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长枪策马战天下

金乌临近鹰狮城战场!

金乌该何去何从?他要带米阑娜回东方,可是冰泰帝国已经攻打傲来国了!

师娘和灵珊会接受米阑娜吗?

战争让女人走开!

多种族联军进攻鹰狮城,庞奇将军是冰泰帝国前线最高指挥官。

傲来国守城将领是独孤志强,他是独孤信妹妹的小儿子,算下来就是皇帝李元霸的弟弟。

天子守国门!皇族死社稷!

独孤志强六十多岁了,手拿一杆长枪,面对冰泰帝国的联合大军,他没有想活着下去!

城里有两万部队和两百多修真弟子,带头的是望月宗的长老独孤鹏,筑基期九层的高手!

自从午夜开始,敌方的攻势就从未停歇过。战鼓雷鸣,成千上万的敌人从北方和西方蜂拥而来,庞大无匹的巨兽也出现在战阵中。

敌方不停地发射魔法弹,在这血红的魔法光芒下,巨兽人人拖拉着这些猛犸象,它们巨大如同房屋般的身躯,扛着巨大的攻城塔和武器朝向鹰狮城正门靠近。

“抛火油!”一桶桶火油抛下城墙。

“放火箭!”士兵们点燃箭头上的油棉,火箭射下去,点燃了火油。

但是,联军统帅一点也不在乎他们的反击,进攻部队可能遭受的损伤;这些部队的用处只是在测试敌人的防御强度,让傲来国的守军疲于奔命,他把最精锐的部队都投入正门前。

正门由钢钉铁木所铸成,在高塔和强大的火力守卫之下的确难以攻破。但是,相比于周围金刚不坏的城墙,这是整体防御中最弱的一点。

“呜呜呜!”巨人又一次吹响了号角!

鼓声越来越大、火势越来越猛,巨大的攻城塔、投石器不停的靠近,在这阵形之中,有一座庞大惊人的破城锤,它的长度和百年的神木一样高,藉着粗大的铁练晃动。

矮人的铁匠们早已为了铸造这恐怖的武器而努力多时,他们势在必得!

破城锤的尖端铸成咆哮狼头的形状,上面被施以破坏的法术,为了纪念远古的地狱之锤,他们将这破城锤命名为葛破龙锤。

巨兽拖着它,四周环绕着许多的半兽人,来自山区的树妖则是负责整个装置的使用。

不过,在正门附近,守军依旧十分的强悍,独孤家族的修士和最老练的战士都集中在该处。箭雨插满了战场的每一寸土地,攻城塔被炸成碎片,或是像火把一样被熊熊烈火包围。

正门旁的尸体堆积如山,但在难以想像的疯狂力量驱使下,敌军依旧奋不顾身地冲上前。

破龙锤缓缓前行,没有任何的火焰能够伤害它;不过,拖拉的巨兽经常陷入疯狂、胡乱的冲撞,在四周的半兽人阵形中造成惨重的伤亡。但是,他们立刻将这些尸体丢到一边,由其他人接替它们的位置。

冰泰联军继续前进,鼓声狂乱地噪响着。在尸山上出现了一个丑恶的身影:一名巨大、浑身都在黑暗遮蔽之下的骑士,他践踏着尸体缓缓走向前,丝毫不在乎城头的箭矢。

他停了下来,高举一把苍白的长剑。在这一瞬间,攻守双方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中,人们丢下武器,松开弓弦,一切都陷入死寂中。

傲来国的部队即将崩溃!

独孤志强眼眶已经瞪裂了,鲜血淋漓!

“独孤鹏!下城!”

修真者已经死伤大半了!

“下城!死战!”

独孤鹏长袖一声!第一个跳出来,踏着城墙墙壁一路斩杀下去!

傲来国是修真者创建的国家,众多修真门派都奉独孤家族为尊,都以独孤皇后为精神支柱!

为什么?因为独孤皇后以仁义道德保护了大汤王朝,然后等李元霸南下创建傲来国后,独孤皇后又在大汤王朝的天庙祭台告罪,自废皇后尊位,穿一身粗布道袍离开大汤皇宫!

独孤皇后仁德天下!

那一段历史惊心动魄,无数修真者闻之落泪!

独孤家族无愧于天下,所有征战都是家族高手带头奋勇拼搏!

当然了,金乌父亲的功劳更大,金乌的母亲还被独孤皇后册封为诰命夫人!

仅剩最后五十多个修真者!分别是点苍派、衡山派、泰山派、崆峒派的高手,大部分都是筑基期八九层的高手!

修真者直扑丑恶的黑暗骑士!在骑士面前,他们像一群小学生!

黑暗骑士抡剑砍杀,一个非常疲惫的修真者倒在了血泊之中!

独孤鹏的长剑刺进黑暗骑士的胸口,但是黑暗骑士的防御力太高,独孤鹏的功力不够,不仅没杀死骑士,反而被一拳打飞,喷出一口老血!

又一个高手揉身而上,长剑接着刺进黑暗骑士的胸口!

黑暗骑士挥剑砍杀,这个高手躲闪不及,惨死在地下!

乱世多少换一声长叹,谁曾巨鹿踏破了秦关,千里兵戈血染,终究也不过是风轻云淡,长枪策马平天下,此番诀别却为难泪眼已潸然...

山岭上,金乌赶到了,他拔出双剑,长啸一声就要杀下去!

龙五少爷挡在他前面大声说:“金乌!你冷静一下,你是中位神邸!不能再参加人族的战争!”

“为什么!他们在杀我们的人!”

“你们的人!地下的尸体堆积如山!他们又是哪里的人?”

金乌大叫:“我要去阻止战争!”

龙五少爷也大声说:“你阻止不了!你以为你是天神吗?你要杀多少人才能阻止战争?你以为神庭不会出来杀你吗?”

金乌既痛苦又无言以对!

龙五少爷说:“你杀的人越多,罪孽越深重!什么人都救不了你!”

“真的?”

“真的!这场战斗如此惨烈,神庭哪会不知道,你不能出手,神庭会发现你的,你会面临更强大的对手!你还是先忍一忍,等战争结束了,你带米阑娜回东方,我不能再送你了。”

“谢谢你,我的朋友!”金乌诚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