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擂台上的双胞胎

傲来国的武状元选秀变得异常激烈!

检阅台上持吾金将军继续说:“接下来,请选秀榜第十一名董茶奴对阵第十二名唐寅!”

一个头戴苗帕、耳戴金环的黑脸奇人登上擂台,另一面则上来一个拿霸王枪的侠士。

到这个时候,上台来的基本上就是神或者妖了!

董茶奴是一个千年榕树精,他师父是著名的黑山老妖!

唐寅渡过结丹期天劫的散仙,本体是五百年前四川唐门的一个武修高手,在一个山洞里闭关修炼,直到天劫过后,又养了三百年的外伤,有学会了腾云之术,这才跑出来闯荡江湖。

董茶奴对上唐寅,就是正派对邪魔,就看谁的本事大了!

道行上董茶奴稍弱一点,唐寅的道门功夫就是克制妖魔鬼怪的,但是,董茶奴出来闯荡江湖的时候,师父黑山老妖给他两个法宝,一个是金钵,用于防御保命;一个是一对金环,用于攻击敌人。

相比之下,唐寅是个穷神仙,他在飞升的时候身体受了外伤,养了三百年,还没有来得及去仙界找师父,就游历到傲来国了。

唐寅看出来董茶奴是一个妖怪,出手也没有留情,上手就是仙力飞枪加几个毒蒺藜!

先下手为强!

唐寅的霸王枪带的都是仙界之力,对妖魔压制力非常大,直接破防破体,把董茶奴打出本相妖身来。

董茶奴变成一颗大榕树坚持反击,又是金钵又是金环又纵起妖风黑雾!

这下就打的天昏地暗!

双方简直是以命搏命!董茶奴被打的伤痕累累,唐寅被两个金环连续击中,口吐鲜血摔在擂台地下,眼瞅着就一命呜呼了!

裁判将军秦轲从检阅台上飞下来,落在唐寅身边,拿出一颗丹药给唐寅服下,过了一会,唐寅苏醒过来了。

“多谢道友救命之恩。”

秦轲说:“你为国事受伤,朝廷有责任救护你,你放心,朝廷不会亏待你们的。”

“多谢!”

“好的,你自行运功疗伤吧。”

秦轲飞回检阅台,徐忠新大声说:“董茶奴获胜,进入天梯榜!现在进行下一轮比武,选秀榜第九名司徒钟对阵第十名刘乘风。”

又是一正一邪对阵!

司徒钟是蜀山剑侠,他是奉命天空之城下山,和师兄姜庶一起来相助傲来国的。

蜀山很久之前在人间,后来被大罗金仙玄都法师搬进一个空间裂缝,仙界称为天空之城。

蜀山派新入门的弟子对外统称“蜀山弟子”,蜀山收徒一看缘法,二看慧根,三看人品,收徒比较严谨,有时会经过重重考察。新入门弟子的任务就是修炼,仙术、炼气、养神,他们都是仙人。

刘乘风刚好相反,他是一个邪神,道场在昆仑山北麓的一个山洞,他有一个中品仙界武器「血刀」,非常厉害!

两人一交手,司徒钟立刻御剑飞行,手拿一把玄英仙剑施展「蜀山剑法」杀了过去,刘乘风拔出「血刀」迎了上去。

叮叮当当打了十几个回合,司徒钟祭出一把「镇妖剑」,一尺多长的飞剑,直取刘乘风的咽喉!

拼法宝?谁没有啊!刘乘风祭出一个「阴云盾」挡住了飞剑,然后就腾挪到司徒钟跟前近战!

“当当”两声,司徒钟的两把仙剑都被砍断了!

刘乘风的「血刀」架在了司徒钟的脖子上!

「血刀」可以杀死司徒钟这样的散仙!

“住手!”

检阅台传来一声大喊:“你赢了!刘乘风获胜!进入天梯榜!”

刘乘风收了「血刀」,司徒钟惊魂未定,拱手认输。

检阅台上,持吾金将军说:“自由人比武暂时停止,接下来继续宗门比赛。”

擂台下,神剑宗长老卧龙生看了惊心动魄的比武,觉得这个比武不好打,想要把望月宗打败比登天还难,必须想一些办法。

卧龙生对身边的宁彩霞说:“师侄,我们两宗门荣辱与共,上午与望月宗胜负各半,下午还望贵宗施援手,咱们一起打败望月宗。”

宁彩霞说:“您说怎么打?浣花宗莫敢不从。”

卧龙生说:“柳如烟和灵珊一起上,有什么法宝就拿出来,一则能获胜,二则能防身。”

“好。”宁彩霞转头对女儿说,“你和柳如烟上场,穿上铠甲。”

“是。”灵珊心念一动,圣级铠甲出现,炎龙卓越铠甲,然后拔出奥丁神剑,和柳如烟一同走上擂台。

柳如烟娇声说:“神剑宗弟子柳如烟携浣花宗弟子灵珊有礼了!”

台下宁彩霞招手叫金乌过来,当着卧龙生的面问:“灵珊的铠甲能挡住对方的法宝吗?”

宁彩霞也是看到现在的比武打起来太激烈,非常担心灵珊的安危,心里没有底有点慌。

金乌拱手先给卧龙生鞠躬,然后再对宁彩霞说:“师娘,灵珊没有危险,我在边上看着呢。”

“好的。那个博先生跟咱们还算朋友吗?”

宁彩霞刚才看到博罗米尔的魔法,有点心有余悸!

金乌说:“骑士精神就是要尊重对手,博先生已经用了全力,我们是一种竞技,没有仇恨,师娘您放心。”

“好。”

擂台上,望月宗也派出了两个女弟子,稍有特别的就是她们是双胞胎姐妹,身上有法宝「双生扣」,仙界的下品宝物,一对内衣扣子,可以把对方瞬移到自己身边,也可以瞬间到对方身边。

双胞胎异口同声说:“望月宗独孤霜(雪)有礼了!”

四个女人仙剑一挥就打成一片,像四只蝴蝶在擂台上飞舞,非常优美好看。

独孤姐妹修为都在筑基期十层,这点功力不足以破炎龙铠甲的防御。

灵珊的炎龙卓越铠甲是西方圣级装备,品质卓越,还能吸收火系魔法伤害,穿在身上灵活自如,也没有重量,打起来随心所欲。

灵珊舞动「浣花剑法」,这套剑法勇猛不足飘逸有余,在漫天飞舞的剑花中,独孤姐妹节节后退,幸亏双剑合璧姐妹同心才能抵挡的住。

望月宗的长老也在对面观战,感觉像这样打下去,获胜无望,刀剑还容易伤着人。

“认输了,不打了,你们神剑宗赢了!”

听说望月宗的长老说话,卧龙生赶忙说:“柳如烟、灵珊,不打了,回来吧。”

四个女人分开,各自回宗门。

检阅台上的将军说:“神剑宗领先,继续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