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有趣的飞毯

溪水边,博罗米尔好奇的问:“金乌,你的飞毯能坐人吗?阿拉丁神灯中的魔毯都能坐人飞行。”

“应该可以。”金乌心想:“大一点,低一点。”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大卫飞毯忽然变大了一倍,降低了高度,停在离地面一尺高的地方。

“好玩!”独孤千浔和灵珊过来看看。

金乌说:“师姐,灵珊,你们坐上去看看。”

灵珊说:“不能摔倒吧?”

独孤千浔拉着灵珊说:“我扶着你上去。”

两个女人爬上去坐下来,飞毯轻微随风飘荡。

灵珊尖叫:“金乌,它不会飞走了吧?”

金乌说:“师妹别怕,它只会跟着我走的。”

一旁的巴金斯说:“小家伙,你应该去古埃及的大沙漠当个骆驼脚夫,那里适合飞毯飞行。”

艾尔芙说:“好主意!金乌,我们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啊?”

金乌想想说:“导师,我们渡过小溪向南走,妖怪说有个恶魔谷,那里有龙的洞穴。”

“好的。”艾尔芙拄着法杖踩着溪水上的石头,如履平地般走过小溪。

金乌跳过小溪,飞毯随后稳稳的飞过来,跟在后面。

艾尔芙说:“伙计们,加快速度了!奥兰多你走最前面。”

奥兰多箭一般窜了出去,金乌带着飞毯在密林里穿行,反而落在最后。

穿过密林,金乌看见在一颗巨大的古树下面,艾尔芙和奥兰多在说什么。

“怎么了?”金乌问前面的博罗米尔。

博罗米尔指着远处一个小山岗说:“你看那是什么?”

远处有一个小山岗,山岗石壁上有个石门,石门上有个上古文字,应该是洪荒文“道”字。

小山岗上面趴着一只黑豹,浑身冒着电光电弧!一看就不好惹!

艾尔芙怀疑黑豹是个宠物!石门里面应该住着一个神仙。

艾尔芙说:“金乌,那个黑豹不是西方魔兽,可能是东方神魔,你去跟它说话,说我们是路过这里,看能不能让我们过去。”

金乌说:“我试一试吧。师姐你们下来,跟在导师后面。”

灵珊说:“金乌!你小心一点。”

独孤千浔和灵珊从飞毯上下来的时候,金乌已经把圣火铠甲放在系统空间里,恢复成一个黑发修真者的样子。

艾尔芙问:“金乌,你已经修炼到神邸了,什么不会变化?”

艾尔芙以为金乌会变形成妖怪。

金乌笑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尊敬的艾尔芙导师,您愿意教我变化之术吗?”

看来金乌确实不会变化之法,可惜艾尔芙导师也不会这种魔法。

“金乌,变化之术是东方魔法的精妙之法,我只能把蛇妖变回原来的蛇,不会东方的法术。”艾尔芙说。

金乌说:“我去找黑豹,希望它能认出我是同类。”

“祝你好运。”

金乌向小山岗走过去,冲着黑豹叽叽喳喳叫不停。

黑豹果然有几分道行,忽然口吐人言说话了。

“小乌鸦!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

“谢谢黑豹哥,你是神仙吗?”金乌说。

“当然是。你找神仙干什么?”

“你会雷电法术吧?可以教给我吗?”金乌觉得雷电法术很酷!

“不行!你不是五行水乌鸦吗?怎么学雷法?自己劈自己玩吗?”

“为什么呀?”金乌的智商也迅速下降。

“五行相克呗!金属性才能学雷法,刚好克制你的水属性。”

“黑豹哥,你见过龙神大人吗?”金乌继续寻找父亲的线索。

“龙族都在仙界,怎么会来这里?”

“一百年前也没有见过吗?”

“神龙都会变化,来了我也不知道。”

“哦!听说南边的恶魔谷有恶龙出没,是不是呀?”

