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回忆慈祥的母亲

房间里,金乌感觉宁彩霞母女很温馨,这才是金乌心里期盼的感情。

金乌前世的记忆一点点涌上心头。

一个婴儿哇哇大哭,应该就是自己前世的前世变成人了。

一个端庄的女人把自己抱在温暖的怀里!

场景变化,自己,也就是火娃,母亲赐给自己的名字,火娃长出了一个牙,咬坏了奶瓶。

场景又变化了,山里的一个木屋,母亲把自己裹在温暖的胸口里,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是重伤的父亲。

火娃在问妈妈:“爸爸睡着了吗?”

其实火娃不知道,那一次火娃的爸爸差点被西方神庭打死!是那条神秘的龙女救了爸爸。

场景再次变化了,火娃长出了八颗牙齿,上下四颗,火娃的牙齿是前世的乌鸦嘴变的,是乌鸦天生的武器。

火娃依然在母亲温暖的怀里!

身穿将军甲胄的父亲与敌人对持!

“凡人!你不怕死吗?”

“死又何所惜!”

空间裂缝出现,一个巨大的手出现了,火娃记得这个手有四个指头!这是报仇雪恨的线索!

巨大的手袭击了父亲,虽然有一条龙在保护父亲,可是父亲还是被打的粉碎!

母亲已经痛不欲生了!巨手又掐死了自己,母亲绝望了!

母亲被巨手掳走了,自己又重生变成了乌鸦!

母亲认得自己的前世今生!

母亲又养了自己八十年,一直在等自己回来!

乌鸦恢复了记忆,认出了母亲!可是母亲是个凡人,已经灯尽油枯撒手人寰了!

那是多么大的伤痛啊!

金乌的前世记忆比较少,其实他父亲是傲来国最早的开国大将,是他带领修真弟子穿过黑沼森林来到傲来国,经过五年多的征战,手上沾满西方人的鲜血,修真界这才打下来了现在的白帝城!

西方神庭忍无可忍,组织力量反击东方天庭,抓住了东方仙界的一个金仙,是一个铁背蜈蚣精,号称千眼神魔!

东方仙界以嫦娥仙子为首的神仙队伍失败了,退回仙界蛰伏。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东方仙界一败,金乌的父亲立刻就被打死了,而且斩草除根,杀死了火娃!

上次神界之战表面上就是这样,但是背后还有更复杂的情况。

金乌父亲身边有一个西方神庭派来的卧底,卧底从金乌父亲那里得到一个奇怪的阴阳瓶。

卧底跟随金乌父亲征战黑沼森林,黑沼森林底部有一个混沌六魂魔幡,相传是通天教主的终极武器。

这个魔幡里面有灵魂生物器灵,它就是魔族圣灵!

卧底的阴阳瓶里有魔界裂缝,魔族圣灵钻进了阴阳瓶里,并且还想吃掉卧底!

金乌父亲被打死的一瞬间,天道因果混乱。

金乌父亲的灵魂应该是下地狱赎罪,在去地狱的瞬间,魔族圣灵复制了金乌父亲的灵魂,然后在奈何桥下悄悄分开,进入了魔域空间。

金乌萧然泪下,他作为一个小妖怪,还属于幼年期,这么小的妖怪,他还是非常想念母亲的。

金乌有恋母情结。

宁彩霞柔和的说:“金乌,你想妈妈了?”

金乌擦擦眼泪说:“有点想,我家也像这样的。”

宁彩霞说:“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这里就是你的家。”

金乌站起来说:“好的师娘,我们去校军场看看。”

“走吧,灵珊,带上蘑菇走了。”

“好呀好呀!”

灵珊抱着蘑菇从床上爬起来,跟着出门下楼来到马车旁边,叫上博罗米尔一起赶车来到校军场。

校军场很大,每个方向都有宽阔的大门,有禁卫军官兵站岗守卫。

大门口有许多修真者人排队,手拿各种武器,也有少量西方修士。

金乌的前面是一个高大的类人修士,不知道是不是人,满脸都是毛,面目狰狞,有点像大猩猩。

禁卫军官照例盘问,旁边桌子后有文书登记。

“你叫什么名字?”军官警惕的看着大猩猩。

“强森!”铜钟般的声音!

“什么种族?”

“野人!”其实就是兽人族,文书登记为兽人族。

“你愿意为皇帝而战吗?”军官问。

“非常愿意!”强森说。

“拿着你的令牌进去吧。”军官递给他一个黑木令。

大猩猩走进大门,轮到金乌了。

“你叫什么名字?”

“金乌。”

“什么种族?”军官看着金乌的绿眼睛。

“妖族。”

“愿意为皇帝而战吗?”军官问。

“愿意!”金乌说,“禀报大人,我们是浣花宗的弟子,想以宗门的名义报名。”

“浣花宗?灵芝城的守护者?”军官看看宁彩霞。

宁彩霞拱手说:“浣花宗弟子宁彩霞和灵珊。这法师是我们的同伴。”

博罗米尔说:“冰泰帝国魔法师博罗米尔。”

军官拿出一个金龙令旗交给宁彩霞说:“校军场里面有专供你们宗门休息的房间,请进去吧。”

“谢谢!”

金乌他们进入了校军场,当中有一个大平台,平台中间有个斗大的“擂”字。平台对面有检阅台,两侧有许多房间,就是给各宗门休息的。

宁彩霞选择了一个最边上的房间,金乌把令旗挂在外边,示意这个房间里有人了。

过了一会,外面喧哗起来,灵珊和金乌打开门看热闹!

检阅台来了十几个人,一个穿将军甲胄的人仰天长啸,显得内功深厚!

“各位修者!今天是新科武状元选秀的第二天,皇帝陛下委托镇南王李云飞皇子前来监管,委托仙长秦轲为裁判将军。现在比武开始,第一组自由人的比武,云中手对黄霸天,请上场!”

“李云飞?”宁彩霞说,“金乌,你记得灵芝城的飞空艇吗?”

“记得,师娘。怎么了?”金乌说,“我和师兄还跟飞空艇上的萧炎龙打了一架。”

宁彩霞说:“金乌,皇帝陛下没有子嗣,那个李云飞就是飞空艇上的皇子,跟咱们有过节。”

博罗米尔问:“这个皇子不是你们皇帝陛下的儿子吗?”

宁彩霞说:“他是大汤王朝的皇子,不是我们皇帝的儿子。”

博罗米尔说:“你刚才说了皇帝陛下没有后代,那么这个李云飞就可以继承皇位了啊!”

宁彩霞摇摇头说:“我们修真界是保护独孤皇后的儿子的,不能听大汤王朝的。”

博罗米尔说:“听不懂,你们的国家太复杂了!”

灵珊说:“娘,比武开始了,你来不来看热闹。”

“看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宁彩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