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寻人

“你!你瞅啥?!”

刀疤男挥舞着大砍刀,瞪着林霄,怒吼道:“给老子跪下!”

林霄冷笑不语。

刀疤男旁边的两个同伴也松开了拉着刀疤男的手,他们也看出来了,眼前这小子,压根不吃他们这一套啊。

唬不住怎么办?

此刻,所有人目光都落到刀疤男身上,沙发上的女人也不装了,起身走到刀疤男身边,畏惧的叫了声。

“沙…沙哥……”

刀疤男没理她,还在瞪着林霄,等着林霄服软。

僵持了几十秒。

他一下火了。

骨头硬的碴子他遇到的多了,却从没遇到过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你这什么眼神?

是我沙老大镇不住场子了?还是现在的年轻人都飘了?

此时,刀疤男也懒得按照剧本演戏了。

图穷匕见!

他看着林霄,目光闪动着凶光,冷笑道:“小子,不想死就老老实实掏钱,否则!今天我们兄弟几个,少不了要在你身上开上几个窟窿……”

说话间,这货一双眼睛不停在林霄腰子部位晃荡。

面对刀疤男等人的威胁,林霄冷冷一笑,然后淡淡吐出一个字。

“滚…”

刀疤男等人顿时呆滞。

下一刻,暴跳如雷!

“糙!”

“干他!”

一片叫骂声中,刀疤男等人气势汹汹的涌向林霄,刀棍直插,那架势,似乎要杀人。

女人吓得脸色发白,哆哆嗦嗦躲到了包厢角落。

她配合刀疤男等人用这种“仙人跳”的手段坑人也不是一两回了,可以往甭管年轻的,还是岁数大的,遇到这种事都只能自认倒霉,就算有硬气的,认清形势后,也都是认怂掏钱了事。

真动手,还是第一次。

关键是,刀疤男等人一看就石乐志,那红眼怒目狂吼的模样,摆明了是动真格的啊。

几个手持利器的流氓对上一个手无寸铁的年轻人……

要摊上大事了啊!

想到这,妖艳女人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的惨状,瞬间紧闭双眼,嘴里发出一道高亢的尖叫声。

“啊……”

“啊!”

女人和男人的叫声同一时间响起。

不同的是,女人叫的惊慌,男人叫的凄惨。

包厢里,只见刀疤男等人刚冲到林霄身前一步的位置,蓦然间,腿影乍现。

嘭嘭嘭!

林霄抬腿踹出几脚,直接将刀疤男等人从包厢里踹到了包厢外。

噗通,啪啦……

刀疤男等人如同落地葫芦一般滚成一团,纷纷捂着肚子,好似煮熟的大虾米一样,脸庞通红,张大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一脸的痛苦与难以置信。

现场一静。

气氛瞬间诡异。

女人察觉到不对劲,尖叫声一止,眼睛偷偷睁眼一条缝,瞄了一眼。

刹那间,她眼睛一下瞪的溜圆,看看完好无损站在原地的林霄,又僵着脖子,看看包厢外好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抱着肚子的刀疤男等人,目瞪口呆。

随后,在女人恐惧的目光中,林霄缓步向包厢外走去。

而刀疤男等人看到林霄走出来,立马吓得抱头滚到一边,瑟瑟发抖。

然而,林霄都没瞥一下,仿佛这刀疤男等人,在他眼中只是路边的几瘫辣鸡,连让他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这一刻,刀疤男等人只觉遭受了肉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打击。

羞愤难耐!

林霄离开了。

过了好一会儿,妖艳女人才挺着身体,哆哆嗦嗦来到刀疤男近前,语气惊惧道:“沙…沙哥,你没事吧…”

眼前一片不可明说的美景,刀疤男却生不出一丝的欲望。

这时听到女人的声音,他莫名就是一阵无名之火。

要不是这搔娘们招惹到这么个凶人,怎么可能出现这种状况?

目光落到妖艳女人身上,刀疤男瞬间暴起,轮圆了胳膊,照着女人脸上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重重的一耳光,打的女人娇嫩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妖艳女人惨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哭!你还有脸跟老子哭!”

刀疤男见状,怒不可揭道:“让你勾引个大肥羊,你给老子弄回来个什么玩意?!”

“老子抽死你个搔娘们!”

话音未落,刀疤男又要动手,妖艳女人吓得连滚带爬,抱着脸哀求逃窜,几个刀疤男的小弟也连忙劝说。

“大哥,算了,这事怪不到小莉头上……”

“对啊大哥,刚刚那小子跟小白脸似的,谁能想到他那么能打,嘶~那一脚,好悬没给我踹死…”

“消消气,大哥,消消气……”

几个面相凶狠的男人拉着刀疤男,都是一副畏惧,后怕的表情。

是真吓坏了。

虽然只是被林霄踹了一脚,可他们已经深深感受到了林霄的恐怖。

那一脚……

差点肝肠寸断啊。

而刀疤男被几个小弟一劝,终于消停下来。

又是一阵沉默。

一个小弟突然出声道:“大哥,难道就这么算了?”

闻言,刀疤男目光缓缓在身边几个脸色犹豫的小弟身上划过,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狰狞,恶狠狠道:“算了?今天不弄死那小子,老子今后还怎么出来混!”

“老二,打电话叫人!”

“……”

就在刀疤男等人咋咋呼呼摇人的时候。

林霄并没有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

此时,他来到混乱躁动的舞池现场,目光一扫,很快拽住了一个路过的酒保询问起来。

“王锋在哪。”

“啥?你有啥事?”震耳的DJ乐曲声中,酒保没听清。

林霄声音大了几分,“王锋在哪。”

听清眼前这大帅哥要找夜场老板,酒保顿时愣了下,然后带着林霄走到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认真打量林霄几眼,犹犹豫豫的问道:“你想找我们老板?”

林霄点了下头。

酒保警惕的看着林霄,见得林霄虽说穿着一般,却气质不凡,酒保迟疑了一下,没再多问,当下便从后腰掏出对讲机,走到一边低声和什么人沟通起来。

林霄也没去听酒保说了什么,就那么负手而立,安静地看着夜场里喧嚣的男男女女,那一副淡然,沉稳的表现,在这般场合中,异常的炸眼,引得附近不少男女都投来了关注的目光,眼神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