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 仇恨像一团烈火

翻过墨跎山口,金乌眼前出现了一片森林沼泽,这里是一个巨大的谷地,树木掩盖不住一座巨大的神庙!

悲伤沼泽!阿塔哈卡神庙!

金乌拉着千浔的手飞向神庙,博罗米尔坐着飞毯,傀儡圣骑士时而出现、时而消失跟随在后面。

他们来到神庙上空,看到神庙一半被掩埋在沼泽地下,充满了沧桑感!

金乌说:“米尔,你了解神庙吗?”

博罗米尔说:“了解一点,这儿是神的遗迹。”

金乌说:“你接到的任务有绿龙?”

“是的,我开启徽章的时候,徽章残留的记忆说直到今天,被淹没的神庙废墟仍然由绿龙们守护者,防止任何人进出。”

“我们打得过绿龙吗?”金乌问。

“我打不过,就看你了。”博罗米尔说。

金乌抬头看看天空说:“米尔,这里不像一般的副本任务,或许这就是一个时空隧道,把神迹和我们的人间联系到一起了。”

博罗米尔说:“金乌,你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金乌点头说:“米尔!这里有阳光、森林、沼泽,还有神的气息,尽管很弱,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远古诸神的影子。”

博罗米尔问:“那又怎么了?我也知道几个古神遗迹,有什么问题吗?”

金乌说:“忘忧森林里的兽人、巨人和精灵族不会无缘无故攻打我们;你们冰泰帝国也不会跨过森林,无缘无故来攻打我们。”

博罗米尔看着金乌说:“奇怪,你为什么会考虑那么多东西?你很有智慧吗?”

金乌说:“我爹就是被西方神打死的,所以我经常思考问题。”

博罗米尔说:“金乌,你要把仇恨延续下去,直到永远吗?”

金乌愣一愣说:“不应该吗?”

博罗米尔说:“我无法替你回答,一个人心里同时住着天使和魔鬼,仇恨就像一团烈火,能毁灭一切理智。”

金乌说:“米尔,此刻的你有点像安东尼巫师。”

博罗米尔说:“金乌,仇恨会使人疯狂!眼前这个神庙的传说,就是在一千年前,强大的古拉巴什帝国因内战而分裂。

一群名为阿塔莱的高级巨魔牧师试图召唤一个叫做夺灵者冥卡的古代血腥神灵。虽然这些牧师最终被击败并流放,这个伟大的巨魔帝国仍然因内乱而分崩离析。被流放的牧师们逃到了北方的悲伤沼泽。

他们在那里为冥卡建起了一做巨大的神庙,并试图让他重返远古世界。伟大的守护巨龙伊瑟拉得知了阿塔莱的阴谋,并摧毁了位于沼泽下的神庙。但是,有人相信某些狂热的阿塔莱在伊瑟拉的怒火中幸存下来,仍然在供奉着邪恶的冥卡。

大灾变之后的好几个世纪,巨魔一族都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度过。饥饿和恐怖对于破碎的帝国来说只是家常便饭,孤注一掷的古拉巴什巨魔寻求远古力量的帮助,虽然两个巨魔帝国都信奉着共同的远古诸神,但是古拉巴什都被最黑暗的神灵支配了。

夺灵者冥卡——这个卑鄙嗜血的神灵——在听到巨魔的召唤后决定帮助他们。

冥卡将他的血赐予古拉巴什,并帮助他们将领土扩张到荆棘谷的大部分地区,以及地中海的一些群岛。虽然他给古拉巴什帝国带来了巨大的力量,但是冥卡希望得到的回报也越来越多。

这个残忍的神要求每天都用灵魂为他祭祀。他梦想通过这样来到物质世界,这样他就可以吸食所有生灵的血。古拉巴什慢慢地认识到他们曾殷勤供奉的这个神的真正面目,并奋起与之抗争。最强大的部族纷纷起义,抵抗冥卡和他忠实的祭祀——阿塔莱。

在冥卡的追随者与古拉巴什部族间发生过多年的恐怖战争,只在吟唱的史诗中呢喃细语中流传。

刚刚开始振兴的这个帝国,就被愤怒的邪神和他叛乱的子民所释放的魔法粉碎。

正当这场战斗即将以冥卡获胜而结束的时候,巨魔们摧毁了冥卡的化身,将其从人类世界流放。

甚至连那些阿塔莱祭祀都被赶离首都祖尔格拉布,被迫在一处连地图上都未标明的北方沼泽地区中苟且偷生。

在这些阴暗的沼泽中,他们为冥卡神建造了一座大神庙——阿塔哈卡神庙,并继续在那里为他们的主人工作着……

有一天,阿塔莱祭司们感觉到冥卡的力量再次觉醒后,他们变的无比狂热。他们呼喊着他们的邪神之名,等待冥卡的身影重新踏入已经饱受创伤的艾泽拉斯,让黑暗再次笼罩着这个世界……

这个时候伊瑟拉的绿龙军团得到消息,他们马上赶来阻止这个恶魔的计划。

他们在绿龙伊兰尼库的率领下勇敢地与巨魔作战,绿色、红色和黑色的血浸满了悲伤沼泽……

然而,当冥卡巨大而邪恶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上时,战局立刻开始扭转,绿龙们节节败推,眼看艾泽拉斯又将堕入无尽的磨难……

强大远古诸神,将冥卡赶回了扭曲虚空,但是伊兰尼库斯的气息从那一晚之后就消失了,虽然在沉没的神庙里还有他的身影,但是真正的伊兰尼库斯已经走了,现在的这个只是邪恶势力制造的阴影。

神庙底层的祭台上只剩下一条绿龙了!”

一段冗长的叙述!

金乌问:“这么复杂的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博罗米尔说:“六芒星上有传说的记忆。”

金乌说:“米尔,我也给你讲一个大卫飞毯里的记忆吧?”

“为什么?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而现在你有些变成熟了!”

金乌笑了一下说:“米尔,我经历了那么多,不能再显得幼稚了,而且法师的冥想总是让人成长,不是吗?”

博罗米尔说:“金乌,你有很多秘密对吗?”

金乌点头说:“米尔,你可能也听说过,我很久以前是乌鸦,后来变成人,有了人类的父母,后来我死了又变成了乌鸦,后来我又活过来了,我又变成了人类,你能理解吗?我的朋友!”

“还能这样反复重生?你有前世记忆吗?”博罗米尔说。

“有三四岁的记忆,父亲的记忆不太多,都是母亲的记忆,我想念她。”金乌深沉的语气,完全不像一个三四岁孩子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