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有孝心的孩子

雷辛格城的勇者公会里,金乌非常生气,他诚心诚意的想买一个八卦牌子,可是被别人截胡了!

公会里的人都一副小瞧他的样子!以貌取人!都在低声议论金乌。

“什么穷鬼也要跟五少爷抢东西?”

“他是不知道五少爷的厉害?”

“那个乡下来的?”

“有好戏看了!我赌五少爷碾压一切!”

“就你聪明?我也赌五少爷占优势!”

那个八卦牌子事关孔宣的重大线索,金乌势在必得!

金乌心里考虑的是骨凤的自由,如果找到孔宣,骨凤就可以完成她的夙愿了!骨凤不能一直当金乌的坐骑,金乌是这样想的,金乌还是一只小乌鸦。

年轻人不讲武德!

金乌必须要从五少爷手中夺回八卦牌子!

“对不起了!绿眼睛的小家伙!你看,我已经收到了钱。”

瓦西里把八芒星徽章抛给五少爷的管家。

五少爷正在收购一个黑色魔法棒,就是一个漆黑的木棍,已经谈成了交易,同时他也注意到了金乌,还观察到随后进来的博罗米尔,有点眼熟,一定是经常来工会的人。

五少爷虽然不清楚那边发生什么事,但管家已经处理好了,所以就没有过去,先把玩把玩刚买的宝物。

五少爷就感觉到从棍子里面不停的释放出魔法元素,它竟然散发无规则的魔法元素,而不是魔法有规律的波动,如果不是亲手握住它的话,就算旁边有法师觉察不到它的特殊。

五少爷显然也是一个魔法高手,随手对魔法木棍发射了一个火苗,就是指尖上出现一个火苗,像个打火机,火苗在靠近到魔法棒一寸远的地方就消失了,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火球被它吸收了。毫无疑问,这根不起眼的木头就是个神器,然后随手把它放进空间戒指里。

金乌分开人群,面色铁青的来到五少爷面前说:“我抗议!”

“抗议无效!”五少爷说。

金乌大声说:“尊敬的少爷,是我先跟瓦西里商谈价格的,根据商业法则,我有优先购买的权利!您的仆从却破坏了我的交易。”

五少爷心里想你可真会说话,是我通知佣兵拿古董宝贝过来的,是我有优先选择权!

“我愿意以一千万的价钱转让给你,绿眼睛的帅哥?我赌你拿不出那么多钱!”

五少爷微微一笑,旁边的人跟着就一起笑出来了,没有人相信金乌有一千万金币!

金乌气得满脸通红,高声叫起来!

“我要跟你说决斗!”

“奉陪到底!”

五少爷还是微微一笑,心想你可别太差了,本少爷刚好手痒了!

博罗米尔挤了过来,他已经弄清楚发生什么事了,一定要阻止他们决斗!

博罗米尔对五少爷说:“尊敬的五少爷,我愿意替他出一千万......”

金乌立刻打断博罗米尔的话:“不要!亲爱的米尔,感谢你的慷慨,我是为了我法师的尊严!”

“说的好!”五少爷大笑一声,“让我们来一场华丽的魔法之战吧!如果你能赢我个一招半式的,我就把徽章送给你!”

“真的吗?”金乌说,“那我们开始吧!”

五少爷身边的管家说:“真是乡巴佬!帝国规定必须要去竞技场比赛,下午两点开始!你别当缩头乌龟了!”

博罗米尔拉着金乌说:“下午我带你去竞技场,现在走了。”

金乌说:“这不是能接任务吗?我们接个任务去收集魔兽皮。”

收集魔兽皮?最简单的佣兵任务!

五少爷旁边的人忍不住笑了,这个没见过世面、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就这还想跟少爷决斗?看少爷怎么玩死你!

博罗米尔觉得大厅里的勇者太势利眼了!真以为金乌是乡巴佬吗?

博罗米尔也是有脾气的人,他大声对柜台后面老板说话,语气铿锵有力!

“老板!我们需要一个难度最高的佣兵任务!最高等级!”

霸气侧漏!

博罗米尔同时拿出来暗影烈焰法杖!炫耀般地背在身上!

暗影烈焰法杖!火元素圣级武器!排名前十的法杖!

