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魔界的魑魅魍魉

魔界是什么?魔君大人就不能在魔界好好休息吗?

不能!魔君非人非神,脑筋也不正常!

魔界又是什么?这个世界不能以常理睹之。

进入魔界后里边汹涌奔流着一条黑色的巫格龙河,即痛苦之河,河里流动的魔界元素之水。

大河阻住亡灵魔物前进的道路,只有一个满面胡须的船夫卡戎可以将亡灵们摆渡到对岸。但是亡灵必须交纳一个银币才能乘船渡河,否则将在痛苦之河的沿岸流浪,找不到归宿。

魔界有法则,与神魔大陆类似。如果那些等待末日审判的人没钱,那就必须等上一年,到时卡戎会免费引渡亡灵过河。

魔界还有另一条大河科库特斯河,是由地狱中服苦役的人的眼泪形成,所以河面经常发出恐怖的哀号。过河之后是一片广阔的灰色平原,这里叫做无忧田园,此处连接着两条路,分别通往幸福之所丽舍乐园和痛苦之所塔洛斯。

亡灵们、魔兽们和魔骑士将领在无忧田园前集合,这就是暴风军团!

魔君面前是魔界三大将军艾亚、米诺和拉达曼。

“我命令你们!入侵人间!”

魔君口吐莲花!只不过没有鲜艳的颜色!一半黑一半灰。

神魔大陆中北部的死海边,魔界暴风军团爬出地面!阴风飒飒,是魔兵口内哨来烟;黑雾漫漫,是鬼魅暗中喷出气。

人间风云变色!天空涌起黑云,黑云吞噬光明!

死海旁边有个高岗城堡,旁边是魔幻森林。一天之内就变了,一望高低无景色,都是一片死灰。再相看左右尽猖亡。

魔气笼罩之下,那里山也有,峰也有,岭也有,洞也有,涧也有;只是山不长草,峰不插天,山岭不行走游客,山洞不吐纳流云,山涧中不再流水。

河岸前妖兽魍魉在爬,山岭下尽是群魔乱舞。山洞中收野鬼,河涧底隐邪魂。山前山后,牛头怪和马脸怪乱喧呼。

暴风军团包围了高岗城堡,俘虏了一支西方骑兵部队,冥魔转生大法!俘虏人类被魔化,面如死灰,身体变黑,手掌变成爪子!

三大将军艾亚、米诺和拉达曼站在城堡大厅里!

艾亚用人类的语言说:“终于来到人间了!我很兴奋!”

米诺说:“全靠魔君大人打通了道路!我也很兴奋!”

拉达曼:“我更加兴奋,我要去找蒙迪斯冥师,听说他在一个黑暗无边的森林里!”

艾亚指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说:“魔君大人说冥师在东方!你带一万大军去东方!去奴役那里的人类!我们从来没有喝过新鲜的血液,现在是时候了!”

拉达曼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还要吃人肉!”

米诺说:“艾亚,我也要吃人肉!”

艾亚换一个方向,指着西方说:“你带一万大军去西方,去奴役那里的人类!”

暴风军团行动了!

......

瓦港城堡的外城一片狼藉,独孤靖指挥几万士兵和民众修葺城墙大门,战争只是暂时结束,兽人部队随时都可能卷土重来。

议事大厅里,詹天佑召集独孤靖、李云飞以及各修真者商量局势。

金乌和千浔站在博罗米尔身边,姜庶在修真队伍的最前面。

詹天佑朗声说:“各位兄弟辛苦了,兽人部队退回森林,瓦港城堡保卫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由镇南王李云飞殿下呈表章报送皇帝陛下。”

这都是支持镇南王李云飞的皇权地位,李云飞拱手致谢!

詹天佑点头说:“瓦港之役胜之不易,关键时刻,全仗裁判将军秦轲大人力挽狂澜,挡住兽人部队的主力,吾当亲自在皇帝面前请功。”

这是对秦轲战功的肯定,没有秦轲,城内百姓就要遭遇魔兽的杀戮了!

秦轲拱手说:“国师客气了,贫道应该做的。”

詹天佑点头又说:“以姜庶为首的修真队伍奋勇杀敌、功不可没,请殿下记在行军功劳簿上,待皇帝陛下阅后封赏。”

姜庶代表修真高手致谢!

詹天佑说:“所有将士均有赏赐,阵亡士卒葬于北山陵园,国家不会忘记他们。独孤靖,你们伤亡情况如何?”

独孤靖说:“阵亡五千有余,伤者过万。”

詹天佑转向姜庶问:“姜庶,你们修真高手情况如何?”

姜庶拱手说:“乔北溟、夏邑血、刘乘风三个道友陨落了,黄天霸、上官方正、海甲、慕容铁马、巫中雨、欧阳德、林震东和无崖子等高手阵亡。”

詹天佑语气沉重的问:“这么大的伤亡怎么回事?”

姜庶拱手回答:“禀国师,兽人精英数次爬上城头,我们只有以命博命,若不是秦道友挡住城门,我们皆数战死。”

詹天佑说:“战事激烈超出了预计,可有人表现突出?”

姜庶说:“我们中有一个叫强森的毛脸修士,身中数箭还在城头血战,着实让人敬佩!还有燕魁、钟飞,司徒枫、释永成四人顶在兽人最前面。”

詹天佑点头说:“好,由你召集他们五人加入你们的圆桌会议,共同带领修真队伍辅助独孤将军守城,后续各大宗门的修真弟子将会赶到瓦港,也由你们圆桌会议统一指挥,明白了吗?”

姜庶躬说:“遵命!”

瓦港城堡的守卫力量飞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傲来国的军队,由独孤靖将军指挥;一部分是各大宗门的弟子,由姜庶他们指挥。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傲来国的修真者一直都在保卫国家。

詹天佑朗声说:“大家还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求可以说一说?”

独孤靖说:“国师大人,敌军弓弩威力大射程远,我们守城器械损失过多,还需增加后勤补给。”

詹天佑说:“好的,等我回白帝城后亲自去海妖族弄一批过来,它们镔铁甲胄器械很多。姜庶,你们有什么困难?”

姜庶看看董茶奴他们,由于正邪修炼方法不同,实在不清楚邪派修真者需要什么,所以一时回答不上来。

秦轲说:“姜道友他们需要一些丹药,一半东方的丹药一半西方的药剂就可以了。”

詹天佑点点头说:“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

这时候,在修真界声名远扬的法师博罗米尔又表现自己了!

博罗米尔从队伍中站出来说:“尊敬的国师大人,我叫博罗米尔,是冰泰帝国的魔法师,我觉得很不公平,你为什么戴着面具跟我们谈话?请摘下你的面具。”

大厅里鸦雀无声!

修真者佩服的五体投地!

最牛的博罗米尔!没人敢好奇国师大人的真实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