开通聊。

未解之谜:谢谢!不过,我们公司好像没受到邀请。

爱睡觉的猫:你们可以以悦翔娱乐的身份去参加,他们的影视部有邀请函,你不是公开示爱韩子熙了吗?给她打电话呀!

未解之谜:我媳妇在悦翔说话好使?

爱睡觉的猫:开玩笑!韩子熙可是悦翔的一姐!悦翔董事长都得听她的,你以为呢!

宁宇看到这条消息,当着柳欣他们的面放肆大笑,这个小猫咪既然没反驳自己。

韩子熙不是没反驳,是压根没反应过来,反应慢了那么半拍。

未解之谜:哇!我媳妇这么厉害的吗?

爱睡觉的猫:/呕吐,真恶心,你媳妇?韩子熙?你怕是在想屁吃哦!

这一次韩子熙发现问题。

两人又互相聊了一会后结束聊天,紧接着宁宇打开拨号界面,给刘姐拨去电话。

悦翔娱乐内。

韩子熙刚刚放下手机,就跑到刘姐身边,一双美眸看着刘姐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

“嗯?子熙!有事?”

刘姐正在帮韩子熙整理通告,以安排好档期,最近的韩子熙是真的忙。

看着韩子熙站在自己身边,刘姐整理文件的动作没停,只是随口一问。

韩子熙还没说话,刘姐的手机叮当响起。

“诶!刘姐...我来接!”

韩子熙速度很快,闪电手把刘姐的手机拿起就跑,跟只小兔子似的,弄得刘姐一头雾水。

半个小时,这个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小时,全世界都不知道二人聊了些什么,是个未解之谜。

还手机的时候韩子熙一直挂着笑,漂亮的脸蛋上挂着红云。

另外就是在韩子熙接完这个电话后没有五分钟,悦翔董事长韩清源通知影视部这次参加影视峰会带上天海传媒的相关人员一起。

天海传媒柳欣接到悦翔影视部消息时,脸上没有兴奋反而有些自责,这么大的事自己既然不知道。

身为一个女强人,这是严重的失职,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对某些时候吊儿郎当的宁宇有了很大改观。

其实一年一度的影视峰会这个事,不怪柳欣不知道,因为柳欣之前只是负责音乐部,对影视圈了解很少,再加上最近实在太忙,难以顾及。

柳欣当然知道参加影视峰会能见到影视圈内许多大鳄,最主要的是有很大机会跟三大影视网仔细沟通,从而进行合作。

所以她才会有些自责,并暗自决定,以后要更加努力,将女强人进行到底。

最后天海传媒执行总裁柳欣拍板,接下来的日子所有人好好准备准备,整理自己的形象,参加后天的影视峰会。

黑子原本是想通知赵文一起过去的,可是电话一直没打通,最后也就不了了之,本来就是去谈业务,带不带主演都无所谓,别耽误人家赚生活费。

毕竟宁宇大老板确实很坑,在京都给人家八百一个月。

一天后,天海传媒的一群人和韩子熙按部就班干着自己的事,天启娱乐也在执行计划。

确实有韩子熙的绯闻传出,男方还是造梦娱乐的林鸣。

传闻说两人是因《超美声线》结缘,最主要的是记者采访林鸣时,林鸣那开心的笑容真的不像作假。

林鸣当然开心,《超美声线》五位评委,三位女歌手,我踏马都喜欢,随便一个安排一下跟我处对象我都乐意,更别说国民女神韩子熙。

而韩子熙本想发表声明澄清她和林鸣的关系,但被悦翔娱乐拒绝。

还是受到她老子韩清源的指示,韩清源的原则就是对韩子熙在娱乐圈有害的事坚决执行到底。

所以韩子熙一直没有就此事有任何回应,弄得林鸣更是活跃,不管是参加综艺还是接受采访,谈及和韩子熙的关系时,他总会很开心的笑。

然后说只是好朋友!好朋友而已,其它的暂时无可奉告!