“呸!那也叫龙?爬虫而已!”

“黑豹哥,你能带我去找恶龙吗?我要和恶龙决斗!”

金乌感觉恶龙一定不是东方的神龙,地方的妖怪不敢对龙族无礼,龙族经常吞吃妖怪,妖怪也自认倒霉,从来不会找龙族报仇。

因为东方的龙族出身高贵,生下来就是玄仙境界,稍微修炼一下就到太乙境界了,体质太好了。

“你这点道行能打过恶龙吗?小心被恶龙吃了!”

“你不帮我吗?黑豹哥!”

“我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为什么?”金乌好奇的问。

“有个上仙让我守在这里!”

“什么上仙?”

“一个脑门大的白胡子老神仙!他给我一个仙丹,我吃了就变成这样了,厉害吧?”

“黑豹哥你真厉害,我们能去找老神仙拜师学艺吗?”

“不行!我在等有缘人!”黑豹和金乌越聊越嗨了。

“什么有缘人?我可以吗?”

“你?算了吧!你修为太低。”

金乌换上圣火铠甲说:“这样可以吗?”

“好漂亮的甲胄,你进去吧,石门有阵法传送!”

金乌说:“我的人类朋友能在你的地盘上休息一下吗?我保证他们都是好人。”

“好吧,你叫他们出来吧,我不会咬他们的。”

“谢谢你,黑豹哥。”

金乌认了一个妖怪当哥哥,这个妖怪叫魔光豹,修为在玄仙初期,比金乌厉害多了,还有闪电妖法,也很厉害!

金乌回到艾尔芙身边,介绍一下黑豹的情况,问艾尔芙怎么办?

情况比较复杂,原来这是东方仙界的一个传送点,如果绕路过去,可能找不到恶龙,恶龙很可能就藏在黑豹的掩护下。

艾尔芙说:“我们在门口等你,你进石门看看,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东方修女还在等你。”

金乌说:“好的,我去去就来,他们在等有缘人,我去测试一下,很快就回来了。”

金乌来到小山岗石门口,一伸手推门的时候,触发了传送阵法!

金乌眼前一亮,出现一连串的黄色阵法圈圈,形成一个通道。

金乌身处在第一个圈内,试着往前走一步,忽然感觉到极大的排斥力量,不让他往里面走。

为什么?金乌坚强起来!咬紧牙关踩下了第一步!

一把飞剑斩来!插到金乌的胸口!尽管是幻觉,但还是有剧痛的感觉!

金乌视觉扭曲!空间模糊旋转!看到一只黑豹在奔跑,旋儿,黑豹就地一滚变成一个道人,一绺胡子黑色长袍,身形消瘦,如猎豹般狡黠的目光……

“道友请留步!”道人开口说话了。

这不是申公豹的必杀技吗?难道我又穿越了?

金乌一阵头疼!努力往前又走了一步!

眼前一亮,景象变成了剧烈的战斗画面!

几百个狼人张开爪子进攻、在撕扯,几百个修真剑客在抵抗拼杀!

为什么我感觉到很熟悉的心跳声?我是不是在母亲的怀里?

不要走!

那个跟狼人拼杀的首领是不是爸爸?

不要走!

金乌不由自主的就往前走了一步!

眼前一黑,画面变得阴森可怕!两个鬼差拉着锯子,正在大锯活人,我为什么这么心痛?难道是父亲在阴间地狱?

不要啊!不要折磨我!我才几岁呀!

金乌脚步踉跄,忽然看到了妈妈!

妈妈紧紧抱着自己!妈妈又忽然衰老!

不要离开我!

金乌胡乱挥舞着小手!

恶梦已然醒来!金乌看看周围,像是一个宫殿的底层,四脚有龙形圆柱,前后有两个古朴石门!

金乌低头,发现地面不平,凹下去的圆形,中央有一个泉眼往往涌水,而水又不知道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