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挨揍了

“哎呀,早知道不吃人家的萝卜了,真的是得不偿失,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顾七的一声哀嚎,打破了午后小院子里的平静,这已经是顾七来给刘奶奶打理院子,浇菜园子的第二天了。

可惜老天仿佛偏偏要和顾七作对,这几日里每天都是万里无云,艳阳高照的大好晴天,短短三天就足足把顾七给晒黑了一大圈,都快赶上村里的黑狗了。

顾七带着一顶破草帽,穿着从苏有钱那里拿来的草鞋,蹲在菜园子门口的小棚子下面乘着阴凉。

手里拿着一个随手折下来的小木棍在地上鬼画符一般的瞎划拉,不知道是圆还是三角,反正净是一些让人看不懂的图案。

而坐在一个小凳子上的秃头老张白了顾七一眼,一边拿着藤条编着简易的筐子,一边埋怨的说道:“你小子还说呢,因为你我平白无故的就损失了三包烟,我找谁说理去,你能赔我吗?”

秃头老张越说越难过,越说越心疼,随手拾起了一块小石子就朝着顾七丢了过去,打的顾七龇牙咧嘴。

这几天秃头老张一见到顾七就念叨他的那三包烟,都快把耳朵听出茧子了,揉了揉脑门子,顾七朝着秃头老张撇了撇嘴巴,接着邪魅一笑就伸手在裤兜子里掏了起来。

“嘁!你小子别装了,都装了三天了能掏出什么来!”还没等秃头老张把话说完,顾七嘿嘿一笑,往开一摊手掌,一支香烟孤零零的躺在他的手上,这支虽然就是一根在市面上极其普通廉价的《大山》牌香烟,但是落在了秃头老张的眼里就好像是金子一般闪闪发光。

秃头老张就好像是一个在沙漠里渴了好久的流浪汉,这时突然看到水源了,那眼里都是光芒。

“嘿嘿,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办法,我没看错你!”

正当秃头老张想要伸手拿过来时顾七却迅速把手缩了回去,扬了扬手里的香烟要挟道:“老张,你这回可不能在说你那几包香烟的事了啊,我都听的快吐了!”

“你……唉!好吧好吧,那以后再说,快给我解解馋先。”

秃头老张这个时候已经两眼放光了,根本没有空听顾七磨叽,一把扯过了顾七,从他手里把烟夺了过来,直接揣到了怀里像是做贼一样,左瞧瞧右看看,确认安全之后鬼鬼祟祟的翻墙跑了出去,顿时就不见了踪迹。

“噗!还挺麻利!”顾七站起来叉着腰看着远去的秃头老张,只见他脑袋的反光在太阳底下一闪而逝,好像是那流星!

顾七地上的那些看不清楚图案的鬼画符是他昨天从一本书上翻来的求雨阵图,据说古代人在遇到旱灾的时候就会请道长前来做法事,就画这样的阵图。

这几天顾七可是在反复的祈祷着下雨,可是天公偏偏不作美,无论顾七怎么样望眼欲穿就是不下半滴雨。

别说是下雨了就是云彩都没聚起来几朵,一向不信神学的顾七为了逃脱这份工作连画符求雨都法子都用上了,只要一下雨,小雨也好。

那么刘奶奶就不会让他来浇菜园子了,他就可以逃脱这份苦差事,好好的休息一天了。

“电视里画符都需要鸡血狗血做引子,要不我也来一点?”看看地上的符文,再仰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顾七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目光缓缓地移动到了院子里昂首挺胸,时不时啄几下地面的大公鸡身上。

“嘿嘿嘿,公鸡哥哥,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就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好不好啊?”

顾七猫起了腰,搓着手掌悄悄咪咪的朝着在五步距离之外闲逛的公鸡走了过去。

可是就当他快要接近准备好出手的时候那只公鸡突然转过了头,约摸是感觉到了眼前此人的心怀不轨,迅速的迈开步子逃离了开来。

“跑什么跑,就给我放一点血而已嘛!”一击落空的顾七并没有死心,继续朝着羽毛显眼的大公鸡追逐了过去。

追鸡途中顾七狠狠的摔了几个狗啃泥之后更加坚定了要去哪里抓住这只鸡的想法,于是一人一鸡就在小小的院子里上蹿下跳,把院子折腾的凌乱无比。

就在顾七正捉鸡捉的正起劲的时候,一个背着淡蓝色书包,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穿着粉色短袖,浅色牛仔短裤的女孩儿蹦蹦跳跳的-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孩儿扎着一个利落的马尾,皮肤白嫩,五官具有十足的灵气,精致而好看,两条腿笔直修长,好像是电视里的明星。

可是这个时候顾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女孩,他正在和院子里的大公鸡上下追逐着。

站在门口的女孩儿看到院子里的情况一把松开了拉着行李箱的手,把书包从背上拿了下来,在手里往圆一抡就大喊着冲了过来。

对于眼前这个女孩儿把的出现顾七更是没有反应过来,而且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

“喔噢~好漂亮的女孩子!”当顾七呆在原地赞叹眼前女孩的美貌时,女孩儿手里的书包已经飞了过来,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顾七的脸上。

“嗵!!!”

一声闷响传来,顾七就被一书包打的荤素不分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还没有说话眼前的女孩就挥舞着拳头打了过来,也不顾穿着短裤,直接一抬腿把顾七给骑在了身下,天花乱坠一顿揍。

“你个小偷,年纪不大就偷东西,看姑奶奶我不收拾你!”

“哎哎哎,大姐啊,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还解释个屁,等着和警察解释吧!”

就在这个时候外出抽了一支烟的秃头老张终于解了馋,一路上哼着小曲儿,慢慢悠悠的耷拉着步子来到了门口,然而院子里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吓得三魂丢了七魄。

一个年轻女孩竟然骑在顾七的身上拳打脚踢,诶,那不是自己的孙女嘛!

“停停停!别打了,童鸢快停下!”秃头老张急忙飞奔了过去,拉住了自己的孙女,又把抱着脑袋防御的顾七给拉了起来。

看着被自己孙女打的一身灰溜溜的顾七,秃头老张竟然一时间没憋住就笑了起来。

顾七白了眼前幸灾乐祸的秃头老张一眼,指着眼前殴打自己的女孩儿怒气冲冲的问道:“老张,这个疯女人是谁?”

“你才是疯女人呢,我打死你个小偷!姑奶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夏童鸢,你想怎么样!”夏童鸢伸手整理了一下裙子,马尾轻轻一甩,冷哼了一声,都没有正眼看他。

看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火药味,老张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呵呵干笑了两声,拉起了夏童鸢的手出言介绍道:“童鸢啊,你一定是误会了,他是来帮你外婆浇菜园子的,不是什么小偷。”

“哼,好男不跟女斗,尤其是疯女人!”

顾七冷哼了一声,捡起自己被打飞的拖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先是唐小柒,后是这个女人,都是些疯子!

顾七气鼓鼓的朝着院外走去,走到了门口的时候还不忘撅起屁股再坐个鬼脸,扭扭屁股嘚瑟道:“来呀来呀,疯女人!”

“我打死你!”正当夏童鸢扬起拳头准备打时顾七一溜烟的跑的不见了人影,好像是受了惊的兔子。