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勇者斗恶龙

金乌的圣火铠甲被恶龙打的破损了,防御降低百分之五十!

恶龙火焰烧焦了山谷草地!火焰中的金乌跟恶龙撕打在一起,生命值不足百分之十!

关键时刻!巴金斯的高级卷轴放射出几束白光!

一个巨大的八棱水晶从四面八方聚合,打在恶龙身上!

神力的水晶禁锢了恶龙!

恶龙的尾巴在水晶外面疯狂抽打!

金乌跳起来,对着恶龙的大脑袋释放法宝!一道金光出掌!正中恶龙两眼中间!

上品法宝无坚不摧!穿过魔法水晶,打破恶龙的铁壳脑袋,打碎恶龙的脑子,击毁恶龙的灵魂神舍,杀死了恶龙!

恶龙绝望的咆哮!爆出来一地金币、道具、准备、宝箱!

蛇妖逼近艾尔芙!妖怪的力量可以伤害艾尔芙!

博罗米尔是勇者,他已经撤回来挡在艾尔芙身前。

博罗米尔加上独孤千浔和灵珊也不是蛇妖的对手!

值得庆幸的是艾尔芙已经激活了圣级魔法卷轴!

空间禁锢术!魔法空间里所有敌意生物禁锢!

博罗米尔奋起一剑刺死蛇妖!

可是,与此同时,藏在地下的蒙迪斯冥师锁定独孤千浔,打出一个“封魂幽爪!”

一个冥界黑爪拖着黑丝曲线尾迹……

虚幻的黑爪击中独孤千浔的头部,黑爪并没有被空间禁锢术固定!

独孤千浔惨叫一声,吐血而亡!灵魂被黑爪撕扯出灵舍!

千钧一发之际!

旁边的博罗米尔抱住了正在倒下的独孤千浔!

“东方修女!”博罗米尔急促的呼唤!

独孤千浔嘴里流出来的鲜血滴在了魔戒上!

戒灵南雅获得了独孤千浔的血液,南雅打碎了黑爪,带着独孤千浔的灵魂回到了魔戒中。

“金乌!”灵珊哭着呼喊金乌。

独孤千浔死了,躺在博罗米尔的怀里,博罗米尔的眼泪掉下来,落在独孤千浔凄美的东方脸庞上。

金乌飞奔而来!一身破损的、烧焦的圣火铠甲!

残破的天使之剑插在草地上,金乌单膝跪在独孤千浔身边呼唤:“师姐!师姐!你醒一醒!”

金乌痛不欲生!转瞬间就生离死别了!

为什么!金乌又发出乌鸦的悲鸣声!

金乌痛苦的抱着头哭!“我要这神功有何用?我有这神剑又如何?”

一时间风烟残尽、独影阑珊、肝肠寸断、人在天涯!

“叮咚!恭喜完成副线任务:奖励上品珍宝玉虚太乙丹,奖励中品法宝捆龙索,奖励下品仙法爬云术。”

“叮咚!宿主触发隐藏剧情的剧情:救活独孤千浔!”

什么?可以救活师姐?

金乌赶紧擦干眼泪,拿出玉虚太乙丹放入独孤千浔口中,仙丹入口即化,独孤千浔立刻就有了呼吸。

“千浔!千浔!”灵珊给独孤千浔擦去脸上的污血,再听听她的心跳,看看她的眼睛。

灵珊对艾尔芙说:“导师,我姐姐好像活了,又好像没有意识,怎么回事?”

艾尔芙说:“刚才是冥界的法术偷袭了她,可能打伤了她的灵魂,我有一个格灵珠,可以治疗灵魂,但我不确定对东方修女有效果。”

艾尔芙拿出一个淡黑花纹的灵珠,放在独孤千浔额头来回摩擦。

格灵珠放出淡淡的光芒,修复着独孤千浔受伤的灵舍,可是灵舍修好了也没有用,独孤千浔的灵魂在魔戒里面,需要特定的法术,或者特殊的法宝才能她的灵魂放回原位。

独孤千浔忽然睁开眼睛,空洞的眼神,没有灵魂的活力。

金乌眼泪扑簌簌掉下来,哽咽的说:“师姐!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

灵珊眼泪汪汪的说:“金乌!我们回家吧!”

金乌说:“回家。艾尔芙导师,我们回城吧!”

艾尔芙点点头,递过来一把剑说:“金乌,你的天使之剑坏了,用这个吧,刚爆出来的光明之剑。”

“谢谢您。”金乌接过来放进空间里,扶着飞毯往回走。

艾尔芙的屠龙队伍完成了佣兵任务,他们是在冰泰帝国都城索喀大城接到这个佣兵任务,是时候回去交任务了。

西方佣兵任务的回报很丰厚,不过还是比不上Boss爆出来的珍贵物品。比如这一次恶龙爆出来两把剑,一把是给金乌的光明之剑,神级剑,比天使之剑还要好。

另外一把是圣骑士魔剑,圣级剑,比光明之剑还要高一个等级。

除了武器,还爆出来一个神级月影项链,有夜间隐身效果,弓箭手专用,刚好是奥兰多的装备。

然后爆出来两本技能书,十几个白银箱子和两个黄金宝箱以及各种宝石,最后还有几万金币。

月落星河,金乌抱着独孤千浔回的浣花宗门,安置在一间密室修养。

师父松鹤道人和师娘宁彩霞陪着他来见宗主白艳珠,独孤千浔的师父松石道人黑了个脸,恨不得宰了金乌!

金乌跪着说:“事情就是这样的,师姐的灵魂不知道去哪里了,请宗师责罚,请师伯责罚。”

松石道人说:“臭小子!你就不知道保护你师姐!你瞎逞什么能!”

白艳珠说:“你西方的法师朋友没有办法了吗?”

金乌说:“他们留下博罗米尔先生和我们联系,艾尔芙法师回西方寻找宝物来救我师姐。”

白艳珠说:“西方遥远不可及,你能找那个骑飞马的神仙吗?”

金乌犹豫着说:“我这就去求她救师姐,只是我家在雪山之巅,与人间有结界相隔,我法力低微,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白艳珠说:“你且去试试,找不到即可返回来。我去神殿祷告祖先,祖先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金乌叩谢。

金乌站起来,走到师父前说:“师父,师娘,师伯,我不论千难万险,一定找到救师姐的办法!”

松鹤道人叹口气,心想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金乌,早去早回,宗主还有其他办法。”

宁彩霞说:“金乌,雪山路漫漫,你还记得回家的路吗?”

金乌摇摇头说:“我只记得最高的山峰上是我家。”

宁彩霞拉着金乌的手说:“金乌,你也是师娘的孩子,无论如何你都要回来,灵珊和师兄弟一起等你回来。”

金乌说:“师娘放心,我一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