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招惹上四大恶少

金乌的衙役队伍遭遇妖道董茶奴的盗贼部队,冲在最前面的二十多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后面的衙役自觉败退,自觉地躲在通讯司衙役后面,被通讯司衙役鄙视了一番,幸亏敌我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判,大家约定三日后在演武场进行文明的武林竞技,放弃了野蛮的打打杀杀。

    金乌举着盾牌随衙役撤退,大家齐心协力跑的比兔子快,由于太废材了,所以董茶奴没有发现金乌,要不怎么说邪不胜正啊,董茶奴的注意力全放在没有逃跑的中流砥柱通讯司衙役身上了,就是令狐文远周围的十几个人是一流好手,比成昆高一点,比苗人凤就差的多了,所以就没搜索躲在更后面的残兵败将,如果当时他发现了金乌,就能感知到小龙女的恐怖力量,按照西方的优良传统,打不过先投降,董茶奴肯定先投降,管他什么金环不金环了。

    大汤王朝高手如云,长安藏龙卧虎,董茶奴不怕更厉害的人杀了他吗?怕是有一点,但能杀他的都是超级高手,谁不怕天道惩罚?救人一命,可得到一点点功德,可无缘无故杀一人,会沾因果,对修真高手来说,因果轮回就是天道法则。

董茶奴如果自己动手抢法宝,因果一起,马上就会有大神通人物瞬间出现击杀他,现在董茶奴的人抢了法宝,董茶奴沾了少量因果,所以董茶奴不敢跑,跑了也没用,必须偿还因果报应,董茶奴也是自持功力深厚,能够扛住这少量的因果报应,相对得到一件中级法宝,还是赚翻了。

    天快亮了,太学院巡捕局的一群残兵败将伤兵游勇撤回来,金乌大包大揽带受伤的弟兄回宝芝林疗伤,王捕头和白捕头打的时间长,挨的拳脚最多,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金乌叫醒泽恩,伤兵乱七八糟躺了一屋子,不停地瞎哼哼。泽恩发扬西方世界南丁格尔的无私奉献精神,挨个给他们治疗,减轻痛苦。桥三娘和周梅熬了早茶早点,大家胡乱吃完回衙门了。

    通讯司送来银子,人人有份,巡捕房里传令休息三天再上班,金乌就回家游手好闲了。

    第二天,金乌无聊,抱着小龙女去找周梅玩。周梅跟着大帅哥李楚乔忙了好一阵子,店面已经开起来,生意渐渐有了起色。

    楚乔的轿马车行开在东黄大街的末端,租的正是上官家族的房产,整条街热闹非凡,车行有很多家,个个都生意兴隆。

    楚乔的车行经营的都是豪华马车,展厅看的人多,买的人少。游手好闲的金乌去逛街了,小龙女坐在一侧休闲区的藤椅上,五六个客人眷属众星捧月地围着她,要多八卦有多八卦,“宝宝,粑粑哪?麻麻哪?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更有甚者喊,“梅掌柜的,小囡囡订没订娃娃亲?”

    来的都是客,周梅陪着灿烂的笑容,“各位姐姐,小囡囡没有定亲哦,看以后的缘分了,就看姐夫的心诚不诚。”瞧瞧这营销手段,几个姐夫被姐姐们捣鼓着撂银子下定金,销售形式一片大好。

    小龙女成了车行的金牌形象代言人,左手一个彩虹糖,右手一个月亮糖,面前小桌子的奶糖都堆成了小山,小龙女一阵舔舔彩虹糖,一阵舔舔月亮糖,那模样萌萌哒,真正萌死人不偿命呦!

    楚乔回店里直接被忽视,平时店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飞他两眼,如今突然来了个萌娃,就没帅哥什么事了,充分表明萌娃的杀伤力远大于帅哥喽!

    下午,又进来三个公子少爷带着七八个随从,一进门就跟农村人进城一样,啥也没见过似的,特夸张,一副土鳖样子,还要买这个买那个,也不看看兜里有没有几个钱。

    周梅忙了一天了,有点精神不济,没力气陪上笑脸,让顾客一看有点店大欺客的意思。

    周梅也不想想来看豪车的人都有几分章程。那个咋咋呼呼的土鳖确实来自农村,只是家里太有钱了,蒙南煤矿全是他家的,他家用矿工从来不花钱,暗中勾结漠北节度使出兵鬼方种族,说是剿匪,其实就是抓奴隶给煤矿使用,煤矿自然孝敬官府。

    这个土鳖恶霸叫张寿山,对上面阿谀奉承巧言欢笑。这张寿山有个妹妹叫张媛媛,出污泥而不染,有闭月羞花之貌。

刚好那年皇家路道司太尉黄世仁筹建官路来到蒙南,听闻此地有绝色佳人,一时不相信,当煤矿恶霸家族有缘请到太尉时,太尉喝的高兴,闲聊提前自己有个儿子尚未婚配,张寿山本来没他说话的份,这时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妹妹的画像呈上,他恨不得拿妹妹换一世的荣华富贵。张寿山的妹妹嫁进长安,张寿山就有了个长安的小舅子黄亦凡,黄亦凡上有姐姐亦菲下有弟弟亦青。