神魔大陆上有十大法杖!排名第十的就是这个暗影烈焰法杖!排名第一的是教皇专用法杖!必须是教皇级以上人才能使用!一般人拿上也用不了,因为有位阶的限制。

公会老板不再质疑博罗米尔说的话,扔过来一个六芒星徽章说:“藏宝图任务!祝你好运!”

博罗米尔带着金乌扬长而去!

佣兵大厅一片愕然!

五少爷若有所思的样子!

雷辛格城的拍卖公会里有很多人,各个都是仪表堂堂的绅士,兜里没有个几百万都不好意思进来。

金乌和博罗米尔来到柜台前说:“我们想拍卖东西。”

一个穿黑礼服的工作人员微笑服务。

“请拿出来先让我们看看,然后再决定要不要进入拍卖流程。”

金乌先拿出一个椤衍果种子和一个龙血树种子放在柜台上,这两个种子都非常稀少,对于修行者来说非常有用,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资质。

“椤衍果种子和龙血树种子!行,需要的人还挺多的!”

金乌问:“值多少钱?”

“最少也要两百万!按规矩我们收百分之十的佣金。”

“好的。”金乌又拿出六个钻石宝箱和四个黄金宝箱放在柜台上说,“宝箱能拍卖吗?”

“钻石宝箱!当然可以拍卖了!”

博罗米尔说:“金乌!你不自己用吗?钻石宝箱都是打魔王才能爆出来的,卖了太可惜了!自己开吧!一定能得到圣级装备的。”

金乌说:“现在我缺钱,再说以后还可以打出来。”

“我给你钱用。”

“不不!我不能再花你的钱了。”

金乌对柜台说:“请帮我尽快拍卖吧!”

“好的!这是您的房间号牌,请先去休息,等拍卖结束之后,我们会把魔晶卡送过去给你的。”

“好的,谢谢你!”

金乌他们去房间休息,拍卖公会给持宝人准备一个个小休息室。

金乌说:“坐着多没意思,出去看看有什么宝物吧!”

“好吧,看看鉴宝大厅去。”

拍卖公会除了拍卖大厅还有鉴宝大厅,许多持宝勇者拿着不知名的宝物请行家看看,顺便提升一下知名度。

拍卖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鉴宝大厅只收佣金鉴定宝物,并不能买卖东西。

拍卖大厅比较安静,拍卖师拿出来的东西都是真品宝物,绝不会有假,顾客只需要对感兴趣的宝物举牌出价就行了。

鉴宝大厅就比较热闹,金乌他们进来的时候,一个鉴宝法师正在鉴定一些魔法珠宝,他把珠宝拿在手上,随意地点评着魔法效果强弱,镶嵌是否合理,按照增益效果,把珠宝分成了好几堆。

金乌没见过这么随意的珠宝鉴定,心里自然不信。

鉴宝法师又拿起一件镶嵌的样式浮夸的珠宝饰品,给四周展示一下,夸张地说道:“天哪,多么华而不实的款式,重复着愚蠢浮夸的线条,笨重得像皇城脚下坚硬的城墙,谁会把它戴在脖子上呢?”

金乌插嘴说:“这一层层重叠的珠宝不是显得很富贵吗?”

“年轻人!现在不流行这样的设计款式!你是刚从森林里来的神族吧?”

金乌说:“你说的对!可是我觉得这个魔法珠宝还不错,戴在脖子上很好看!”

这是一件魔珠胸饰,比项链大的很多。珠宝设计风格上比较复杂夸张,几十颗魔法珠重叠镶嵌,造型上显得雍容华贵。

一个佣兵来到金乌身边说:“嗨!很高兴认识您,神族的魔法师!”

金乌说:“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魔法师金乌。”

“我是骑士斯托,那个魔法项链是我祖母留下来的,我想给它找一个新的女主人。”

“你找对人了!我愿意出五万金币收藏它。”金乌拿出来一个大钱袋。

骑士斯托赶紧制止了他:“不不,公会禁止私下交易,我们能出去谈谈吗?”

“当然,大厅里太吵了,我都听不清他们说什么。”

“对对对!太吵了,谁也听不见你说话了。”

他们聊着聊着就出去了,然后金乌就用五万金币买下了这件魔珠胸饰,心里想着送给师娘宁彩霞。

金乌是个有孝心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