说的很神秘,然后被各种八卦媒体疯狂报道,无数吃瓜群众纷纷猜测,韩子熙的粉丝刷刷的掉,全是颜粉。

至于宁宇,他对娱乐圈的破事本就不感兴趣,从来不看通博也不看娱乐新闻。

柳欣倒是看到,但只跟黑子说了下,黑子又和黄富贵和香香说了,然后大家一致决定瞒着宁宇。

大家看宁宇的眼神有那么一点点同情,黄富贵更是觉得老板一直在单恋。

另一边,咸州黄土村。

赵文两手空空走在回老家的村道上,去京都追梦时他是两手空空,回来还是两手空空。

身无一物,就连换洗衣服都扔在京都。

赵文害怕看到那些东西又忍不住继续去追梦,那样太对不起在家的二老。

黑子给他打的电话,因为赵文并没有开通未接来电短信提醒,所以赵文压根不知道黑子找过他。

走到村口,远远就看到十余个村民在村口的小卖部打麻将唠嗑,五条土狗正在撒欢,互相干架。

土狗看到陌生人过来,一拥而上,将赵文团团包围,齿牙咧嘴,似乎在警告赵文,别进村。

终于有一位村大妈看到土狗的异常,然后看到穿着寒酸身无一物的赵文。

“哟!我没看错吧!这不是我们村的大明星吗?”

“桂花!你瞅瞅这是不是赵家那口子?赵老憨不是吹牛说他儿子在城里拍戏吗?当大明星吗?怎么混成这幅模样?”

“哟!还真是蚊子啊?蚊子!在城里五年了吧?这次回来是接你爸妈去城里享福的?”

“他二婶!你瞅瞅他这样像是能接赵老憨和他媳妇去城里享福吗?”

赵文走到村口小卖部,好些村民都开始嘲讽,赵文真的想不通,我又没得罪你们,有必要这样吗?

赵文压根没搭理众人,循着熟悉的记忆照直往家里走去。

走得远远地赵文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众人的嘲讽。

这一切只因为赵家有一个漂亮的女儿,黄土村的村花,赵文的妹妹赵舒妹。

黄土村几乎每户人家都向赵家提过亲,赵老憨均以赵文在城里拍戏为由,拒绝所有人的提亲,言外之意就是舒妹的哥哥是未来明星,舒妹以后也要到城里生活的不会一辈子呆在农村,说白了就是看不上你们。

用一句概括,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日积月累之下,黄土村都开始疏远赵家。

因为这些,众人看到赵文如此落魄,心中仿佛出了口恶气,不狠狠的嘲讽两句就是不得劲。

更有几个大妈跟在赵文屁股后面,她们打算到赵家好好的嘲讽一下赵老憨。

赵文的家是一栋破旧的土砖房,很破很旧很穷。

村里人认为向赵家提亲肯定能成功,没想到却被赵老憨拒绝,这也是他们讨厌赵家的原因。

走到家门口,看到正在做饭的熟悉身影,赵老憨手拿旱烟一边吸着一边烧火,赵文的母亲则是在炒菜。

看到父母花白的头发,赵文眼角湿润。

“爸,妈!儿回来了!不走了!就留在家里照顾二老!”

“孩儿他爸,刚刚我好像听到文儿的声音。”

“我也是...”

赵文父母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只以为自己出现幻听。

他们的儿子已经五年没回来了,可能是太想儿子,出现幻听。

“诶...儿子?真是儿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赵老憨转头看向门口站着的青年,猛地起身来到赵文身前脸上布满满足的笑容,上下仔细打量赵文。

“啊!儿子!快,让妈好好看看你,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受苦了吧!我可怜的儿。”

赵文的父母看到回来的儿子,内心很惊喜,五年没见,他们可是日思夜想自己苦命的儿子。

一家三口团圆,父母对赵文嘘寒问暖,聊着家常,突然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

“哟!赵老憨!这就是你的明星儿子?这就是你说的我儿子配不上赵舒妹的原因?”

“就是!”

“赵舒妹是大学生,我儿子也是大学生,怎么就不配了?现在看来,是你们家配不上我们家吧!”

听着邻居的冷嘲热讽,赵文很不解,究竟怎么了?五年前离开的时候大家不是很好吗?

虽然不解,但赵文本就人生失意,心中无尽怒火正愁没地方发泄,想着自己五年来遭受的白眼以及屈辱到最后一场空。

看着还在冷嘲热讽的邻居,赵文不管那么多直接开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