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答案

张忆川夜不能眠,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他还是有点左右为难,一边是救命恩人,一边是自己一直想去军营。

靖王府邸中

萧忆情默不作声,在纸上写着什么,可写着写着又把纸皱成一团扔了又扔。

阿娇一眼就看出来萧忆情有心事,悄悄的走到他身边,把一件披风披在萧忆情身上,握住了萧忆情正在乱写东西的手,此时无声胜有声。

萧忆情眼泛泪花,他自以为自己聪明绝顶,自以为现在在自己身边的都是自己亲信,自以为所有的眼线都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都是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害了他弟弟第二次。

阿娇看出了萧忆情的痛苦,一直紧紧握着萧忆情的手,不管以后怎么样她都已经决定了,会一直一直陪在萧忆情身边。

丞相府

秦淮安昨天晚上干脆在穆肃的丞相府住下了,他打着多陪陪穆雅曦的借口,实际上是为了监视穆肃以防穆肃为张忆川洗脑打乱自己的计划。

一大早穆肃和秦淮安就在大厅内早早等着张忆川了。

四个人坐在桌子上,你看我我看你就是不说话,张忆川最尴尬长辈没说话,晚辈不能多嘴,这个道理张忆川一直都记得,可是两个长辈都不说话他这个晚辈就很尴尬。

“咳咳咳。”穆肃先开口说道“忆川啊,问希望你考虑清楚,去军营可没有在朝堂里面自由。”

“穆哥,你这是什么话,虽然说我军营里面纪律严明,但也不是没有活动啊,我看真正没有自由的是朝堂吧,谨言慎行生怕触怒皇上。”秦淮安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你!”穆肃怎么也没想到秦淮安这个老贼比自己还阴,一时间怎么居然无言以对。

“穆伯伯,秦伯伯,忆川思考了一宿,现在心里面已经有答案了。”张忆川站起来眼神坚定的说道。

秦淮安和穆肃纷纷露出了期待的眼神,都希望张忆川能站在自己这边。

“感谢穆伯伯的救命之恩,但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身穿铠甲,镇守一方,守我国疆土,以我身躯报效祖国。”张忆川说完跪在地上向穆肃磕了三个响头。

穆肃皱着眉头看着张忆川,原本他是想亲自培养张忆川的,没想到把秦淮安抢了过去,果然人算不如天算啊。

“罢了罢了,居然遵从你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我就不强人所难了。”穆肃满怀失望的说道。

秦淮安把手搭在穆肃的肩膀道“穆哥,其实这个孩子跟你或者跟我,都是一样,不过就是换一个人教他而已,你也不用太抑郁了。”

穆肃默不作声,其实秦淮安说得也并无道理,他们谁教张忆川都一样,只不过是教的东西一样的,立场都是一样的。

穆雅曦拉了拉秦淮安的衣角,轻声的问道“那忆川哥哥是不是要您去镇守边疆啊?”

秦淮安点了点头,摸了摸穆雅曦的头道“你忆川哥哥要和义父去保护我们这大好河山了,你开不开心啊。”

穆雅曦低沉着脸“义父你这个坏蛋,把忆川哥哥带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忆川哥哥又会和义父一样,好久都不回来了见曦儿一次,我讨厌您!”

穆雅曦说完就跑了出去,秦淮安和穆肃一脸惊讶的看着张忆川,张忆川一脸无辜的样子。

“快说!你把我曦儿怎么了?”秦淮安皱着眉头看着张忆川大声喝斥道。

“我……我没有啊。”张忆川尴尬的摆了摆手说道。

“还不快去追。”穆肃摇了摇头道“果然女大不中留啊。”

张忆川才反应过来,转身追了出去。

“你还真看得开啊。”秦淮安一脸不屑的看着穆肃说道。

“儿女的事我们做父母的还是不要过多干涉的比较好,曦儿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自己爱的人过一生难得不好吗?更何况那个人也不是别人,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秦淮安沉默的看着张忆川追出去的方向,心里五味杂陈,想到穆雅曦将来要嫁人,眼眶不自觉的湿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