    太尉黄世仁的女儿黄亦菲是军官,嫁给了御林军统领萧峰,萧峰一身好武艺,还有很强的军事统率力,被誉为京城少帅,掌管御林军,专职皇宫守卫。萧峰的父亲萧朝贵更是厉害,官至太子太保,乃朝廷重臣,萧朝贵道行精深,修炼一气混元功,他有一个坐骑最拉风,长安无人能敌,唤作乌烟独角兽,能驼人飞行。

    张寿山来长安游玩,四处撒钱,挥霍无度,这几天就和黄亦青一起吃喝玩乐,今天又约出来萧峰的弟弟萧军,这萧军是武当派弟子,家里从小溺爱,在武当山修行的时候,武当懒得认真管他,结果萧军结识了一个岁数相仿的少年邪道,这邪道极善阴人,是个降头巫师。

    张寿山想给这些狐朋狗友一人送一马车,所以咋咋呼呼买这买那的,周梅不小心就得罪了张寿山、黄亦青、萧军和少年邪道。

    这四大恶人都是鼻孔朝天牛逼的不行不行的,哪能受得了周梅的脸色。

    张寿山这暴脾气出来了:“狗眼看人低,爷爷我有的是钱,你们展厅的车我全买了,这是皇家银庄钱票,金额无限,你这个破店能值多少钱?给我砸!全砸了!”

    坏了,十几个坏人动手了,店里马上鸡飞狗跳起来,无关的人四散逃避,帅哥楚乔双手难抵四拳,只是紧紧地保护着哭泣的周梅。

    “这有个娃,太萌了,太可爱了,先把女娃娃抢走!”张寿山发现了小龙女。

    此时此刻,游手好闲的金乌才吊儿郎当地回来接龙女,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金乌冲进来抱起龙女,如虎入羊群一般,拳打脚踢,坏人鬼哭狼嚎胆战心惊。

    张寿山、黄亦青、萧军和少年邪道都楞了,手下随从可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保镖啊,就这样像西瓜一样被切的满地打滚。

    金乌打到一帮子小喽啰后,怒气未消,凶神恶煞地想揍四大恶人。此时,冲进来四个巡街衙役,呛啷啷拔出唐刀堵住金乌,金乌鼻子快气歪了,敢情我打人的时候你们来了,刚才坏人砸店的时候你怎么没看见?

    “住手!天子脚下竟敢打人,赶快束手就擒!”一个衙役小心翼翼的说。

    金乌掏出官牌扔过去。就在这么个空,唯恐天下不乱的少年邪道突然出手了,他默念咒语对金乌下了个降头。这个降头巫术属于灵魂法术,寻常武林高手根本无法应对,而且无音无讯难以察觉。

    金乌大怒,还有人敢玩阴的,他撞开衙役一把抓住少年邪道的脖子,飞起一脚踢飞邪道,邪道撞碎窗户摔在路面上,满口吐血眼瞅着活不成了。

    剩下三大恶人早就撒丫子逃跑,各自呼叫增援了,三大恶人这个气呀,这是什么世道?被人骑到脖子上拉屎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死了个人,事情就闹大了。萧军家族供奉的长老叫余元,是海外三仙岛炼气仙士。余元认得少年邪道的来历,发觉少年邪道并没有恶意,只是没有朋友,刚好与萧军臭味相投,一同玩耍,而且两人都年少轻狂,心智都不成熟。

    余元是萧军家族的超级高手,他在少年邪道身上留下暗记,本来是预防万一的,没想到本体死了,这下暗记就消亡了,余元大惊,什么人敢杀这少年?

这下麻烦大了,少年邪道的门派叫巫灵教,不在正常社会上生活,所有人都是巫族人种,种族自我婚配,全是近亲繁殖,所以人丁稀少,但血脉得以纯正遗传,教主有超级大杀器先天法宝都灵魔幡,灵魂攻击能力整个世界无敌,无论人鬼神魔妖,魔幡一起,立赴黄泉。

此幡还是西方各大教皇的克星,各大教皇是无敌的存在,没有什么法术能伤及教皇,可是这个魔幡不是这个世界的,也不是仙界的,也不是冥界的,其实它不是这个宇宙的东西,它来自二阶宇宙,就是教皇的肉体消亡后,灵魂不灭,一部分能进入冥界修炼,一部分有缘可以被吸入二阶宇宙,在二阶宇宙同样有灵魂实体,这个魔幡就是在亿万年前由宇宙裂缝进入到人间,苏醒后自我产生实体巫族,延续到大唐,灵魂之力跟西方修行的灵魂之力相似,所以西方各大教皇都能感觉到魔幡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