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凤舞九天的传说

金乌马上停止进攻,收起了光明之剑。

金乌张口吸入寒溟真气,乳白色的真气倒流入口,非常明显的海妖特征。

威尔脱口而出:“你是海妖?”

金乌说:“差不多吧!威尔先生,罗恩智者来了,你没听见他说话吗?”

威尔刚才被极寒真气包裹,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这才注意到公会老板罗恩来了。

“罗恩先生。”威尔说,“东方修士骚扰我们的女宾客,所以我迫不得已才出手。”

罗恩说:“没关系。”

罗恩来到宁彩霞面前说:“你好!高贵的夫人,我是公会的老板罗恩。”

宁彩霞鞠躬感谢说:“罗恩智者,非常感谢您解决了争斗,这件事由我而起,我向您道歉!”

罗恩说:“夫人言重了,切磋武功是很常见的竞技游戏,大家都是点到为止,互相学习增长见识了。夫人,天色已晚,您有什么选择吗?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这是让宁彩霞决定去哪里住,玄机宗的高手还在旁边看着呢。

宁彩霞来到青木子面前说:“大师,我们宗门护送一名受伤的弟子去白帝城,一路上蒙受西方勇者博先生的恩惠,今晚我们要留在公会,等办完事,小妹当亲自登门谢罪。”

青木子点点头,也注意到独孤千浔的空洞眼神。既然浣花宗有自己的计划,我们玄机宗就不能给别人添乱了。

青木子稽首说:“好的,有什么困难随时找我们,贫道告辞。”

“送大师。”宁彩霞行礼。

天高云淡,山水如画!一个英俊的骑士护送着一辆马车缓缓走向南方。

田野丰腴,农夫挥汗!几架高大的水车缓缓转动,哗啦啦的渠水流向远方。

路边不仅有高大的桫椤树,还出现了巨大的迎客松,这都不是寻常的人间之树,都是从仙界移植下来的。

白帝城隐隐约约就在前面!巨大的建筑物隐约可见!

空气清新,灵气充沛!青松翠柏之间有一个皇家陵园!

车马停在一边,交给博罗米尔看护,宁彩霞带着孩子们去拜祭皇陵。

巨大的皇陵庄严肃穆,汉白玉的石阶栏杆,四周百花盛开,其中最多的是百合花。

守护陵园的修真弟子引导宁彩霞他们来到了祭台,一面高大的汉白玉石墙上雕刻着独孤皇后娘娘的名讳独孤百合,汉白玉的地面被跪出了凸凹不平的印记!

庄严!肃穆!

宁彩霞左手拉着灵珊,右手拉着独孤千浔,金乌在独孤千浔身边保护。

前面的人离开了,轮到宁彩霞上前祭拜。宁彩霞扶着独孤千浔跪在祭台下,金乌和灵珊并排跪下。

宁彩霞说:“千浔,给皇后娘娘磕头,皇后娘娘是你祖奶奶。”

独孤千浔机械的模仿宁彩霞,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宁彩霞说:“皇后娘娘保佑!一定要救醒千浔!”

金乌和灵珊磕头,金乌说:“娘娘保佑千浔!”

灵珊说:“娘娘保佑千浔姐姐。”

离开皇陵,金乌他们继续前进,车厢挽起窗帘,金乌在车窗口骑行。

金乌问:“师娘,师姐是皇后娘娘的家人吗?”

宁彩霞说:“是呀!她从小就被送到宗门抚养长大的。”

金乌问:“为什么?皇帝陛下不愿意养她吗?”

“不是。是因为我们神殿里的祖先是独孤家族的,所以皇帝要派一个有血亲的孩子守在这里。”

“师娘,祖先多少岁了?一百岁了吗?”

“快三百岁了吧?”

“师娘你见过祖先了吗?”

宁彩霞摇摇头说:“祖先不见人,什么人都不见,祖先在神殿顶层居住,神殿很高没有楼梯,祖先也从来不到地面上。”

金乌想想说:“我们怎么保护神殿?万一敌人比我们厉害,强行闯入怎么办?”

宁彩霞说:“不怕!神殿是建造在一个阵法上面,外人进不去。”

“神殿是咱们建造的吗?”

“不是,听说是天空之城里的神仙来造的,祖先认识很多神仙。”

金乌又问:“师娘,皇后娘娘有凤舞九天的传说吗?”

宁彩霞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金乌说:“我有一点母亲的记忆。”

宁彩霞问:“你妈妈呢?”

金乌顿时哽咽起来说:“我妈妈已经走了!”

宁彩霞说:“好孩子,别难过了,师娘就是你的娘。”

灵珊伸出头说:“金乌!我们就是一家人!”

宁彩霞问:“你爹呢?”

金乌摇摇头说:“不知道在哪里。”

宁彩霞问:“你记得你爹的长相吗?”

金乌点头说:“我记得他年轻时候的模样。”

宁彩霞说:“大人相貌不会改变太多,我们在白帝城多呆几天,一边给千浔治病一边找你爹。”

“谢谢师娘!”金乌说,“师娘,皇后娘娘凤舞九天的传说是怎么回事?”

宁彩霞说:“一百多年前,独孤家族出了一个有母仪天下之相的女子,嫁入皇宫就成了独孤皇后,当时独孤家族称雄天下,独孤皇后见皇室力量羸弱,就释放了凤舞九天的神迹,传说就是这么来的。”

“凤舞九天?太霸气的法术了。”金乌说,“那咱们的皇帝呢?”

宁彩霞说:“皇后娘娘四十岁才诞下皇子,就是咱们的昭徳皇帝。”

“皇帝怎么来傲来国的?”金乌问。

“皇帝陛下有一个舅舅叫独孤峰,带着皇帝离开中原来到了灵芝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中原,经过多年征战才统一了傲来国。”

“师娘,咱们浣花宗也帮皇帝打仗了吧?”

“好像没有,我们浣花宗来的晚,是中原武林衡山派掌门人请我们祖师来守护神殿的,我们宗门有浣花洗剑神法,专避驱金戈凶气,所以一直守护神殿周围。”

“浣花洗剑神法?师娘,这个功法名字好听!您会不会?”

宁彩霞笑笑说:“我不会,只有宗主会这个神功。”

金乌问:“京城还有其他宗门吗?”

宁彩霞说:“白帝城有五大宗门,当初都是跟随皇帝打天下的,听说每个宗门都有神仙坐镇。”

金乌说:“师娘,京城这么多神仙,感觉一定能把师姐的病治好。我是怕见不到国师,耽误了师姐的病。师娘,您在皇宫有认识的朋友吗?”

宁彩霞摇摇头说:“我们浣花宗一直在灵芝城,皇宫还真没有认识的人。”

金乌说:“师娘,要不我们还是去勇者公会住吧?”

车厢前面的博罗米尔说:“去勇者公会吧?我也可以照顾你们。”

“好的。”宁彩霞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