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 被声音魔法伤害

苏菲玛索神教的内层城墙上出现了一个魔法防护罩!

金乌对申公豹说:“师父,这是高等级的魔法罩,我法力不够打不破。”

申公豹说:“你骑骨凤撞破它!”

“是!”

金乌骑上骨凤升到空中,盘旋了一圈撞击在半透明的防护罩上,一阵爆鸣声后,防护罩出现了裂缝!

破城不远了!城头上一个黑袍大祭司激动的吟唱!

“漫延在大气中的火焰精灵,请回应我的请求,发出无尽的愤怒,将弱小化为强大,让无限的波动共鸣,创造出永恒的力量!--爆风鸣音!”

十二级的音波魔法,就像正宗的佛门狮吼功!

一个大喇叭声波打在骨凤身上,骨凤没什么反应,金乌像风中落叶一样被打了回来,正好落在申公豹怀里。

“徒儿醒来!徒儿醒来!”

金乌脑袋瓜子里就好像有几十个喇叭在响,脑袋瓜子嗡嗡作响,一跳一跳的抽疼。

金乌抱着脑袋哭:“师父!头疼呀!头上的圈怎么不灵了?”

“徒儿忍忍就过去了,祥云箍是安魂的法宝,不能防狮子吼。”

骨凤和白骨夫人继续攻打魔法防护罩!

蝎子精带独孤千浔等神仙过来了,申公豹把金乌交给千浔,受伤不轻,疼的叽叽喳喳直叫唤,发出来乌鸦的声音,如果挨打的更厉害,金乌的本相乌鸦就会出来了,就是被打回原形!

申公豹问余化:“卞道友如何?”

余化摇摇头说:“撑不住了,已经仙逝了,临走之前把这个小旗让我给你。”

申公豹接过小旗说:“卞道友有次劫难,贫道之过也。战事紧急,我徒弟已经受伤了,你跟我上去。”

余化说:“理应如此,我来人间,寸功未立,待我上阵杀敌替卞道友报仇!”

申公豹点头说:“余道友有化血刀之威,料也无敌!”

余化拿出一把威风凛凛的飞刀,此刀由蓬莱岛一气仙余元所炼,祭出飞刀如一道电光,中了刀痕,时刻即死!

余化说完之后就上阵杀敌,旁边高明说:“申道友,我已有发现,给你们看看。”

高明伸手在空中化一个圈,圈内出现一个血红的池子,池子周围有八根图腾柱,放出八道黑光射向池子,池子里有血红的液体正在翻腾,液体里泡着一个大圆球,正是缩成一团的蜈蚣精。

申公豹问蝎子精:“李道友,这个地方你能找到吗?”

蝎子精李玲玉说:“应该在某个地下宫殿,我一定能找到他!”

申公豹说:“我和道友一起去!”

李玲玉说:“恐怕有西方禁制,道友在外面观战。”

“那好吧,我恭候佳音。”

独孤千浔抱着金乌,也没有办法给他治疗,千浔什么仙术都不会。

“金乌!金乌!”千浔给金乌揉揉额头。

金乌说:“师姐!我疼!师姐我疼死了!”

旁边的六蛛过来说:“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哭!”

蜘蛛精的大姐说:“小妹!休得胡说!他受伤了需要安慰。”

六蛛说:“我看他手脚都好着呢?”

千浔说:“六姐,他是头疼。”

“我来看看。”六蛛蹲下来看金乌,摸摸的脑袋,“小乌鸦还挺好看的。”

千浔心想你看病就看病,不要欺负金乌。

“六姐,你有什么丹药吗?”千浔张口讨要。

六蛛说:“他抱着头瞎叫,想必是被敌人打伤了脑子,我有一个甘霖丹,能通灵窍增丹气,我喂给他看看。”

六蛛拿出一个晶莹透光的甘霖丹来,捏开金乌的嘴塞进去,顺便把金乌的嘴合上。

仙丹入口即化,一股浓浓的仙气涌入金乌的丹田,浑身舒坦!

舒坦的结果就是头疼症状减轻了!虽然是吃错了药,这个丹药并不能治疗头疼,事实上这个病无药可治,就是头疼而已又不要命。

在东方也有用声音作为进攻手段的法宝,叫头疼磐,中品灵宝,祭出后远程打击敌人,令敌人头疼无法战斗!

除了头疼磬这个古怪法宝,还有一个叫发躁钟,一种木柄的摇铃,使人焦躁,无发战斗。

这些法宝多是阴险无比,让人防不胜防,几乎都是杀人于无形,让你心神恍惚之下就中招了。

金乌感觉好多了一点,赶忙对六蛛说:“谢谢姐姐的仙丹。”

六蛛说:“你好了没有?干嘛还要让千浔抱着,自己不能走啊?”

金乌忍着痛站起来说:“好多了,我们去攻城。”

旁边还有一个神仙温良说:“金乌,莫要心急,我等法力不高,不要贸然前进。”

蜘蛛精的大姐说:“好的,等敌人消灭的差不多了,我们再过去,是不是啊玉兔妹妹。”

玉兔精点头说:“别过去,白姐姐让我们抱团防守,李玲玉法力无边,谁也不是她的对手,咱们就等着好消息就行了,对吧?独孤信?”

独孤信点头说:“对,我们不去攻城,打不过还会拖后腿的。对了,金乌,我这也有一个仙丹,是广寒宫太阴星君赐我的灵药,你吃了治病吧。”

金乌急忙摆手说:“师叔,上仙的灵丹别浪费了,我就是头疼而已,没什么大碍。”

玉兔精说:“小乌鸦!给你你就拿上,我们广寒宫有的是仙丹妙药!”

月宫中的玉兔精可真是豪横,因为她就会捣药炼制仙丹,独孤信拿出来的仙丹叫“玄霜仙药”,广寒宫出品的中品灵药,比六蛛的甘霖丹功效好。

独孤信把仙丹递给金乌,金乌只好接过吞下去。

一股热流喷涌而出,金乌忙坐下运功吸收丹药里的仙力,流转全身三百六十五大小周天,浑身毛孔往外冒仙气,舒坦的不止一点点,片刻之后就感觉不到头疼了。

独孤信说:“好点了吗?”

金乌站起来说:“多谢师叔,头不疼了,全好了。”

独孤信说:“那就好。金乌你认识我吗?”

金乌犹豫的说:“师叔,我只知道您是傲来国的守护神。”

独孤信说:“你对你爹有印象吗?”

爹的印象?爹临死前一直都在战斗!爹举着一把人间的将军佩剑,指挥着军队与魔兽作战!

忽然空间动荡,一个空间裂缝出现,一个长着四个指头的巨手从裂缝伸出来,先是袭击了爹!然后袭击了娘!家破人亡!

血海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